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官警黑大龍鳳


【撰文:何巽權】

香港黑社會與政治關係的公開化,始於2012年的「小桃園飯局」,此後這現象在梁振英参選期間和自他出任特首後,情況愈演愈烈,例如有黑社會人物参與撐警遊行、捐款給入獄的警務人員、及在「佔旺運動」時參與清場等的活動。

 

本年7月21日,西鐵元朗站黑夜更發生涉嫌黑社會人物,進行危害市民生命安全的嚴重暴力事件。一大批手持棍棒、鐵通的白衣人,衝進站內及車廂,不由分說襲擊身穿黑衣的市民,後更惡化為無差別的見人就打,致不少傷者頭破血流。多名市民先後打電話報警求助,結果不是打不通,就是聽到「驚就唔好出街」的回覆。

那些白衣人逃之夭夭後,相隔約大半小時防暴警察才出現;又在防暴警察撤離後,再發生最少兩次白衣人集體毆打市民事件,斷斷續續接近兩小時。直至凌晨一時左右,部分白衣人再次聚集在西鐵站附近的南邊圍村,手上仍持有棍棒,警方則在附近戒備,但並沒有拘捕任何人。在電視熒光幕,更見到一個手執鐵通的白衣人經過,在場警員竟任由他施施然進入南邊圍村;另外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當天晚上曾在元朗西鐵站出現,並與大批白衣人握手;更奇怪的是當市民到元朗、天水圍警署報案時,報案室卻竟落閘不應,因而「警方默許黑社會打人」的指控不脛而走。在翌日的記者會上,更有記者質問特首和警務處長,21日晚元朗發生的暴力事件,是否一場「官警黑大龍鳳」?經此一役,連不少原本支持政府的 人,也都對政府和警察是否有能力保護市民產生疑慮。

香港是次黑幫在元朗的所作所為,不禁令人想起本年初,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在酒會上曾說:「對觸碰國家底線的行為零容忍,讓愛國愛港愛鄉的正氣主導新界、引領香港。」本月(七月)初,他在元朗十八鄉鄉事委員會第25屆執委暨村代表就職典禮上又說, 「唔會畀佢地(反修例人士)入嚟元朗搞事。」 

 

這令我聯想到國內不少地方政府,常利用黑幫勢力進行收地,欺壓無辜市民,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時,當局則推說是黑幫所為,與政府無關。有關問題,似乎與中國國情有着非常密切的關係。根據林和立 〈中共不敢公佈的維穩開支〉 透露,中共今年(2019年)公共安全支出,即維穩費是1797.8億元,僅為軍費預算1.19 萬億元的15%左右,但根據《21世紀經濟報導》引述同樣是官方發行俗稱「圖解『國家賬本』的數據,公共安全支出佔今年235244億元的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5.9%,即1.39萬億元,比公開的軍費還多。維穩費主要用於對所謂「新黑五類分子」,包括異見人士、維權律師、工運領袖、地下宗教人員等進行24小時監控。難道當今國內地方政府與黑幫勢力共同合作的現象,已在香港萌牙發展了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