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借助流氓穩定政權的實例:一個長達半世紀的可怕政局


【撰文:言而】

請猜在現今世代哪個國家正出現了這些可怕的現象:

政權糾結流氓去排除異己,得益的不只是獨裁者從此可安心漠視民生民意,所借助的流氓從此也以政權打手的角色長年欺壓人民。

答案就是印尼。

那些五十多年前曾協助印尼獨裁者蘇哈托(Suharto)殲滅反對者的無賴,不但終生逍遙法外,而且因多年來受政府包庇繼續在基層監控,以致惡勢力在民間盤根,不但小市民對他們索取保護費長年噤聲,這些惡覊還公然參加公職選舉,進化為合法的黑幫議員。他們更在政府控制的官媒長期受表揚為國家英雄,常以愛國者的姿態上電視。

即使蘇哈托在位三十多年後下台,接續的政府由於仍延續極權政策,這些流氓正填補了官方軍人及警察不敢公然毆鬥及殺戳的空隙。正如一位政府高官在親臨由這群土豪所組成的民兵團集會時所言,他們對政府極具價值!

印尼獨裁者蘇哈托(Suharto)為鞏固政權,甚至利用流氓殲滅反對者。照片來源:sumantoalqurtuby.com

因為蘇哈托認為他要推翻的前總統蘇卡諾(Sukarno)是親共,故為要鞏固其軍變強奪的政權,於1965年開始以剿滅共產黨為名進行全國大搜捕行動,引入各地的流氓,深入民間每一角落徹底搜刮,由1965年的中期至翌年三月才止息。

印尼過去曾擁有全世界名列第三大的共產黨,然而,在以剿共為名的殲敵行動中,受害者很多並非共產黨員,其中包括傳媒人、知識分子、異見者、工會會員,甚至文盲的偏遠鄉村農民。也有是混雜了民間信仰和印度教的 Abangan 回教徒、基督徒和其他少數民族如華人(直至現在仍有爭議關於華人受害者的數目)、巴里人和爪哇人等。

由於政府多年來對屠殺嚴禁談論,故並未有正確的死亡數字,據估計是五十萬至三百萬不等。可以想像在流氓毋須舉證便可恣意追捕的龐大行動中,他們怎會不放任劫掠、濫殺無辜及強暴婦女。

曾扶助蘇哈托全國大搜捕的流氓,在美國導演Joshua Oppenheimer所拍的紀錄片《殺人一舉》(The Act of Killing)中,在鏡頭前憶述,他在追剿政府敵人的同時,不單止視人命如草芥,還強暴他們的女眷,並無恥地回味姦污一個十四歲少女的享受!此後多年,他更公然以勝利者姿態在其地盤橫行,在片中甚至實地揚威他到處索取保護費的英姿。

極權政府引入匪類、黑幫去排除政敵或異見者是古常存的技倆,不但可以避免干犯軍人或警隊行使權力的合法性,又可通過這些狐群狗黨以極盡兇殘的手段排除異己。然而,一旦令惡棍坐大,在社會各階層成為結構性的黑幫生態,百姓除了要活在獨裁者的苛政下,還要無日無之地忍受政府認可的流氓之敲詐及暴戾行為,活在連賊也是兵的無盡黑暗中。

若果你認為社會有異見聲音、記者作第四權的監察便是破壞社會和諧,現在流氓出來了,沒有底線的兇狠手法當然能以極速打壓任何聲音。可是,看看印尼成勢而上的無賴,便知道引狼入室的可怕結局了。

奉公守法的百姓、花樣年華的女兒,即使對政權俯首稱臣,面對政府刻意縱容的黑勢力,相信最終誰也無法免疫流氓率性的猖狂行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