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元朗「悼念李鵬」不受 《公安條例》規管? 大律師:須限於宗教 沒有其他共同目的


 

警方昨日就7月27日的元朗遊行發出「禁止公眾集會及反對公眾遊行通知」。不反對通知書申請人鍾健平表明,屆時將會獨自一人在原定遊行時間、沿著遊行路線而行,僅作「個人活動」而非「遊行」,他目前亦不會邀請其他人加入。然而群情洶湧,網民紛紛提出「李鵬元朗悼念會」、「元朗讚美上帝」、「捉小精靈」等活動,圖以不同名目去元朗。

警方就7月27日的元朗遊行發出「反對通知書」,網民隨即提出「李鵬元朗悼念會」、「元朗讚美上帝」、「捉小精靈」等活動,圖以不同名目去元朗。

署理新界北總區指揮官曾正科同日見記者,被問到市民周六去元朗遊行是否犯法,他表示警方已發反對通知書,如果有人出來遊行,「正式嚟講係犯咗法」,惟他未有回應觸犯什麼法例。至於警方會否即時拘捕遊行人士,曾正科回應指,所有大型活動,是否在現場作出拘捕都有不同考慮,「如果個拘捕會令當時個環境更加惡化,可能我哋稍後先做到作出拘捕個動作。」

眾新聞訪問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以及大律師黃宇逸,由他們分析市民周六到元朗參與不同活動所涉及的法律風險:

(記:眾新聞記者/何:何旳匡/黃:黃宇逸)

記:如果自己一個人行,作為「個人活動」而非「遊行」,有沒有法律風險?

何:這要視乎事實。我稱自己一個人行,但最後有100人一起行,那就不是你說一個人行就一個人行。假設警方拘捕你,指你參與未經批准的集會或遊行,上到法庭,就視乎法庭如何判斷。法庭的判決視乎你們這群人是否有一個共同目的,一齊參與一個集會或遊行。不是我主觀說不是就不是,法庭會視乎情況,作出一個事實裁決,當時究竟大家是否有一個共同的目的。

黃:按鍾(健平)先生的說法,他會一個人行,不會呼籲別人參與,他告訴別人他會自己行,只是表達個人意願,我不認為會構成法律風險。(其他人自己行呢?)每個人都有人身自由及示威權利,如果不是超過30人遊行或50人集會(30人或以上的遊行、50人或以上的集會要預先申請),他是絕對有此自由。不過,屆時現場有很多人,一樣、同一時間去行,警方可能會懷疑這些人一齊集結,便有機會構成未經批准的集結。以我的經驗,警方會當場作出警告,如警方作出警告,你都不離開、繼續行,便會有法律風險。警方的警告要與《基本法》保障的集會、示威權利去平衡,因為在《公安條例》下,不超過30人的遊行不需要申請,假設我與10個朋友去遊行,我完全不用事先通知警方,但如果有人在同一場合,亦有同樣理念,而一齊行,這便成了一個事實,或者一個法律問題,這會否構成兩個集會融合一起,變成超過30人呢?這是個法律問題。

記:如果有兩群人,合共超過30人,他們一齊嗌一個口號,便算是融合一起?

黃:這是其中一個因素。如果被控告,這是法庭可能會考慮的。去到最後,法庭是判斷大家是否有一個意圖去集結在一起。如果沒有此意圖,大家只是分開、不約而同地去該地方遊行,便不算是一個30人以上的遊行。

記:如果沒有行足整條遊行路線,只是行經大馬路,會否犯法?

何:就集會而言,你不用行,你們在同一個地點、聚集一起,已經是一個集會;就遊行而言,也沒有規定行多遠才算是遊行。一個人行三條街,另一人行兩條街,當中的兩條街是兩個人共同行。當然會有很多其他人在街上行,所以要視乎大家是否有共同目的,而一齊集結或一齊行。任何一條街都隨時有超過30人在行走,但他們不是有一個共同目的或者共同去做一件事。

記:如果有人在大馬路消費,譬如在那裡光顧餐廳,是否可證明他沒有「共同目的」參與遊行?如何界定一班人有「共同目的」?

何:舉證責任在於控方,他們要證明,在毫無合理疑點的基礎下證明,你與他們一班人一齊,有「共同目的」,參與集會或遊行。他們如何證明,可以有不同方法,可以是警察口供,可以是錄影片段,見到你與他們一齊行、一齊嗌口號,或者見到你與其他人士穿著相同的制服,持一模一樣的標語,這些便是證據。如果你只是剛好路過,別人在行,你也在行。這就要最後由法庭裁斷,是否信納警察的證據,指你是集會或遊行的一份子。

原訂遊行路線,起點是水邊村遊樂場,終點是元朗西鐵點。

記:如果去元朗出席「李鵬悼念會」,是否就不受 《公安條例》規管?

何:在 《公安條例》下,集會的定義並不規管任何因宗教、殯殮、康樂、專業、文化等活動而形成的集結。

黃:在《公安條例》下,要僅限於(exclusively) 殯殮的目的,才是不受規管的集會。悼念是否屬於殯殮?我認為未必是。(可否歸類作宗教?)那其目的就要僅限於宗教,不能有其他目的。至於其目的是否僅限於宗教,這可能會有爭拗,譬如你唱完《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然後一齊大嗌「要求成立獨立委員會」,很明顯地,你有一個示威的目的,集會目的便不是僅限於宗教。

記:如果一起唱聖詩,是否算是一個宗教活動?

何:是否唱聖詩就一定是宗教活動呢?這亦視乎事實。集會的目的不是那些例外的情況(社交、康樂、文化、學術、教育、宗教、慈善、專業、殯殮),而是為了一些事項,譬如表達一些意見,或者關注一些問題,便合乎集會的定義;如果集會的目的只是宗教、 康樂、文化等,便不是《公安條例》所規管的集會。

黃:第一,唱聖詩未必可以用馬路。第二,如果是宗教活動,也要僅限於(exclusively)宗教,才不用預先申請。當然可能會被人無限上綱,或者誤會你有一個政治目的,這是其中一個可能。

近日反送中運動中,常有一批人在警方陣線前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冀以聖詩守護香港。資料圖片

回歸後至少3度發「反對通知書」

眾新聞向警察公共關係科查詢,警方過去發出過多少「禁止公眾集會及反對公眾遊行通知」、涉及什麼活動,警方未有回覆。記者翻查舊報道,自回歸以來,警方至少3次發出「禁止公眾集會及反對公眾遊行通知」:

民陣2012年發起「抗議警權無限大遊行」,以西環中聯辦為目的地,遭到警方以中聯辦外空間狹窄為由反對,民陣其後上訴得直,但遊行日期由5月6日延至5月13日。

民陣2012年舉行「踢走爛攤子,還我真普選」遊行,原定3月3 日下午3時由維園經駱克道、軍器廠街、告士打道、演藝道、龍和道行至政總,惟警方建議改行金鐘道、皇后大道中、畢打街、干諾道中、夏愨道至政總,民陣拒絕,警方遂發出「反對通知書」。民陣不服上訴,遭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駁回。民陣最後接納警方替代路線。

獅子山學會2011年曾申請於7月1日舉行集會,但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原因包括民陣及其成員反對有關申請。獅子山學會提出上訴,但遭到駁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