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元朗站義載市民被打至頭破血流 柳俊江:警黑合作無間


 

周日晚上,元朗有大批白衣人在元朗西鐵站毆打市民,造成至少48人受傷,包括資深傳媒人、前無綫電視新聞主播柳俊江。他當日並沒有參與遊行示威,從新聞直播得知元朗有「恐怖襲擊」,決定到現場義載市民離開,救人途中卻被白衣人用鐵通、木棍扑頭,最終頭頂縫8針,左腳及右手各縫兩針,身體多處擦傷、撞傷。

柳俊江表示,當晚目擊在場警員「嘻皮笑臉」,「施施然」入西鐵站了解情況,卻沒有出手制止白衣人打人,而他亦被打至頭破血流,他形容事件反映「警黑合作無間」,經此一役,他完全對警隊死心,更認真考慮移民,「你覺得香港係一個好陌生嘅地方,我諗每個人都會咁諗,如果有能力嘅話,送啲小朋友離開呢個地方。」

柳俊江在元朗被打到血流披面,地上亦留有大片血跡。無綫新聞截圖

柳俊江周日並沒有參與任何遊行示威,整天在家享受天倫之樂。他晚上看到《立場新聞》記者被打那段直播片段,隨即決定駕車到元朗,義載市民離開現場。柳俊江坦言,7月14日沙田衝突時也有人發起義載,他當日並沒有參與,「如果係衝突,應該自己可以搞掂,起碼你有物資、裝備。但今次係無辜嘅老人家、婦孺、細路,佢哋都喺度打,所以我就係為咗咁而去載佢哋。我嘅出發點並唔係從政見上去幫邊一邊嘅人,今次純粹係我見到一個恐怖襲擊,而我想去幫被襲嘅市民。」

元朗恐怖襲擊期間,有兩名軍裝警員一度經過元朗站大堂,但未有制止白衣人,反而漫步離開。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事發翌日在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中解釋,警方當晚大約10時45分接獲報案,指元朗港鐵站內有打鬥,「兩名軍裝警員於10時52分到場,但由於站內有很多人並持有武器,當時人手未必應付到有關情況,因此要求增援,而支援隊伍在大約11時20分到場。」

柳俊江憶述,他剛到元朗站時,亦見到警察,「佢哋落(警)車嗰陣仲嘻皮笑臉,仲喺度講笑。見到兩個黑衫嘅人企喺電梯口,個指揮官仲擰轉頭,同佢啲同事講:『點解(白衣人)唔逗呢兩個?』佢哋個態度係完全唔急嘅,係慢慢、施施然、有講有笑咁樣行上去個西鐵站。」

柳俊江隨即接了3名年輕人上車,當時並沒有遇襲。他順利將三人送到天水圍後,再駛回元朗站,準備第二輪義載。他記得,大約是凌晨時份,他到達元朗站近Yoho Mall出口,當時尾班車即將開出,他見到港鐵職員正落閘。「我都叫人,快啲走喇,快啲上去(月台),唔好喺度逗留喇,唔好喺度畀人打。」他亦呼籲部份不打算乘西鐵的市民盡快離開,此時,一批白衫人出現,拉起鐵閘,衝向人群,「成班好似癲咗咁,見人就打。」

大批白衣人在元朗西鐵站內用鐵通、木棍等武器毆打市民。網上影片截圖

柳俊江退至近Yoho Mall天橋位置,見到兩名男子被白衣人圍毆,情況危險,他想上前救人,即被白衣人用鐵通扑頭,「都毫不留情、毫不講理地,成6個人圍住我,係咁打、係咁打。」他憶述,白衣人當時使用的武器主要是鐵通,也有木棍,「好多下都係扑頭,打到成地血。有人話,再打就死㗎喇。」及後白衣人一度停手,但隨後仍有人斷斷續續地毆打他。

柳俊江當晚身穿黑衣,但他認為在場市民身穿衣物的顏色並無關係,「著咩色衫都畀人打。你話著咩色衫,而招致畀人打,本身呢個出發點已經好荒謬。更何況佢哋根本冇諗過著黑色衫就被打,佢哋只不過唔係黑社會就被打。」

及後消防救護車到場,柳俊江在救護車止血後,自行前往私家醫院求醫。「我諗好難相信警察,同埋而家喺公立醫院,你都唔知佢哋會點樣、攞你啲資料做啲乜,我諗要注重自己私隱嘅話都冇辦法,醫管局不能盡信,唯有自己搵辦法解決啦。」柳俊江指,他頭頂縫了8針,頭部傷口比較大,幸而沒有裂骨或腦震盪的跡象,情況隱定,但頭部以外,身體多處受傷,左腳及右手分別縫了兩針,背脊有多條棍痕,多處擦傷、撞傷。他在私家醫院完成縫針、照X光,即晚出院。柳俊江表示,他目前行動能力尚可,傷口略有痛楚,預計休息兩、三日後便投入工作,相信今次受傷不太影響日後生活、工作。

柳俊江到醫院接受治療後,在fb報平安,圖片可見其衣物染滿血跡。柳俊江fb相片

根據醫管局資料,在元朗襲擊事件中,共47人受傷送至公立醫院,分別送往屯門醫院(28人)、博愛醫院(9人)、天水圍醫院(9人)及北區醫院(1人)。截至周一(22日)下午5時,32人已出院,其餘15名男子於屯門醫院留醫,當1人危殆、3人嚴重、11人穩定。醫管局指,公立醫院急症室未有接收過任何孕婦或流產個案。

警方昨晚稱,在元朗、天水圍及八鄉多個地點,共拘捕6名年齡介乎24至54歲男子,涉嫌非法集結,他們報稱是司機、小販或無業,部分人有黑社會背景。新界北總區刑事高級警司陳天柱,被問到事件涉及暴力,為何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陳天柱指日後搜證、徵詢法律意見後,不排除會更改罪名,會繼續調查被捕者犯案動機。

經歷元朗一役,柳俊江直言完全對警隊死心,「之前都仲天真地覺得個別嘅警員會出嚟做番啲警隊應該做嘅嘢,但見到噚日係警黑合作無間。咁我相信都係上中下三層大家傾好咗點樣同黑社會合作、點樣配合、劇本點樣寫、點樣去『造』呢班市民、點樣去殺一儆百,我諗呢個係成個警隊不能推卸嘅責任。我最大嘅感想係咁樣,我唔會再畀任何期望呢個警隊。」

至於會否作出追究,柳俊江表示仍要作考慮,「而家個局勢太混亂,做任何事情都有機會由原告變成被告。個制度太不可信嘅時候,我諗就真係未必會好主動去做好多事情。」

柳俊江38歲,如今仔細老婆嫩。他坦言,今次遇襲令他更認真考慮移民,「噚晚嘅事情,你覺得香港係一個好陌生嘅地方,我諗每個人都會咁諗,如果有能力嘅話,送啲小朋友離開呢個地方。」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