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721元朗恐襲案傷者、目擊者開記招 傷者:對香港警察完全失去信心


周日(7月21日)晚上元朗西鐵站發生疑為黑社會的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乘客事件,造成45人受傷。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今日聯同2位傷者及4位目擊者召開記者會,強烈譴責當晚白衣人毆打市民,有傷者形容事件等同「恐怖襲擊」。

記者會期間,多位傷者及目擊者憶述事件時,均表現激動,稱「不再相信香港警察」。有市民事後成功報警,7位警員隨即到場。他向在場的警員詢問,為何元朗警署會落閘,警員回覆「梗係啦,你知唔知元朗幾亂呀?」他反問「因為亂,所以就落閘?」並斥責警方「點解無人部署?」他又指,「對香港警察,香港治安完完全全失去信心。」

林卓廷聯同2位傷者及4位目擊者舉行記者,憶述元朗黑夜。 黃思銘攝

編者按:上述影片是林卓廷當晚在事發現場直播的影片,全長約35分鐘。林卓廷到達前已有第一波的攻擊,車站地上有血跡和折斷的木棍。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表示,強烈譴責「呢班黑社會係有組織,持械公然毆打無辜市民。」他強調,當晚事件絕非如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所指「遊行人士挑釁白衣人,所以抵比人打」,並指責何君堯和元朗區議員梁志祥等建制派為「敗類」。

他續稱,將會嚴肅追究警方刻意迴避職責,「任由市民被白衫黑漢暴打」,並由刑事和民事追討責任。他會全力協助傷者,向所有傷者申請612人道支援等基金。另外,他會約見港鐵,商討第三者責任賠償。
 
以下是2位傷者及4位目擊者的憶述。

傷者:梁先生——「因為亂,所以就落閘?」

梁先生定義當晚是「恐怖襲擊」,並指自己只是輕傷。他指,自己只是一位身穿黑衣的普通乘客,「當晚只係路過」,到元朗找朋友,並非遊行人士。然而,事他後腦被襲擊致輕傷,身穿的白衣更染上其他乘客的血跡。
 
他憶述,當晚抵達元朗站,有女士高呼「唔好著黑色衫落去,啲白色衫嘅人不斷咁追打我哋」。他步出車箱,有市民提供不同顏色衣服予乘客更換,起初大家以為只要不穿黑衣便安全,他遂換上白衣。然而,仍然有大量白衣人站在閘口前,不准許市民出閘,亦向他們擲水樽等硬物。有市民隨即打開消防喉,期望驅散白衣人。及後,市民被趕回月台車箱,白衣人以雪糕筒、木棍、雨傘、鐵枝、水樽等硬物襲擊市民。他指,事後「成車都充滿血味同血水,好污糟好污糟。」

梁先生身穿的白衣染上其他乘客的血跡。 黃思銘攝

他激動痛哭稱,市民被大量白衣人追打整整30分鐘,「30分鐘過去,1位警察都無。」

案發後,他感到頭暈,故再報警救助,7位警察隨即到場,向他表示「要對香港警察重拾番信心」。他激動質疑,「我一報警就有7位警察嚟搵我!你同我講話無警力?咁點解當時你派到7個警察過嚟?仲要分別來自北區、落馬洲。」他眼泛淚光,續激動指「當時你有派幾個警察嚟元朗,件事已經唔會搞到咁,唔會搞到有咁多人比人打,唔會搞到我後面嘅人全部都留哂血!」

他向在場的警員詢問,為何元朗警署會落閘,警員回覆「梗係啦,你知唔知元朗幾亂呀?」梁生反問「因為亂,所以就落閘?」斥責警方「點解無人部署?」他又指,「對香港警察,香港治安完完全全失去信心。」

傷者:馬先生——手臂呈明顯的紫色瘀傷

居住元朗20年的馬先生是另一位傷者。當晚他身穿黑衣,民陣遊行完結後隨即回家。當列車到達元朗站,車箱外有市民大叫「打人呀!」,他便步出車箱,希望協助其他市民。然後,一群手持木棍,大聲叫囂的白衣人追打他的頭部,身體和手。當時他頭部流血,及後手臂呈明顯的紫色瘀傷。事後他報案,並提供自己的聯絡電話及地址予警方,但至今仍未收到報案編號。

對於何君堯的說法,指「遊行人士挑釁白衣人」。他質疑「點分辨到邊個係遊行人士?完全唔符合邏輯。」他又強調,市民有示威權利,質疑白衣人意圖震懾市民,「係咪打到人唔敢去遊行?香港法例保障咗遊行有自由喎。點解遊完行返嚟要比人打?呢個係無道理。」

馬先生被白衣人追打,令他頭部流血,及後手臂呈明顯的紫色瘀傷。 黃思銘攝

目擊者:郭先生及其幼子——「半隻腳入咗鬼門關」

郭先生和其兩名兒子是當晚的目擊者,郭先生形容當晚是「無政府狀態,搵黑社會打我哋」。
當日晚上約10時40至50分,他們從馬灣轉乘西鐵到兆康。當列車途經元朗站時,郭先生聽到有市民高呼「打人呀!」便步出車箱幫忙,隨即看見大批白衣人持木棍、藤條追打車站內的市民。他又形容,市民「半隻腳入咗鬼門關」,如果白衣人手持真刀,市民已失去生命。郭先生激動大叫質問,「無辜市民嚟嫁!何君堯聽唔聽到呀?鄉議局聽唔聽到呀?」他又指,「唔信任香港政府,亦唔信任香港警察」,並提醒建制派「人在做天在看」,不要再指鹿為馬。
 
郭先生14歲的幼子憶述,形容自己心情「好混亂,唔知點做,成世人第一次見到呢啲嘢」。他目擊白衣人以木棍、棒球棍和藤條等毆打車廂內的乘客,「車箱滿地鮮血,好混亂」。他表示,不再信任警察,「唔會敢,已經唔信(警察)」。他又呼籲建制派不要扭曲事件,質問「法例係邊呀?法律呢?」

目擊者:許小姐及鄭先生——對事件車長只回應「我唔可以答」

許小姐及鄭先生亦是當晚的目擊者,他們批評港鐵的危機處理手法,亦質疑港鐵職員協助白衣人。許小姐情緒非常激動,憶述時不斷痛哭,形容整架列車的市民是「自己救自己」,「好無助」。她指,當晚曾按車箱緊急按鈕,車長無任何回應,反要求所有乘客在元朗站下車,她激烈反問「後面已經打緊,我哋點出去呀?」

及後,兩人前往屯門站,期望能獲得協助。鄭先生表示,在屯門站看見車長步出車長室,兩人隨即上前追問為何不立刻開出元朗站列車。車長只回應「我唔可以答」。郭先生質疑,「佢唔可以答嘅意思係咪港鐵唔比列車離開元朗站?係咪要市民困獸鬥?係咪要黑衣人同白衣人大混戰,之後警察先出現,所謂維持治安呢?」

兩人同時指出,在屯門地鐵站,有一班男人圍著一位白衣人,阻擋白衣人的去路。但好快便有位港鐵職員阻擋該群男人,白衣人隨後乘列車離開。他們質疑,為何元朗站沒有任何一位職員,但屯門站卻有數位職員。他們又補充,未能證實該名白衣人的身份,亦未知他有否有份襲擊市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