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收刀入鞘」,才能平息暴力


近幾年,警民衝突常有發生。警方在武器方面大量增加,包括水砲車,催淚設備,更大殺傷力的盾牌等等。心中不禁問:「更多武裝,是否能平息暴力,抑或製造更大的仇恨和更多暴力?」答案是後者。

示威者為甚麼不能以和平方式表達訴求?為甚麼總要製造衝突?我雖不贊同暴力,但不能不理解這些衝突的成因。

沙田新城市廣場警民埋身肉博。美聯社

市民遊行,表達訴求,假若當權者能明白和作出積極回應,暴力衝突便不會產生。例如2003年23條立法,在數十萬市民遊行後,政府盡快收回,事情便平靜下來。但自2014年,梁振英上台後,政府對市民的訴求,回應只是「市民有遊行的自由,也有言論自由」。假若你有你遊行,但我拒絕你所有訴求。然後,政府繼續按他們所決定的行事。最重要的,就是能得到沒有民意基礎的立法會通過便可以了。長期如此,遊行有甚麼作用?

就以6月9日遊行為例,遊行後,政府立刻宣佈二讀修訂「逃犯條例」,不理會一百萬市民的訴求。就算6月16日二百萬人遊行,也只是取得「暫緩」而已。正如影星葉德嫺在遊行途中回答記者所問的說:「沒有青年人攔阻,6月12日立法會已通過法例了。」究竟暴力的源頭在哪?

或許你說,政府為甚麼一定要聽從市民的訴求?問這問題的,實在不知自己在問甚麼。只有極權的執政者不會聽民眾的訴求。市民的訴求是否無理?普選權、撤回人人擔心的條例、發生事後,要求政府道歉、這都是很卑微的訴求。只有極權者才不去回應。

極權的執政者將警民關係放在枱上,造成磨心。這是極不負責任及暴力的行為。

兩幅不同的圖畫

這個星期,在睡夢中常出現兩幅完全不同的圖畫。

7月17日參加銀髮一族撐青年遊行。警民關係和諧,老人家常走到警察面前,叫他們不要扑細路,收到的回答是「沒扑!沒扑!」也有老人家請警察哥哥,要扑細路時,細力一點啊。走到商場,保安熱切地招待老人家走進商場,叫他們小心。這種社會和諧的氣氛,實令人感動。

保安熱切地招待老人家走進商場。林倩茹攝

較早前,7月14日在沙田參加遊行後,走進新城市廣場,所遇到的與前者有強烈的反差。晚上9時半左右,全副武裝的警察急促的走進商場,做成混亂。我多次與一些防暴警察擦身而過,看見他們目露兇光的眼神,高聲的呼喝,但全無目的的,在商場中亂走亂打。這些畫面,雖沒使我驚慌,但留在腦海中不容易洗去。可想而知,商場內的市民,特別扶老攜幼的,會不驚恐嗎?假若是示威者,曾被警棍打過,被盾牌撞擊過的,他們心中的驚恐程度又會是如何?

當然在新城市廣場的情景也不是一面倒的。當我在場與警隊理論,說服他們讓開通道給市民和示威者離去時,警隊答允,指假若示威者收起雨傘,他們便可離開。示威者離開時,我仍聽到他們不斷咒罵警察,予以勸阻亦無效,但明白他們曾被困在商場不准離開時那種恐慌與怒氣,也只好無奈的接受。不過,我看見示威者收起雨傘,又看見警察收起伸縮警棍時,那種和平的景象出現。

想起耶穌所說的「收刀入鞘」(馬太福音二十六章52節)的教訓。刀拿出來,便會產生暴力,「收刀入鞘」才會壓止暴力。聖經中有一句說話,被刻在聯合國大廈牆壁上。這句說話來自《以賽亞書》二章4節:

他必在萬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民族斷定是非。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爭。

不單是國與國之間,也在一國之內,一個城市中,要有和平,除非大家願意放下武器,而不是擁有。

特區政府要處理現今的危機,不是要增加警隊的武裝,而是要謙卑下來,聆聽市民的訴求和作出積極回應。信仰天主的特首,和高官,更當悔改。

後記:

寫完上述文字時,剛得悉警察要求7月21日的遊行終點在灣仔,並要求在晚上9時前完結,這種強暴的行為,只會製造更大的衝突和對峙,結果多可能是暴力收場,這將會是可悲的。希望警方審慎考慮。

不過,無論怎樣,面對這暴力的強權,「今天不站出來,明天站不出來。」3點,維園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