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遺失2016年選民登記冊 選管會調查報告:事隔多時、無從斷定何時及如何遺失


選舉事務處今年4月被傳媒揭發,遺失了一本選民登記冊,涉及8,136名登記選民的個人資料。選舉管理委員會周三(24日)公布獨立調查報告指,由於事隔多時和缺乏直接證據,無從確切斷定有關選民登記冊何時及如何遺失。但報告指出,處理選舉文件的程序確有多項不當或不善之處,當中可能導致該本經劃線的選民登記冊遺失。調查報告指,因應事件已通知所有受影響的選民,事後並無發現不尋常的情況或資料有改變。

選管會主席馮驊表示,日後再有遺失選民資料的情況,應設立通報機制,最遲6個月內向公眾交代事件。「我哋知道文件留6個月就要銷毀,咁即係6個月係一個可以考慮嘅日子,但其實6個月係太長,我諗每個月要通報,好多搵到都係一個月、個半月搵到,搵唔到其實應該有個備案。」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表示,會全面接受調查報告的建議,他又指,涉事的時任總選舉事務主任黃思文以及相關職員已調職,將會按公務員事務局的既定機制處理。

2016年9月4日舉行立法會換屆選舉,但2019年4月始被傳媒揭發,該次選舉的聖公會青衣邨何澤芸小學投票站遺失了一本經劃線的正式選民登記冊,載有約8,136名已登記選民資料,當中包括選民的姓名、性別、地址及香港身分證號碼等。選舉管理委員會5月下旬就事件展開調查,檢視了曾經參與包裝、運送、貯存或提取工作的32名政府人員/前政府人員所提供的43份書面供詞,並與22名相關人員分組舉行了八次會面。

選管會周三(24日)公布調查報告指,由於事隔多時和缺乏直接證據,無從確切斷定該本經劃線的選民登記冊何時及如何遺失。但調查發現,涉事投票站多個處理選舉文件的程序確有不當或不善之處,可能導致遺失該本經劃線的選民登記冊。

報告中解釋如選民的香港身分證資料與登記冊所示的資料吻合,投票站工作人員會把選票發給選民,並隨即在登記冊內載有該名選民姓名及香港身分證號碼的欄目上劃線,即經劃線的選民登記冊,以示該名選民已領取選票。

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立法會)規例》(第 541D 章),選票及某些選舉文件必須保留六個月才能銷毀。當選舉結果已經公布後,選票和經劃線的選民登記冊等選舉文件會放入獨立的包裹並加以密封,再把密封包裹放入紅色膠袋內,然後把紅色膠袋放入選舉事務處提供的投票箱及/或行李箱,並將其鎖上,之後便運往指定收集中心。報告列出幾項處理選舉文件的程序不當之處:

未有放入紅色膠袋內

報告指出,涉事投票站的工作人員全都聲稱因事隔多時、記憶模糊,已不大記得該本經劃線的選民登記冊實際如何包裹。而送件單上『紅色膠袋』一項被人劃去,改為『行李箱』。一名涉事投票站的工作人員表示,不記得有否把載有選舉文件的密封包裹放入紅色膠袋。

報告建議,選舉事務處應停止使用紅色不透明膠袋,改為把各類選票分別放入透明/半透明袋中,以便檢查袋內物品。

工作時間太長感到十分疲累/負責替工沒有點算物資

報告指出,收回選舉物資的程序本應由2016年9月5日早上約九時開始,但由於當日投票和點票時間較預期為長,只能於2016年9月5日下午約一時三十分開始,在2016年9月5日和9月6日兩天均進行至午夜。而一些原本獲指派去領貨的工作人員自投票開始起一直工作,由於時間太長感到十分疲累,所以收回選舉物資的工作則抽調額外替補的人手負責。該名人員表示自己是替工,未曾出席之前有關收回程序的簡介會,並不知道需要在指定收集中心點算物資。因此,礙於收回物資的時間緊迫,當選舉物資送到位於長發社區中心的葵青區指定收集中心,該名人員沒有點算物品的實際數目。

報告建議指,可縮短投票站工作人員的工作時間,或考慮日後縮短選舉日的投票時間,探討可否讓一定數目的投票站工作人員按交錯時間工作,並指派他們負責包裝選舉物資和把物資運往指定收集中心。選舉事務處現已採取了數項措施,包括指派處內較高級的行政主任職系人員在選舉前為選舉事務處人員就收回物資舉辦簡介會,說明收回指定收集中心物資的程序,並會向選舉事務處人員講解應如何監察從指定收集中心運送物資至選舉事務處倉庫。也會開設WhatsApp群組以便讓相關人員監察每場選舉後收回及運送物資的進展。

選舉物資貯存空間和時間不適當

調查報告指,該次用作保存選舉文件的鰂魚涌康和大廈12樓的倉庫(康和倉),相對過往使用的加路連山道的貨倉,面積和可使用的時間上均不適合用以貯存2016年選舉的物資:

1. 當全港18區的選舉物資送達貨倉後,康和倉已無空間可作通道。各區的卡板只能並排擺放,中間不設通道分隔。

2. 康和大廈當時即將清拆,須於2016年12月前交還政府,物資之後須於2016年10月移往選舉事務處另一個位於葵涌的冠華貨倉2樓的倉庫(冠華倉)。搬遷過程增加了遺失選舉文件的風險。

選管會建議,因應所有將會舉行的選舉,例如以五年至十年為期,積極擬訂詳細的倉庫需求,優先爭取永久的倉貯設施以應付選舉事務處所有的貯存需要,以及以最新的資訊科技支援的保安及追蹤設施。

選舉事務處的搜索工作和內部溝通

2016年10月3日,廉政公署要求查核六本經劃線的選民登記冊,包括查核這次事件中的經劃線的選民登記冊以協助調查一宗事件中投票站的涉嫌選舉罪行。2016年11月至2017年2月,選舉事務處於冠華倉進行了數輪搜索,2017年2月中,九本經劃線的選民登記冊仍無法尋回。前高級選舉事務主任表示,曾於2017年年初已向前副總選舉事務主任匯報事件,2017年4月至11月,多名選舉事務主任、助理選舉事務主任、選舉助理、文書人員和臨時工人分成小隊,於不同的倉庫全面搜索選舉文件,過程中找回七本,在2017年6月至9月銷毀所有無需用作調查的選票時,再找回一本,故剩下何澤芸小學投票站的一本至今仍未找回。

報告指出,由於2016年10月至2017年11月期間搜尋工作尚在進行,加上搜尋隊伍陸續尋回其他早前未被尋獲的選民登記冊,因此負責人員抱有合理的期望,認為是次調查的那本經劃線選民登記冊可能也只是錯放在某處,最終應可尋回,因而沒有即時斷定那本經劃線選民登記冊已經遺失。

選管會主席馮驊表示,日後再有遺失選民資料的情況,應設立通報機制,最遲6個月內向公眾交代事件。即使暫時未能尋回,亦應通報。

前總選舉事務主任黃思文。資料圖片

時任總選舉事務主任黃思文是涉事最高層人員,涉嫌瞞報事件以及「講大話」。他在2019年3月底曾接受傳媒查詢是否遺失載有個人資料的文件時,他表示當時由於事隔太久,已記不起曾看過該便箋。他又指記不起為什麼沒有向前首席選舉事務主任和前副總選舉事務主任追問事件的詳情,或要求他們匯報搜尋行動的最新進展。

黃思文之後在2019年4月9日會見傳媒,並就事件發表公開聲明,當中曾提及其下屬未有向他匯報該本遺失的選民登記冊一事。

但選管會調查報告發現黃思文的說法與事實不符。廉政公署曾於2018年1月5日向黃思文發出便箋稱,由於未能尋回該本選民登記冊,未能作進一步調查,黃思文曾在便箋上自己的職銜旁邊簡簽,黃思文的私人秘書隨即在 2018 年1月9日向前首席選舉事務主任和前副總選舉事務主任發出電郵,電郵夾附廉政公署該便箋。前首席選舉事務主任翌日向黃思文發出電郵,內容有提及遺失的選民登記冊。但報告指出,兩人之後沒有再作討論以及指示選舉事務處的職員採取跟進行動。

選管會認為,身為選舉事務處最高層的兩位管理人員在處理事件上欠缺敏感度,並指兩人當時應該就搜尋工作設下期限,如最終未能找到該本經劃線選民登記冊的話就應報失。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表示,完全接受選管會的建議。周滿鏗攝

報告最後建議選舉事務處應更全面地檢討整個選舉安排,由為投票結束後的包裝和檢查選舉文件工作制定更清晰簡化的程序指引;以至主動研究並引入更現代化和有效率的技術,以便為交回該處倉庫的選舉文件,維持妥善和現代化的倉庫管理。同時必須具體改善其倉管系統,以便盤點和提取選舉物品。選舉事務處也應在部門內建立有效通報機制,適時跟進有關事宜。報告亦建議政府應考慮加強選舉事務處的領導級和高層管理層人手,以應付香港日趨複雜和充滿挑戰的選舉工作。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今日下午就事件會見傳媒,他表示對事件感到失望及遺憾,再次向市民道歉。他稱,完全接受選管會的建議,並已責成選舉事務處立即全面跟進,盡快落實有關改善措施,以避免同類事情再發生。被問到有關選舉事務處職員是否需要「問責」,他知悉,黃思文在6月下旬申請年度休假,現已被調離選舉事務處,其他涉事選舉事務處職員同樣已被調職,相關責任問題,公務員事務局會按既定紀律程序處理。至於具體職員人數,他說現時未能掌握。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