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移民專題】不想死守沉船 中年人先留學後定居加國


近年移民加拿大的阿儀(化名),在彼邦追看《逃犯條例》引發連串事件的新聞,曾經考慮坐飛機回港參加反修例遊行,最後礙於有事在身不能成行,她於是參與加國華人的反修例活動,並以許許多多的眼淚與禱告作為對未完風暴的回應。

身在加國,阿儀仍積極參與溫哥華中國領事館外的1,300人「反送中 撐香港」集會,又與200人一起拿著白花及Save Hong Kong at G20頭版廣告,到到溫哥華藝術中心外默站,該「聲援香港 快閃集會」被拍成短片以支持香港七一遊行。

「年輕人不要放棄生命,要放眼未來、跟專制鬥長命。」她說。每天留意社交媒體緊貼香港局勢,看到激烈的行動,感受至深,不能自已地流淚。除了參加教會的特別祈禱會外,自己亦頻密懇切地為香港不同人士禱告,希望港人不要向惡勢力低頭,亦期望心硬的掌權者放下私利、誠心悔改。

香港風雲變色,不少人都在思考另覓出路。周滿鏗攝

「事件轟動世界,我對香港前景的看法當然有變。想不到對方要『整死』香港的步伐大幅加快,即使這次因為國際壓力無法通過修例,但有說未來香港將被規劃、內地社會信用系統或將應用於港澳等,因此預計打壓操控會越見嚴重,港人的自由與權利會迅速被剝奪,大灣區發展令中港之間縮窄至近乎沒有分界。」

近日連串事件不會影響她留在加國的決定,因為她當初決定離港,就是不想在極權政治下生活。現在更覺外國對反修例的支持十分重要,在海外可以盡一分力:「你看新疆被滅,世界卻不知道;若我在香港做不到甚麼,在外邊支持也未嘗不可。」

傘後驚覺溫水煮蛙

踏入中年的阿儀過往與其他典型香港人一樣,忙於讀書、工作、進修與增值。直至她從忙碌的工作中抽身出來、多留意身邊的事,才猛然發覺香港回歸後已經歷溫水煮蛙:「從九七前到回歸後,不僅是更換旗幟而已;身邊一切已經產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阿儀十多歲隨家人從內地移居香港,後來在香港居住的日子已超過以往在內地居住的日子。「我早已視香港為自己的家;想不到人到中年,這個地方竟然令我覺得住不下去。轉捩點是雨傘運動,它成為我公民意識成長的分水嶺。」

「當我多看留意香港與周遭的事情,焦慮感亦隨之增加。原來水已經在燒,好像陸沉一樣,我卻愛莫能助。即使站得最前、呼聲最高的人,在強大專制政權下也只是雞蛋。有人說,雞蛋多,高牆便會崩塌;但是我尚未知道牆壁何時倒塌下來,雞蛋卻已經一隻隻倒下碎掉。我們是否有足夠的雞蛋令高牆崩塌?不知道。究竟應該當場死守、還是先守著自己心中的信念?」

「我本來以為可以透過努力唸書和建立事業、靠自己安排美好晚年;卻原來環境不容許我保存自由的價值觀、文化文明與核心價值。我們是否要死守正在下沉的鐵達尼號?棄船逃生難道不是正常思維嗎?不想扭曲求存,是否要殉道?我認為不需要。」

香港護照有用嗎?

自從決定離開香港後,阿儀心理掙扎不多,尤其一宗內地新聞令她覺得非走不可:「無論是薄熙來被判刑、還是官場權鬥,我都不感震驚。最震撼的,卻是新聞報道指其妻谷開來擁有香港護照。從常理看,谷為何會有香港身分?不是要在香港住滿七年才可有永久居民身分嗎、何況是護照?那一刻我發覺,未來的日子很恐怖。我只有香港護照,而當香港惡劣到一個地步、我必須逃亡時,這張香港護照其實與內地護照沒有分別,這便成為我走出去的推動力。」

阿儀決定要找一個可以保守心中信念的地方,並認為自己追求的是人類普世價值多於政治理想,包括道德、公義與人性等。雖然不少人為了下一代移民,她自言不是那麼偉大,因為她自己也需要自由。

移居外地需要詳細考慮,她不希望到了60、70歲又要再找另一個地方居住。在加國遠房親戚的鼓勵下,她先與家人去一趟加拿大,之後再獨自一人赴加住上三個月,真真正正接觸當地人及感受生活。期間身為教徒的她在當地聖堂找到心靈慰藉與力量,慢慢確定這是天主的指引,於是先在當地搜尋資料及向不同人士查問,繼而回港委託移民顧問,希望先留學、後移民。

阿儀做了大量準備功夫與資料蒐集,先根據當地移民計分計劃確定哪些教育與工作經驗為當地政府首選,再報讀有關專上課程,期望於畢業後取得工作簽證,日後覓得全職工作、得到僱主擔保後,再申請移民。她沒有以技術移民或投資移民類別作出申請,因為技術移民要求申請人過往工作及專業培訓,均與所需職業類別完全脗合,難度較高;投資移民則較適合富豪級人士。

「先留學的好處,是可以慢慢適應當地語言與文化,對將來找工作也有好處。前提是預備足夠資金、計算專上學院的學費,減輕離港後的經濟壓力,避免手停口停。幸好以相等於香港租金的數額,在加國可以同時應付當地租金、生活費與其他雜費。」

她現時一個人在加拿大,香港家中的長輩、同輩與後輩都正在思考自己的目標,將來也有可能會到加國,主要是看誰先誰後。「根據這裡的政策,如果夫妻其中一人於加國留學,可以申請配偶來加,屆時配偶也可申請工作簽證及尋求僱主擔保以便全職工作,之後透過省提名與特快通道申請。也有父母自己到加國留學,子女則在當地公立中小學享受免費教育。」

溫哥華市內的連儂牆。網上圖片

入鄉隨俗 磨練適應力

在加國居住一段日子,她有以下體會:「到了新的地方不要堅持以往的包袱與習性,要融入社會、尊重別人、提高自覺性及入鄉隨俗;否則便會像部分內地到港的新移民一樣『撞板』。有時在加國的巴士上見到香港人用廣東話高聲談話,我便告誡自己不要這麼異相。」

她特別感恩在當地華人聖堂認識了許多友善的教友,互相關顧,令離鄉別井的人心裡覺得溫暖。「人不可以脫離群體獨自生活,建立團體生活非常重要。你對別人友善,別人也會如此。來到加國,我最大的改變在於心境:從前在人際關係上比較被動,現在時間空間多了、不再被生活趕著走,對人的關顧亦增多了,會主動跟人分享。彌撒之後大家繼續交流,人情味濃。過時過節,我與房東一家一同度過,甚至朋友們也一同參與。感恩遇到善良的人,別人並不是奉旨要幫助你的,因此更要感恩。」

另外,阿儀發覺其實生存與適應力都是磨練出來的,現在生活常識與技能大有長進。比如她會盡量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在心中建立地圖,更容易熟習當地生活環境。當然也有挑戰,但可以一步一步努力做好,不要羞於向人提問,並以積極心態應對,讓自己安心立命。

溫哥華列治文是香港移民的其中一個聚居地。網上圖片

不走回頭路

將來會否回港長住?記者3月首次接觸阿儀時,她表示:「不想回港。離開時已知道不想走回頭路,但可以與香港的親戚朋友保持聯絡。」

6月7月連串事件之後,阿儀重申她不要活在極權之下,因此事件沒有動搖她繼續留加的決心。

對於香港的現況與前景,阿儀是悲觀失望的。離港後她仍然留意香港新聞,壞消息比好消息多,而所謂「好消息」其實是事件中反映的人性光明,大家圍爐取暖、在小範圍內互相鼓勵。

然而,她認為整體環境見政權墮落,小部分善良有心人的努力並不能抵抗大環境對生活方式的侵蝕:「當大地方被大片烏雲濃罩,小地方無論過往如何輝煌,都沒有辦法穿越烏雲;只希望有奇蹟、有來自天外的風吹散烏雲,否則前途黯淡。」

反修例風暴之後,她再補充:「這次香港青年不但努力爭取及展現人性光輝,更能夠Be Water,令人刮目相看。我鄙視那漠視港人權益的特區政府,毀壞的機制禍及警隊前線;只希望他們良心發現,真正道歉與補償。如果留港港人不想做『港豬』,要守住良心對抗專制,未來的路不容易走。雖然如此,專制政權的滅亡是遲早會發生的,未知我有生之年是否看得到,希望香港會比對方長命。」

那麼,遠在加國的她會怎樣形容自己的身分、有沒有身分認同的問題?「我是身在外地的香港人,如果別人提問,我就說我來自香港。這個身分暫時不會改變,將來則不知道。不過,我不會經常強調我是哪裡人,這只是開場白而已、意義不大;亦少談身分問題。在那兒過活,就安心生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