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被移民」人妻:這是個package 好壞都要接受


五年前「被移民」加拿大的人妻與人母Vian,在彼邦總算落地生根,同時對香港局勢仍然非常關心,雨傘、反送中均牽動異鄉人的心:「其實身在海外,看見6月一連串事件發生,強烈感受到無力感,心情非常複雜。心繫香港,卻眼見不公義的事情不斷發生......既被港人大遊行中所展示的和平理性所感動,又對警方過度暴力清場感到憤怒......多倫多也舉辦過遊行,不過由於時間關係沒法參與,卻有參加聯署行動。」

夫婦兩人以及子女正在加國工作與唸小學,事件對他們將來的去留有沒有影響?Vian透過電話表示,他們一家沒有特別因今次事件考慮太多去留問題;子女是否想回港長住是他們將來的決定;至於夫婦的去留,也不會現在決定,而是要視乎將來的情況。

他們對於香港前景,的確有了新的看法:「如果從政府管治角度看香港前景,一定更為絕望,事件反映了政府的傲慢,完全無視市民的訴求,我行我素,只聽命中央。不過,從多次市民的遊行、集會、各式各樣的反送中運動、青年新一代的參與等,又見到公民覺醒、遍地開花,非常值得高興。畢竟未來是屬於下一代的,他們的勇氣教上一代汗顏。」

Vian 從前在香港不用做飯,移民後看Youtube學習煮食,既解決實際需要,亦增添生活情趣。受訪者提供照片

「被移民」的人妻與人母

Vian稱自己不是「移民」而是「被移民」。早於90年代,當剛大學畢業的她還在跟丈夫、當時的男友拍拖時,男方已經有移民打算。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丈夫一向不太喜歡留在港,除了對共產黨沒有好感外,香港擁擠、忙碌的生活方式以及功利的價值觀都不是他所好。反之,Vian覺得香港沒有甚麼不好,家人朋友都在香港,實在找不到必須要離港冒險的原因。

雖然如此,由於Vian早知丈夫有離開香港的心願,也就抱著跟隨丈夫的心態。她只開出一個條件,就是丈夫不要期望她會在彼邦找工作;丈夫亦讓Vian選擇,可以於喜歡的時候回流香港。

2007年,任職資訊科技界的丈夫透過技術移民類別申請移民紐西蘭與加拿大,當時Vian還未懷第一胎。其後兩地的申請均成功,兩人於是決定:在哪裡先找到工作,就往那裡。2013年,加拿大先批出丈夫的工作簽證,繼而正式批出移民簽證。丈夫飛往當地參加工作面試,未幾便獲取錄及開始工作。十個月之後,Vian帶著兩名稚齡子女抵加國一家團聚,時為2014年7月。

40歲由零開始 猶如換了一副紙牌

之前,Vian想像移民最大的挑戰應該是思親、難以維持香港的薪酬、以及要考車牌。向來十分開朗的她卻萬料不到,難倒她的竟然是要認識新朋友。「我們只有一家四口來加拿大,總不能做獨家村吧!到了這兒,每逢見人都要不斷重新介紹自己,是連續近一年、密集式地介紹自己;試問香港40歲的人,上一次要密集地自我介紹,要數甚麼時候?」大概是大學迎新營吧。「想不到現在又由零開始再來一次,就好像重新拿一副紙牌出來,還要記住對方的名字......在香港,我們的朋友通常都認識10年以上,對彼此的背景亦已瞭如指掌;可是現在,你對新認識的中年朋友知道多少?大家又會放心開懷地透露多少? 建立關係與人際網絡,全部需要時間。」

Vian坦言初時很不習慣,幸好當她肯衝破心理障礙、開放自己後,認識的朋友越來越多。「人在香港通常比較保護自己,反而這裡的人都很友善、令人覺得舒服。我們的圈子以華人為主,不久就有了投入感。」

初到貴境,一切都要從頭學起:「我和丈夫沒有在外國唸書或當交換生的經驗,這次首次到另一個地方居住,要學開車與料理花園當然不在話下,連倒垃圾也因制度不同而要重新學習。買東西嘛,多倫多這麼大,超市又那麼大,怎麼找? 那些工具又叫甚麼?」

在當地請傭人可謂極不普遍,在香港不用煮飯的她,如何應付一家四口每周將近21餐的安排?Vian初時覺得煮飯很悶,但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反正在香港亦要找情趣;亦慶幸有「移民之寶」Youtube,由時令菜式到節慶食品均可於網上學習。丈夫也一樣,透過Youtube學習打理房子與車子,因為當地師傅單是上門看個究竟,每小時收費加幣80至100塊(約港幣500元左右),不能退回,還未計算真正的維修費用!

Vian的一對兒女特別喜歡上學和看書,是圖書館的常客。受訪者提供照片

小五學生每晚八時半睡覺

五年前離開香港時,Vian的一對兒女尚未升讀小學。現在女兒和兒子分別11歲和9歲,小一小二基本上沒有功課,只需看書,看完後也沒有評核,間中需要填填書名而已。上了小學三年級,間或有一些工作紙。到了小學五年級,功課還是很少,基本上除了做 project 較費時外,一般頗清閒。

「他們沒有教科書、也就沒有說是教至書本哪一個單元;雖然有課程大綱,但主要看個別老師發揮。主要是講下講下,譬如教英詩、押韻、神秘故事,同時又看電影、玩紙牌遊戲等,進行活動教學。因此下午四時半放學後,五年級的女兒大概用15至30分鐘做功課;然後就是女兒看書、兒子畫畫,大家晚上八時半睡覺!試問香港有多少個小朋友可以晚上八時半睡覺?可以悠閒地閱讀課外書?」

那麼,Vian對加拿大教育有沒有信心?她沉吟了一會,說:「哈哈,好問題!其實我也不肯定。子女現在還在學習的初階,未到終極,我未知這個教育制度到底行不行。」她坦言,初時的確不知道是否能夠掌握,畢竟自己接受的是港英殖民地教育。甚至有香港家長移民後對加國教育感到十分失望,亦有家長說這樣不行、孩子將來還要面對全球競爭云云……

孩子喜歡上學和多嘗試

「不過我最欣賞的,是孩子們真的極度喜歡上學,尤其女兒更是放假也等上學;這樣才可以維持學習興趣。上課沒有壓力,開心玩玩。譬如有一次孩子說要自學牧童笛然後在學校慶典上表演,我問,老師說可以嗎?孩子說,只要appropriate (合宜)即可。試想想在香港,未練到零瑕疵又怎會獲准表演?在這裡的氣氛潛移默化之下,孩子學會肯嘗試的精神。」

Vian 相信,雖然加國孩子知道的東西可能比香港少,也未必如香港不少學童那樣「萬能」,但令她感到高興的是,女兒特別喜歡看書,常常去圖書館;孩子亦有空間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如果換了在香港,家長於孩子考試默書時閉關陪讀,我能否清高地說自己不會玩這個『遊戲』?或者最少玩得好一點?老實說,我也不知道。」

在家門前剷雪是多倫多生活的重要一環。受訪者提供照片

寧捨中文課也要家庭日

加國不少華人子女會於周六參加中文學校開辦的中文班,然而Vian的子女都沒有參加。「我們所見,成功學好中文的例子不多,卻造成不少壓力。與其強迫他們周六上課,不如我平日抽時間每天在家中教一點中文。當然,這也會影響親子關係。我們夫婦倆只能要求自己在家時,子女必須講中文,以保衛語境。雖然如此,子女之間仍會慣常地使用英文。畢竟這裡沒有真正的中英雙語語境,不能期望孩子會像香港人那樣中英並用。我的孩子在香港住過數年,用中文閒話家常還好,中文水平算是比加拿大土生的華人孩子要高,然而他們將來大抵也沒有能力用中文表達較深層的感覺。有沒有遺憾?也有,譬如女兒還在香港的時候,我在一張卡上用中文寫了一段留言;現在她應該看不懂了。我們只能給予資源及盡父母之力,但最終孩子有沒有學好中文,也真看他們個人有否學習動機。」

其實當地不少華人子女也好像香港孩子那樣,一星期七天上學或上興趣班。Vian寧願採取有節制的策略,孩子有限度地學習技能,周六卻是一家人神聖不可侵犯的家庭日,夏季郊遊、冬天滑雪,還有許許多多到多市周邊地區看自然風物的探索之旅,數年來一家人去過的地方,好像比不少到加國數十年的移民還要多。「丈夫和我目標一致,趁孩子還肯跟我們的時候,一家人要多一起活動,還原基本步、分辨甚麼對孩子最好、哪些是沒有必要的,並且抗拒影響家庭日的誘惑。」

大麻合法化 太荒謬了!

抵加一年多以後,Vian開始在華人教會兼職工作,一家人亦很適應加國較為簡單、寧靜的生活。那麼,Vian覺得自己是否已經融入加拿大社會?她好奇地反問:何謂融入、何謂主流?加拿大推崇多元文化,她認為這裡各個族裔的人士都各自各精彩。她們現時的圈子以華人為主, Vian認為還可以有所擴闊、繼續探索,卻不要求自己必須打入市中心商業區的主流社會。

加國近年炒得鬧哄哄的新聞,由法例容許男女共用公共廁所、到大麻合法化不等,令不少華人家長甚為頭痛。「那一刻覺得太荒謬了,怎麼可能?很氣憤!這實在與我們的價值觀相違背,影響甚大!不過正如丈夫所講,移民是一個package,需要接受地方的優點與缺點,除了天堂以外沒有一個地方是全然美善的!我們唯有做好自己,投票、在請願書上簽名等等。」

另外,她覺得香港人做事有板有眼,當地人則比較隨便。不過與此同時,她亦學會欣賞彼此不同的做法:「之前多市有雪暴,當局卻沒有限令停課,部分華人家長認為做法不當。我卻學懂了:在這裡少上課一天,學校也不會記大過小過;少上班一天,也不會有嚴重後果。由於想法不同,所以做法亦截然不同,根本不能將兩地作比較。」

Vian一家經常探索多倫多周邊地區的自然風物。受訪者提供照片

看香港新聞仍然「肉緊」

至於將來會否回港長住,Vian猶豫了一會,然後說相信最好是半年留港、半年留加,不過屆時香港環境如何也是未知之數。當初移民時,丈夫讓Vian選擇離開加國的時間,不過現在她明白因為孩子教育的緣故,短期內離開加國其實是一個偽命題,孩子亦不可能再適應香港的教育和中文課程。

由於有年幼子女,Vian認為近日反送中與一家未來是否回流香港沒有影響,要視乎當時情況,現在言之尚早。

Vian一家早於2007年申請移民,2014年中抵加時,香港移民不多,當地所見的多是九七前已經移民的港人;近年卻越來越多港人到加。一直關心香港的她,眼見香港住房、鐵路、醫院等出現問題,政治方面更不斷倒退,權勢人士連臉也不要了,不是說好一國兩制的嗎?搞錯!「我覺得很可惜。香港是我長大的地方,我不想香港『衰』,也不會在雨傘運動後說甚麼幸好自己已經離開等等;事實上,那也不是我們離開的原因,因為我們申請移民時根本不知道之後的事。記得運動爆發時,我們一家正在安大略省阿岡昆省立公園郊遊,卻一直『肉緊』地追看網上廣播,看著當局施放催淚彈,覺得憤怒和失望。」

反送中期間,Vian亦一直在加國留意香港新聞及參加聯署,對政府失望、卻從年青人身上看到希望。她相信,留港港人應該更關心社會,盡力做好公民的責任,包括投票、表達意見等。

五年以來,Vian覺得移民是得是失?「經驗擴闊了。原來走出舒適區,可以得到更多,學到更多新事物。從前我沒有想過可以探索食經、到未去過的周邊地方遊玩。每條路對我來說也是新的、未曾試過的。眼界大開、想法亦不同了,更能激發自己的潛能,以不同角度看事物。原來人的適應力可以很強,自己製造情趣,在既定環境內多享受不同的經驗,讓大家開開心心。新環境帶來新鮮感、新啟發與刺激;既然來了,就要開闢新的天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