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元朗西鐵站一役的真正問題核心


【撰文:陳奕謙】

作為一個元朗人,直播看着白衫佬瘋狂打人,街坊、記者、女士都倒下時仍然在圍毆,那股無力感及憤怒實非筆墨所能形容。但筆者希望暫時按下情緒,指出幾點真正重要的問題。

一、
黑社會又好,圍村人又好,那些老粗打人,可以說是他們的習性如此。加上他們一心認定年輕人在社會搞事,出手打人也不難理解。(注意:不難理解不代表合理,這樣圍毆可謂無法無天。)最大問題是警察,矛頭必須對準。

二、
黑社會又好,圍村人又好,他們早兩天已經揚言會對付反政府示威者。一來,元朗警區的人經常與這些惡勢力人士打交道,警方不會不知道惡勢力人士在7月21日晚有「活動」。二來,即使事前不知道,但7月21日當晚8時已經一群白衫佬在俗稱雞地的一帶聚集,甚至出手傷害途人。第三,亦是最重要的,當白衫佬在晚上10時進入元朗站範圍鬧事,已經有很多人嘗試報警,包括港鐵職員據稱亦在10時順利報警。為什麼到11時15分後,警員才到場?

三、
從具體時間看,情況更是不能夠接受。10時多發生一輪圍毆後,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立場新聞記者等均已從其他地方趕到元朗站,並直播現場情況,可見最遲在10時45分已經失控,大批白衫佬在收費區外叫囂甚至襲擊市民。未幾,他們不但將立場新聞的女記者打至倒下不起,甚至跨過閘機,一路追打市民至月台,並襲擊車廂內的其他乘客,一直打到11時15分。到他們剛剛大舉撤退,警察便到達現場。而且警員到場的時候,白衫施襲者才往西鐵站出口方向逃離。更奇特的是,他們非但沒有上前追截,完全沒有追捕的意欲,亦沒有追問施襲者的去向,反而只是在問有多少傷者(注意:醫護人員比他們更早已到場照顧傷者),而且是約十個警員圍着一、兩名傷者。人人都認同是警、黑勾結,有其道理。

四、
同樣不可理喻的是,當市民義憤填膺,斥責警員為甚麼這麼遲才到遲的時候,他們沒有任何合理解釋,只是反過來問市民:「你們誰人要警察幫助?」他們跟怒髮衝冠的市民擾攘一輪後,不但沒有追查施襲者的意欲,反而拿出警棍與市民怒目相向,互相喝斥。縱然,當時站內市民的情緒已經失控,但原因並非不能理解,正如一名男士大聲呼喊說:「我太太被揍的時候,你們去了哪裏?為甚麼現在才出現?」照道理,即使警員或許會辯稱,當時要保護站內市民,但只要他們問一句施襲者逃走的方向,回報指揮中心並找同僚增援或追查,可能已能幫到部份人。但他們沒有,只是一味跟市民對罵,浪費時間。

五、
更甚者,從事發片段可見,當白衫佬在站內開始聚集鬧事,原來有兩名警員當時由站內正邁步離開。到底為甚麼他們見狀沒有調停,以至後來報警後良久才有警員到場,這些都令外界相信,警方是刻意縱容白衫佬的暴力。而且當時到場的警員,一個疑犯都沒有拘捕。

六、
必須指出,當時包括筆者在內很多人打999報警,以及致電元朗警署報案,但均不得要領。甚至據報有警員向報案市民表示,怕就不要外出。到底當晚警方——特別是元朗警署——的接報及執勤情況如何,這是要交待的。

七、
這件事之嚴重,甚至遠超修例風波以來的其他問題。一,多名警員涉嫌對示威者濫用武力;二,多名警員沒有出示委任證或沒有編號;三,警方的部署多次明顯出事,包括在6月12日中信大廈外夾擊示威者,及7月14日在沙田商場室內清場。今次更嚴重的是,警方涉嫌配合惡勢力人士,容許他們在元朗西鐵站毆打市民超過半小時。當時很多施襲者有如失常,對女的、少的、與示威無關的,通通狠下手,那是極之危險甚至可以打死人的事。警方不論如何,都是失職。

八、
要警方負責任,就必須知道他們原本的部署、對惡勢力活動有否預先評估風險、7月21日當晚接報的時間、誰人正在指揮大局等。種種問題,都不是去警察投訴課或監警會便可找出真相的。要麼,就是立法會以權力及特權法傳召證人,查出來龍去脈;要麼,就是特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還原真相。若非如此,對當晚在元朗站被毆打、驚恐、等到施襲者逃去才等到警員來的市民,這是沒有公道的。

九、
其實由6月12日金鐘衝突、7月14日沙田清場行動等,社會各界一直在敦促特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包括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亦如此說。但林鄭月娥卻仍然不肯這樣做,重建社會對警方的信任。所以她以及一眾建制派,根本要為今時今日香港的局面——警方執法涉嫌不當,甚至危險市民安全——負上最大責任。這些人在為了權力,置社會福祉於不顧,漠視警民衝突和社會分化所帶來的破壞。在這樣人民鬥人民、警員縱容惡勢力的時候,這個政府仍然只在看私心、求私利,根本沒有資格擁有任何公權力。

十、
不論政府或是警隊,擁有公權力的人都必須有公信力,才能服眾。若然沒有,就好像香港目前的情況這樣,不只是警員和示威者每周末在街頭衝突,也會出現市民因為不同政見而襲擊他人,甚至是圍毆無辜的途人。香港要從這個局面走出來,必須將公權力交由一個較具公信力、為多數人認同的人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已經是最低限度之事,甚至亦不足以完全夠挽救香港當前的危機。任何人若仍然以各種藉口反對,他們等同將香港推向黑暗的深淵,其心可誅。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