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政權毀掉家園時


【撰文:方翊】

長文、慎入。

我是純種和理非。我反對送中惡法,但不認同任何攻擊警察、破壞公物的行為。套用一些人的批評,我應該是有政治潔癖。這也許是職業病,又或許是身邊有相當數量的朋友持相近意見(所謂「同溫層」)之故。

六月初以來的遊行,我差不多全部都去了。不斷遊行,加上林鄭一直迴避正面回應訴求,其實已經使我身心俱疲。雖然如此,我還是去了沙田的遊行。

「為什麼變成這樣?」

沙田是我出生和成長的地方。即使我現在已經不再住在這裡,我還是覺得要為她盡一分力。而且我知道遊行取得了警方不反對通知書,是合法的。往市中心的路上,的士司機問我:今天的遊行應該不會演化成暴力衝突吧?我心想,沙田是小康社區,是不會有人「勇武」的。

我沿著市中心走,面前滿是人群。我不禁慨嘆:還記得小時候的自己,媽媽拖著我,帶我去新城市廣場的芭蕾舞學校。商場中心的音樂噴泉,每隔一段時間(沒記錯是10分鐘?)就上演一次噴泉表演,小朋友每次看到都好開心。

我腳下的沙田鄉事會路,在我的整個人生記憶中,從來只是行車的路,是往市中心必經之路。今天我卻在這條路上遊行,而且有很多人和我一起。為什麼我的家會變成這樣?

沙田鄉事會路上的遊行人群。周滿鏗攝
沙田鄉事會路上的遊行人群。周滿鏗攝

「唔關事嘅市民,唔該你哋離開」

遊行後,市中心路段交通封閉,我唯有沿源禾路步行離開。此時,一群武裝警察從幾輛警車急步下車,面向約100米外遊行隊伍。我心裡一沈,本能地跑近路邊拍下情況,身旁有好幾個市民都在圍觀。有警察從遠處向我們大喊:「唔關事嘅市民,唔該你哋離開!」

這是我的社區,怎可能「唔關我事」?本來一切平靜,警察怎麼突然劍拔弩張?

突然,毫無預警地,六七個站在最前的藍衣警察,揮動著警棍向示威人群急跑過去,直接衝入人群。旁觀的群眾大叫:走呀!一時之間,那幾個警察和人群互相推撞,情況變得很混亂。後方白衣警察,向前方混戰中的警察大聲指示:返嚟呀!然而那些警察不聽。最後,白衣警察帶同其他警察走上前,前方警察才慢慢退後。

我親眼目睹,所謂的上級(白衣者),根本管不住前線警員。警察竟然失控如此,在沒有命令下主動攻擊市民,而他們身後不遠處,就是那個我還會不時和雙親去打球的壁球場。

源禾路上大批警察駐防。周滿鏗攝

和理非的底線

後來發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警察放催淚彈、胡椒噴霧、毆打示威者的場面,自雨傘革命以來看過不少。但是,當蒙面警察衝進我去了二十幾年的新城市廣場;當被暴打的年輕人,有著我小時候的影子,一切就變得很不一樣。自認理性的我,頭一次為了政治而在街上不能自制地哭,一夜難眠。

即使市民如何和平地遊行,警察還是會主動製造衝突。原來沒有民主普選,以致政府可以有恃無恐地破壞法治、縱容警方濫權,在你家門口發生,就是這麼一回事。

城門河畔,涼風在吹,河景依然秀麗。只是我肯定,這天以後又少了很多和理非。林鄭,你不顧一切地栽種警民仇恨,可知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

城門河河景依然秀麗,走在上面的人,心情卻不一樣。周滿鏗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