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幕後黑手  


【撰文:無言】

在進入正題前,筆者想先提醒各位,七二一上環一役,有報道指警察曾在無預先警示下開了 36 發橡膠子彈,當時抗爭者並無任何衝擊,正在撤離,警方卻用催淚彈的煙霧作掩護,沿水平線向抗爭者頭部蓄意開槍,不少抗爭者被擊中,血流不止。上環信德中心貼近民居,本來不適宜發射催淚彈。加上在場有不少銀髮族,警隊理應克制。奈何事與願違。警察的暴行實不能因為元朗恐襲而被掩埋,中槍受傷的義士們亦宜受到更多關注,切勿忘記他們為香港付出。

網上繼續流傳元朗恐襲的影片。關於警黑是否合作,觀乎「白衫民團」在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文面前說:「走曬未?唔走我斬佢哋。」李漢文拍膊頭回應:「唔使擔心,心領幫忙。」答案太清楚了吧!還有謝振中「唔完全同意(即是部份同意)」、「白衫民團」打人及警察前來的時間配合得天衣無縫、兩名軍裝故作視而不見、「驚就唔好出街」,整件事警務處一定知情,而且默許。盧偉聰「與黑社會誓不兩立」云云,假話也,難道他可以光明正大承認跟黑幫社團勾結嗎?

至於何君堯是否幕後黑手,別把這位小丑放得那麼大。從他豎起拇指、稱呼「英雄」、開記者會都要說「保家衛族」,他固然是策劃者、鼓動者之一,但要作為唯一策劃者、鼓動者,他沒這個能耐。

要知道真正的幕後黑手其實不難,且看以下幾條線索:

(1) 「白衫民團」乘坐的車,據說是政府租用車,「和勝和元勝堂收咗中聯辦四億搞事」,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2) 《經濟日報》副編輯石鏡泉在前一日「守護香港」集會上公開教人用籐條及膠水喉通「教仔」,恰巧「白衫民團」就是用籐條及鐵水喉通無差別毆打市民。請注意,此不是石鏡泉個人的鼓動慫恿,他是在「守護香港」的集會上說的,而這個集會有許多政府前高官出席、許多現任立法會議員乃至行會成員出席,譚耀宗、曾鈺成一度用上長期鬥爭、反擊等革命術語。元朗恐襲根本是港共政府及建制派有組織、有預謀、有計劃做的。

(3) 「白衫民團」其中一位成員石房有曾和梁振英合照,梁振英是全國政協副主席。

(4) 大埔連儂隧道被毀,三百人也是身穿白衣坐專車前來,跟「白衫民團」極類似。他們操大陸口音,是深圳河以北的人,敢問誰動得到深圳河以北的人?

(5) 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出席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就職禮時曾表示,聽到有人在元朗搞連儂牆,相信元朗居民一定不會讓示威者入元朗搞事。

(6) 林鄭見記者,說:「香港的治安是很重要、香港作為商業金融中心很重要、香港市民日常生活受保障很重要,但我相信每一位市民都會認同,香港能繼續成功落實『一國兩制』也是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說是至為重要。」換言之,為了維護至為重要的「一國兩制」(中共版本的),稍稍犧牲香港的治安、繁榮穩定、市民的日常生活是可以的。而汲汲於維護「一國兩制」、國家主權及安全者是中共。

綜合起來看,中聯辦 - 港共 - 建制派是始作俑者,顯而易見。當然,你質問他們,他們一定會矢口否認。

為什麼中聯辦要安排「白衫民團」無差別毆打市民?

 

a. 收阻嚇之效,令較為溫和的港人不敢再參與遊行,削弱反政府聲音,同時為被羞辱、歧視的前線警員消氣;

b. 造成「群眾鬥群眾」的現象,轉移港人視線,令其不復關注政府沒回應訴求;

c. 避免聲名狼藉的警隊直接與人民衝突,增添負評。讓其在「群眾鬥群眾」中扮演調解處理角色,調解處理與否全賴警察自己,此反而令抗爭者乃至一般市民要仰賴警察鼻息,辱警、仇警之聲自然消減;

d. 基於維護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及避免外資撤走,既不可戒嚴,又不能出動解放軍南下(耿爽已多次表明,中央支持特區政府依法處理,即中央不會出面干預),唯一方法就是暗地裡動員社團力量,協助港共解圍;

e. 可誣陷抗爭者的衝擊行動為社會播添暴力種子,甚至索性指毆打市民的就是抗爭者(被毆打的林卓廷已被描繪為挑釁者,抗爭者開消防喉自衛竟被形容為動手在先),為警察武力進一步升級合理化。

香港人現在能夠做的,是不要被惡勢力嚇倒!堅持上街表達訴求!堅持抗爭!尤其重要是保護好自己,保護好身邊人,適當使用武力自衛是必須的。

別說習近平、韓正不想看到香港這般模樣,中共對港政策從來是由上而下直插到底,他們一定知情,與中聯辦沆瀣一氣。

別怕解放軍南下六四重演,中共不敢的,窮得只剩下黑社會,就知道它黔驢技窮,這也是中共的底線。況且,它真要解放軍南下,你害怕得要死都阻止不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