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警司督察曬證威脅司長:警方再犯五宗罪


【撰文:民間獨立調查委員會】

元朗事件後,署理新界北總區指揮官曾正科於7月25日召開記者會,承認當晚警員接報後39分鐘才到場,表現與市民期望有落差,但多次拒絕道歉。翌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會見傳媒時,被問及會否就元朗事件向市民道歉,他說:「如果為這事件我們的處理手法,我剛才說警方都指與市民有落差,我絕對願意就處理手法向市民道歉。」


 

 

 

張建宗這句「人話」算是令市民感到一絲安慰,豈料不出數小時內,大批警員竟在網上發起「張建宗不代表警隊」的「曬證行動」。其中,有肩章為一花一星的高級警司表示「頂天立地,問心無愧,何來道歉,張建宗不代表我」,亦有肩章為三星的總督察附上一紙文書,以「張建宗」為上款,問對方「你憑乜嘢代表警隊?」,並直言「張建宗一日唔落台,一日唔向全警隊道歉,全警隊同你勢不兩立!」。

網絡照片
網絡照片
網絡照片

7月21日元朗區入夜後有白衣人非法集結,不見警方及時處理;政務司司長對市民說一聲「對不起」,高級警司、總督察等卻迅速「曬證」,讓人見識警方原來也有高效率的一面。然而,有效率還有效率,沒常識還沒常識。眾位「阿Sir」卻繼元朗事件七宗罪後,再犯了五宗罪。

一、以下犯上

他們聲稱張建宗不能代表警隊道歉,但警隊作為政府部門,隸屬保安局,而保安局隸屬政務司司長。因此,以政府架構論之,若然警隊令市民失望,政務司司長絕對有資格向市民道歉。
 
紀律部隊講求紀律,連基本的從屬關係及官階倫理都未弄清楚,此等人竟然能坐在總督察甚至屬於憲委級的高級警司的位置上,可謂荒謬。

二、警隊干政

警隊向來以政治中立自居,但卻直接要求政務司司長下台,絕對是目無紀律。第一,雖然多名行政主務和政務主任也匿名發聲,但他們的要求是政府改善施政,或重申作為公僕的原則,而非直接要求官員下台——後者乃赤裸裸的政治參與。第二,該名總督察不只是要求官員下台,更是威脅表示「張建宗一日唔落台,一日唔向全警隊道歉,全警隊同你勢不兩立」,這絕對是干政。
 
香港警隊干政,有如在民主社會中出現軍人干政,是絕對不能容忍的事。以「全警隊」之名如此威脅政務司司長,不論是總督察或任何更高職級,均必須接受紀律處分。由此等人擁有合法使用武力的公權力,簡直危害社會安全。

三、發匿名信

根據《警察通例》第6章〈行為及紀律〉第22條,「警務人員不可發出匿名信件。此舉可被視為有損警隊良好秩序及紀律的行為。」以委任證和肩章為照,附上以張建宗為對象的文書而不寫下款,行為等同發出匿名信件。相關警務人員已經違例,有損警隊良好秩序及紀律。

四、發信司長

更甚的是,根據《警察通例》第12章〈文書處理與辦公室實務〉,除另有規定外,警務人員「不得就任何事宜直接致函行政長官、政務司司長、政府總部局長級官員或部門首長。有關信件須經由警務處處長轉交。」
 
警務人員雖然同時為普通市民,但既然擺出委任證及肩章,就沒有個人名義可言,其言行得遵守《警察通例》規範。對政務司司長發公開信,絕對違例。

五、盲目護短

7月21日晚警方姍姍來遲是事實,做不到15分鐘到場的服務承諾是事實,多名市民受傷是事實,整個社會感到失望也是事實。即使是署理新界北總區指揮官曾正科也承認要檢討部署。然而,多位「曬證」警員自詡「頂天立地,問心無愧」、「克盡己任」,毫無道歉的需要,等同認為他們的同袍不可能有錯。
 
然而,凡有常識的都知道,警察跟每一名市民一樣,都有犯錯和犯法的可能。警察投訴課、監警會和廉政公署的存在,本來就說明了警察也會犯錯和犯法。在元朗事件後,高級警司、總督察等竟然先入為主地認定同袍不可能有錯,這種盲目心態足以令社會質疑,當有警員涉及違例或違法時,其他警員到底會否秉公辦理。若然做不到,警務人員等同享有特權,警隊有如獨立王國。香港社會絕對不需要他們的存在。
 
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