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玻璃破碎比失去生命更重要,國徽塗污比人命安全更重要


7月21日晚上,真是一個令人難忘的晚上,也是這幾個月來,第一次看到暴徒是怎樣子的。

民陣主辦的遊行,警方所批的不反對通知書,只准許終點設在灣仔修頓球場。人人都指出,這是低智弱智無腦、坐在冷氣房裏的所謂高級警官才能作出的決定。結果呢?市民行到修頓,警察只有後退,失踪(或者是去佈防)。市民在沒大台,也沒有不反對通知書,有人離開、有人往吃飯、有人往政總、有人往西環,或許是野餐,或許是乘涼⋯⋯「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到達民陣遊行終點灣仔修頓球場附近後,示威者「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周滿鏗攝

每次遊行完畢,總發生衝突事件。「遊行便遊行,完了便算,為甚麼要有暴力?」過去五年,自雨傘運動後,大大小小的遊行均舉行過,但不論遊行人數多寡(警方數字多數是大會所宣佈的1/5),得到的回覆是:「市民有遊行的權利,有言論的自由。」這句說是否需要政府像人肉錄音機似的說出來?但對市民的訴求完全沒回應,政府仍背着民意而行。

修訂「逃犯條例」是是次反送中運動的觸發點,但背後藏着青年人,甚至是中年和銀髮族對政府過去的施政的不滿。遊行表達了訴求,但訴求沒回應,部份示威者便用較激的方式來向你作出挑戰。他們沒有破壞市內任何一塊玻璃,商店也沒有絲毫的受損。他們只是對建制,包括立法會和代表着政權的警察作出挑釁。

在警民衝突中,警察受到襲擊、包圍甚至是語言的侮辱,心中怒火焚燒起來,擦槍走火,也會以暴力回應。所以我們看到部份警察所做的,已超越他們作為專業部隊應有的回應。

對於警察和示威者所用的暴力,我並不同意,但明白背後的原因時,只能存着體諒。警民關係如斯破壞,實在是由於特區政府施政錯誤,將兩者放上枱,做成矛盾和磨心。

監警會的工作是查找警察執法的問題,只是單方面的,所以不少人士,包括不同政見人士,大家均提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發生的事件作出深入的了解,才能疏導雙方的矛盾和衝突。這也是唯一可解決現時警民衝突的方法。可惜的是,政府一直拒絕。

 

7月21日深夜,真正的暴徒出現了。一群身穿白衣的人士,以木棍、藤條和鐵通,毆打乘坐東鐵線回家的市民,弄至至少45人受傷,1人危殆。不論政治立場如何,有計劃和有組織的,襲擊手無寸鐵的市民。這是真正的暴力,這群人才是真正的暴徒。

昨天聽到不少市民哭着的向不同傳媒表達他們的憤怒。「我無家教,但也不需要黑社會來教!」這群暴徒所帶來對香港的傷痛,比起過去個多月社會的撕裂更甚!

 

較早前,有集會「守護香港」,有呼籲守法的議員,竟然與這些暴徒握手談笑風生。有人甚至認為「教仔,應用藤條和水喉通」(雖然事後收回,但事情已發生了!)。這些行為和言論,正是暴力和暴徒的引發者。

不過,令我感到最驚訝的,就是特區政府和一些建制議員,對前者的衝突和後者的暴徒的對待和處理。

個多月以來,特首並沒有為自己犯上極大的政治錯誤而引發的社會衝突而付上任何責任。她請市民給予她機會,再服務香港。對於警察所用的暴力隻字不提,但對市民和示威者予以追究,大規模採取拘捕行動。聖經說:「你們想要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馬太福音七章12節)特首有否記得這教導呢?

在元朗發生如暴徒般的事件,特首和警隊一哥,連「暴動」這詞也不敢提,但對於6月12日所發生的衝突,他們則以「定性為暴動」來描述,後來又否認如此說。對於中上環一帶所發生的衝突,政府新聞稿以數百字來譴責,但對於元朗事件,只是短短數十字而已。建制派議員也是如此,強烈譴責前者,對後者則輕輕略過。

示威人士曾破壞立法會的玻璃等物,但為爭取撤回修訂條例有4人先後輕生。示威者塗污中聯辦門外的國徽,但暴徒打傷40多人,有人生命危殆。但對於這些事情,政府所關懷的是破壞的玻璃,被塗污的國徽,但對死去的人和受傷者,一句慰問的說話也沒有。

左圖為7.1立法會大樓被擊破的玻璃;右圖為7.21中聯辦外被塗污的國徽。

「玻璃破碎比失去生命更重要,國徽塗污比人命安全更重要。」這是當權者應有的態度嗎?怪不得記者向特首發問:「你睡得着嗎?」但我相信,不少市民為元朗暴徒的行為睡不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