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江現形記


筆者幾日前寫過,元朗黑夜係人性分水嶺,如果對政府縱容黑社會周圍打大肚婆都可以無動於衷,簡直唔係人。今日再補充少少。經此一役,我覺得需要重新評估香港人口,因為原來香港住咗好多不是人。

上一篇我講咗我係齋鬧,今次我引少少典故。班衣冠禽獸鐘意講傳統,就由傳統講起,講孟子。見到垃圾會爛幾塊玻璃同五星徽整污糟咗就譴責,大肚婆被亂棍毆打就冇反應,無惻隱之心,非人也。成個政府同警隊擘大眼講大話,呢頭兇記者,嗰頭同黑社會搭膊頭,人話都唔肯講句,無羞惡之心,非人也。高高在上,死不認錯,不肯撤回,沒有辭職,繼續 keep calm and Carrie on,仲窒記者「我以為我答咗問題」,無辭讓之心,非人也。政府同警察,本應保護市民同社會安寧,卻勾結黑社會放任一般市民被打,仲可以反過來譴責示威者搞破壞,無是非之心,非人也。呢班不是人,禽獸無異。

元朗居民深夜被無差別襲擊,幾十人受傷,林鄭政府隔了大半夜才出嚟見記者,仲要唔係講人話。

呢班獸類,周圍宣揚有安樂茶飯食就得,認為社會公義民主自由係奢侈品,你班後生阻住佢「收成期」。孟子又曰:飽食、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於禽獸。的確,有飯食就夠,不如丟你入動物園啦好冇?何況家陣邊有安樂茶飯?坐緊地鐵會無啦啦有班黑社會走入嚟打人,警察同地鐵都任佢地嚟呀。

孟子又云,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國徽先於市民,乜都國家前國家後,置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不顧,各政棍同部門首長要po文支持政府,似足習總登基各軍方將領要簽名效忠習核心,正是顛倒輕重,搞唔清做政府同做公務員應有的本份,仲未計疑似貪污公然收幾千萬「捐款」。

被問武王伐紂,是否反政府,是否好暴力,孟子答,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不仁不義的統治者,被推翻都係抵死,原來孟子咁暴力...... 咦,做咩孟子講嘅,同聽開班禽獸口中的傳統道德差咁遠嘅?

講完東方講西方。政府為何?政府為何存在?好多政治學者都會指出,保護民眾生活安寧係政府的基本,都未講民主自由社會福利添啦。亦因為要保護民眾,政府先有正當性使用武力(ie警察/軍隊)。而當政府無力保護民眾,或者社會存在政府以外的武力團體,令社會陷於非由政府管治的狀態,此政府可謂失敗 failed 矣。維基上對「失敗國家」failed state 的定義為:失去對其領土的控制、其作出決策的正當性受損、未能夠提供公共服務。香港政府點睇都係已經 failed 掛,不過我諗成日考第一嗰位唔會肯接受自己 failed 囉。

國家先於人民,日本叫「国家主義」(又返返去東方添)。在中文國家主義和英文statism,係指政府規模,對社會的控制程度,即香港所謂大/小政府。但在日文,国家主義係指將「国家」呢個物體視為至高無上(維基:国家に至上の価値がある),一切考慮以「国家」先於人民 (個人よりも国家に絶対的な優位性があるのだ)。 將國徽潑墨同爛玻璃視為重要過黑社會周街打人,重要過人民冇安樂茶飯,正是国家主義作祟。

對於林鄭政府,國徽被塗污比起黑幫無差別追打市民更重要。

極端国家主義又同「全体主義」,即中文的極權主義,如軍國主義、 納粹主義、共產黨主義等扯上關係。因為當國家大於人民,政府就可藉國家之名將一切行為正當化,任意控制同打壓人民,此即全体/極權主義定義之一。某程度上日本叫全体主義,字面上比極權主義更接近英文 totalitarianism:政府全方位控制國家同人民, 連人民的身心都要服從政府。英文維基就引用墨索里尼講 "Everything within the state, nothing outside the state, nothing against the state"。

原來,香港滿街禽獸(孟子論),林鄭已 fail(失敗國家論),而且政府正邁向極權主義。我真係寧願好似日本動漫或者美國電影,班不是人其實係外星人扮,或者係妖怪化身,好可惜唔係。唔知點解佢哋有人唔做,要做禽獸。如果用佛家講,大概就係從人道墮入畜牲道,我見唔知係可憐定可悲。

其實啲獸語,因為我一向都幾揀做朋友,所以雖然朋友唔多,但亦好在唔會同獸類 connect,接觸到獸語的機會主要係上網見到五毛留言、睇報紙專欄、同埋一啲 whatapp gp。話說好耐之前入咗個 gp,但入去冇耐就發現有幾個五毛成日郁啲就嘈(而且經常強調自己唔係五毛),好快冇再睇,而且應該好多人都同我一樣,因為個 gp list 長到咩咁但永遠係得幾丁友覆緊。最近呢幾條友打爛玻璃就大反應,警察點濫權都幫口,仲要元朗黑夜都繼續鬧示威者搞事在先,甚至石鏡泉言論都可以維護,我正式將佢哋由五毛降呢為禽獸。五毛都係收錢啫,其實唔相信自己做嘅嘢,當然本身都係衰㗎啦,但依班獸類冇錢收都處處幫住黑政權,我只可以講係已經冇人性。

佢哋又鐘意師兄前師弟後咁互叫,鬧完一輪之後又會話大家一場師兄弟唔好傷和氣。咁假我真係做唔出,所以咪少朋友囉。大佬就算係真朋友甚至屋企人,言論咁禽獸我都照開拖啦,仲要三唔識七只係同校就要比面唔鬧你?你痴總製唔該睇醫生啦。同埋千祈唔好同人講你讀邊間添呀,廢事影衰間學校,以為做咩事教啲咁嘅禽獸出嚟。我係唔會認依啲禽獸做師兄囉,唔該過主呀。真係魯迅講,滿頁寫著仁義道德,其實字裏行間寫的是禮教吃人。

元朗黑夜是人性分水嶺

我成日都講,最近的事唔係支持民主定親中的分別,係正邪人性善惡的分別,今次元朗黑夜更是如此。政府縱容黑社會周街打人,呢件事係完全的分水嶺,冇所謂中立。果啲仲係唔出嚟譴責,甚至仲辯護咩示威者違法在先的,我可以好肯定咁講,佢哋係人渣敗類。都唔係,佢哋直頭唔係人。

身邊嘅人,唔多講啦,都廢事睇whatsapp繼續收啲唔係人類嘅物體 send msg,就講尋日咩守護香港、支持和平嗰班人,咩高永文、盧寵茂、石鏡泉、李梓敬、霍啟剛、肥媽之流。依家咁暴力,你譴唔譴責?見唔到譴責的話,人渣敗類無誤。(陳百祥就早已知佢係)

呢班守護香港、支持和平嘅人,依家咁暴力,你譴唔譴責?

官商鄉黑勾結,其實大家都知存在,係始終唔願接受已經融合到咁嘅地步,999唔聽,又落閘放黑。不過睇返警隊公然幾千萬幾千萬咁收錢,或者真係唔應該太意外。仲要成班本身咁well paid,真係交稅比佢哋嚟糟質自己。

當然仲要鬧七娥。我一早都知佢衰,但都諗唔到佢衰成咁。四屆特首,佢肯定最衰嗰個,法治、廉潔、社會安寧依啲都唔事必關民主事的價值都徹底破壞埋。一般市民死幾多個都冇所謂,警察同黑社會就唔出賣,當然仲有聽北京話,中聯辦比人丟嘢就譴責,黑社會周街打人就合埋眼睇唔到。

冇人性、善惡不分、禽獸不如的賣港賊,就係依班人,一個一個認住佢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