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家長、銀髮族挺身「守護孩子」:希望可以用生命去保護佢哋


7.21元朗西鐵站發生無差別恐怖襲擊事件,有市民發起「光復元朗」活動,不獲警方批准,惟昨天下午3時起依然有大批市民到元朗「逛街」、「購物」,警民多次發生激烈衝突,警方屢次開槍、發射催淚彈等,有市民被打得頭破血流。好鄰舍北區教會發起「守護孩子行動」,希望到現場作緩衝,減少警民衝突流血事件。他們幾個人一組,每組由一個社工或醫生等專業人士,與幾位包括銀髮族、父母在內的普通市民組成,有超過一百名市民參與。

當警方抵達大馬路,示威者與警方開始對峙時,這群參與了「守護孩子行動」的人,身穿寫上「守護孩子」的綠色布帶,手持著一朵鮮花,嘗試在示威者和警察之間築起緩衝線,希望減少雙方衝突。

「守護孩子行動」參加者身穿寫上「守護孩子」的綠色布帶,手持著一朵鮮花,站在示威者面前。林倩茹攝

未幾,有示威者嘗試與他們協商,表明不希望他們站在警察和示威者中間,擔心他們的安全,又指年輕人或需要耗費更多力氣去協助他們。他們表示明白,於是乎向後退,留在示威者中間。在警方推進前,有人經驗不足,擔心自己會拖累其他人,選擇先離去,希望大家能夠安全。當警方推進時,又有媽媽走到前線,勸喻年輕人盡快後退。

約9時半,示威者企圖從朗日路撤退,一群「守護孩子」參加者再次手牽手,在示威者前方築起防線,與警方防線只有數十米之隔。「我哋頂唔到好耐架咋,叫佢哋快啲走呀!」他們只希望爭取時間,讓示威者安全離去。他們大部份人都只得一個薄薄的口罩,有的甚至連口罩都沒有,就這樣站在警方防線面前:「唔好扔嘢呀,扔嘢我哋死硬架!」他們明知道抵抗不了警方的武力,卻始終不離開,堅持與年輕人共同進退。大約10時,速龍小隊進入西鐵元朗站內清場,「守護孩子」團隊又陪同絕食者陳伯到場與警方協商,警方最終答應晚上不會再進入西鐵站。

他們大部份人都只得一個薄薄的口罩,有的甚至連口罩都沒有,就這樣站在警方防線面前。林倩茹攝

57歲的家庭主婦曾小姐表示,這是她第二次參加「守護孩子活動」。守護孩子,全因她心疼、緊張年輕人,被他們感動,又不滿政府做法。今日,除了會有警民對峙的情況,更有機會碰見黑社會,她很害怕:「驚㗎!點會唔驚?但驚之中,你唔出嚟自己過唔到自己。」她擔心自己的安全,更擔心這群年輕人:「我驚個啲青年嘅生命,我哋需要佢哋,我驚佢哋冇咗生命。」

環境混亂,她不知道自己能為年輕人做什麼,但她卻什麼都願意做:「如果有啲高危嘅時候,我希望我可以用生命去保護佢哋。」她甚至願意以自己的身驅,為年輕人擋開危險。她說,自己並非不害怕,但她的女兒已經離開了,她哽咽說:「我嘅生命好似...既然係呢度都好似獻世咁,不如唔好哂咗佢,哈哈。」因此,如果真的有必要,她願意代替年輕人受苦。

記者不禁感嘆,母親很偉大,她說:「因為我睇到佢哋(年輕人)都好偉大。」從這群抗爭的青年裡,她看到自豪,感受到驕傲,她見過很多年輕的示威者,站在前線:「個種付出,個種齊心,真係好偉大,我哋需要佢哋保護香港嘅繁榮、民主,我哋好渺小。」

有的人第一次穿戴防具,不太熟悉。林倩茹攝

今次是趙太第二次參加「守護孩子行動」,原因很簡單,只希望守護孩子,成為緩衝區。今天,她已經吃過一次催淚彈的苦頭,但她仍然繼續留守現場:「唔怕!有咁多裝備,有濕毛巾。」她戴著眼罩、口罩,自豪地說,自己沒受到什麼苦。口裡說沒關係,心裡還是很害怕:「驚,緊係驚啦,咁嘅環境!咁你驚都冇辦法架。」問到是否擔心警察對老人家也使用暴力,她說:「預咗啦,佢幾時留過情啫。驚咗冇用架,要保護啲年輕人。」但她仍沒有要離開的念頭。

趙太說,即使不知道自己能否幫就得上忙,也希望能夠與年輕人同在:「起碼精神上支持吓佢地啦。」她又說,這些年輕人很乖:「佢哋冇搶過金行、打傷過平民,佢哋唔係暴徒嚟㗎嘛!佢哋為自己爭取咋嘛!」她本來沒有對警方生氣,認為各為其主,但7月21日的元朗黑夜,徹底顛覆了她的想法:「我個晚嬲到直頭想同佢地博命,我真係希望自己都係個度。」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