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解放軍不會輕易介入香港事務


國防部的發言人罕有提到解放軍對香港情況的關注。令香港人不禁擔心,反修例事件的結局,會否最終以出動解放軍告終?

撇開早前駐港解放軍的司令向美國國防部官員許下保證的報導。我認為出動解放軍的目的只是阻嚇市民,如果是擔心解放軍會向市民開槍的話,其實過慮,因為香港警察開槍的政治風險遠比解放軍少。

首先,我們要理解今日解放軍的定位。而解放軍的定位並非如一般港人所想只是一支以人海戰術取勝,技術落後的大陸軍主義軍隊。解放軍是一支以成為區域軍事大國為定位的軍隊。近年中國不少文宣都主張中國應該吸收西方國家崛起的經驗和近代史清政府因不重視海軍而打敗仗的教訓,在軍事發展上非常重視海權,以擺脫過去歷史上陸權國家的思維。具體的表現是將中國海軍定位為藍水海軍,亦即是擺脫近海防衛的遠洋艦隊。事實上不少軍事專家已經以已建造和建造中,具有區域防空能力的驅逐艦(包括:052C、052D、055)推算,中國海軍未來是以圍繞數艘航空母艦作為發展海軍戰力的主體(其中一個說法是六艘)。而航空母艦作為介入海外事務的手段,可以從美軍運用航空母艦介入全球各地事件的經驗作為佐證。而所謂區域軍事大國的「區域」,除鄰近國家,一般相信是指「一帶一路」的範圍的國家。而其級數,是僅次於美國的「全球」軍力投送力量,例如美國的海軍是以「全球海軍」為定位,以同時能派出兩艘航母應付兩個不同地區的戰爭為任務目標。

中國海軍航空母艦遼寧號 2017年 7月訪港。

而解放軍視美軍作為潛在的競爭對手。單單是「一帶一路」的範圍,以至整個西太平洋,亦即美軍所謂的「印太」地區。美國擁有的海外軍事基地無論在數量和規模上遠非解放軍可比。而海外軍事基地的數量和規模,是確保航空母艦得以遠行的重要因素。而且並非建立了補給艦隊就能解決、替代的問題。

因此,要實現中國成為海權國家,海外軍事基地就必不可少。除外交關係外,解放軍的形象是否正面就成為各地民眾是否接納解放軍在當地建立海外基地的關鍵。

而自1989年的「六四」事件後,除一般聯合國的維和任務外,解放軍近期在海外形象較積極正面的海外行動就是於中東海域的「亞丁灣反海盜護航」。

簡言之,今日解放軍的海外形象是牽涉到整個國家軍隊的定位及在亞太區,以至長遠在全球的宏觀佈局。在以介入國際事務、保護海外利益的藍圖下,因為香港一件不足以影響政權的反修例事件而破壞海外形象,明顯不智。

事實上只要香港不出現足以威脅政權的情況,例如武裝革命,我不認為找到一個國際認可的理由出動解放軍。

其次是對內定位,解放軍的訓練和定位是對付外敵,在大陸對內對付暴動的是武警。形象和功能上犯不著用解放軍。何況香港警察有防暴警察的設置,示威者和防暴警察的裝備和訓練太懸殊,其實不見得控制不到局面,現時真正的執法難題是政府的回應在民間廣泛缺乏「認同」和「正當性」,令警隊開真槍的政治代價太大,這個不是出動解放軍就可以解決的問題。何況,只要特區政府肯以性質中性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回應事件,政府和警隊都會恢復一定的「認同」和「正當性」,民間的緊張氣氛已可緩和,可見出動解放軍不是必須的。

如果真是要準備開槍槍殺或者是射傷市民,反正後果是會令全世界揚棄的所謂dirty job,何不由職責所在的香港警察來做,而改由著力建立海外聲譽的解放軍?

若果不開槍,派軍隊出動的意義又在哪裡?暗示駐軍的存在和做好準備,隨時可以介入已可。何況絕大部份示威者都深明中央主權原則的底線和be water 的抗爭道理,抗爭形式不拘,亦早已發展出不合作運動。軍隊是不是真是合適的工具去應對?

其次是政治考慮,中央直接介入香港事務必然是以政治為首要考慮,而出動解放軍不過是政治考慮的延伸。以軍隊射平民平亂的手段太粗糙,形象太極權、獨裁。解放軍在香港開槍明顯不是「說好中國故事」,與大陸一直以來提升軟實力,擴大國際影響力的方針背道而馳。

而當前正處於中美貿易戰,中國亦陷入外交困局,面臨被圍堵的局面。萬一出動解放軍開槍,最終招至美國與西方國家經濟制裁或科技禁運,將會得不償失。事實上現時中國經濟下行,而「華為事件」亦令中國發現科技發展仍有不少局限,中國政府經歷過「六四」後被制裁的經驗,而今日美國政界的主流思想不再是克林頓時期對中國發展經濟會促進其民主化有寄望會輕易放寬制裁,加上反修例事件已成為國際事件,現時出動解放軍香港開槍平亂,時機太差。當然,在國際間與國內,開槍難免令人重提「六四」,有害無益。

習近平2017年七一訪港,檢閱解放軍駐港部隊。美聯社

加上解放軍的軍權是掌握在身兼中央軍委主席的國家主席習近平手中,任何決定,習近平完全脫不了責任。如果派解放軍入城不能開槍,因開槍損害解放軍的形象和直接令習近平負上政治責任和歷史責任,即使只出動解放軍維持秩序,卻隨時有被迫開槍的風險,隨時成為國內反對習近平勢力倒習的理由,令習近平陷入被動的局面。要動手又須有國際認可的理由,彈性太低。既然有香港警察作替代手段,就無必要出動解放軍。

最後是香港社會及外商的反應。據香港貿易發展局的香港經貿狀況顯示:「香港是中國內地最大的海外直接投資來源地。佔全國的54.1%。」可見香港在中國的地位難以被取代。而前台大政治系主任明居正於近期的「透視中國」—〈香港局勢未來發展前沿分析〉(2019年7月19日)內亦有更完備的觀點和補充肯定香港在中國的價值。在此前提下,中央仍會顧忌出動解放軍後引發香港社會信心危機的風險。

基於今日解放軍的定位與上述的政治考慮,我認為解放軍不會輕言出動,只要不觸及主權和一國兩制原則,香港市民大抵不用過份擔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