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擺明FF唔駛FACT CHECK)林鄭講人話


【撰文:澤世老師】
 
筆者按:這篇文章是我以穿鑿附會手法猜度林鄭的心路歷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各位市民:
 
我是林鄭月娥。大家都知道我求學時期經常考第一。適應殖民地時代的去政治化課程很容易,就是揣摩標準答案,配合不錯天資與好記性的話,成功入大學不算難。完成學業後,我爭勝心強,順利扶搖直上,終於爬到特首高位。

選舉委員會宣布我以777票當選特首時,是我人生的巔峰,我這個笑容真是發自內心的。美聯社

我的「好打得」稱號,來自我清楚如何利用遊戲規則為政府完成任務。例如清拆灣仔囍帖街、佔領運動與學生對話等,如果真的不能硬來,那就以暫緩、拖延換取時間空間避風頭。這是往日打壓社會運動的「標準答案」。
 
成為特首後,所有現行制度、客觀環境都似乎對我有利:有中央撐腰(例如選舉工程機器、主動釋法)、有中聯辦「協調」、優厚儲備、有公安條例加持的忠心警隊、有只接受虛幻條件(「和平、非暴力,要求示威者預期及接受懲罰」)公民抗命的法庭、與行政機關合作無間的建制立法會、中立等於支持政府施政的輿論氛圍、無法接受透過暴力制衡暴政的良好市民、親共媒體一再抺黑反政府陣營受外國勢力資助、社會運動因內鬥加上市民冷漠而陷入低潮……

自以為一手好牌

於是我以為特首這份功課似乎比求學時代的考試更容易:批出一點點儲備改善教師待遇,就可壯大親政府教育團體、收編新入行教師,洗去以往剝削教師的形象;公民社會對DQ、一地兩檢毫無反擊之力;建制派資金到位、略耍手段就勝出DQ後補選,反對派還爭持於應該在體制內還是外抗爭、攻訐參政者為名利、污衊違法者為內鬼;派錢甩轆、高官僭建醜聞、基建出事、豪灑公帑與商家共謀,完全無損我分毫。
 
到了反送中條例草案,我既然有良好「初心」(大家都知道真正的初心是為中共服務吧!),加上有如此制度給我一手好牌,那些不成氣候的反對聲音當然是「廢話」。我有自信唯利是圖的商界沒可能站在反政權一方——反政權等於支持港獨嘛!根據「標準答案」,既然夠票,我當然不用理會百萬人和平遊行,更應該要速戰速決硬來。條例一旦通過,司法機構只服膺於法律,當然毫無抵抗之力。當行政權與立法權合作,司法獨立也無補於事。

612後沒有回頭路

我以為好似一地兩檢這一役,今次逃犯條例也可以數夠票就過,估不到6.12警察施放的催淚彈,比4年前雨傘運動時還要多。周滿鏗攝

我的確誤判了青年的決心。你們承接年前被硬生生壓下的怒火,突破了違法與暴力的心理關口,死命圍堵立法會。612一役後,我已注定沒有回頭路:與各界共治利益夥伴拍心口條例一定過的承諾注定落空,往後每步退讓都會出事,一旦處理不當,我的下場會很慘。
 
我也料不到,我的策略一再被社會上有識之士看穿:上電視營造「嚴而有愛」的慈母形象,暫緩取代撤回、找學生密談、凌晨記者會……都被你們批評得體無完膚。我還自以為「警民互鬥」行得通,利用市民害怕暴力、恥與違法者為伍的心理,邊緣化激進示威者。

示威者一再將計就計

不過你們竟然將計就計,讓記者捕捉違法行為中的光輝時刻,立法會議員衝入對峙中心爭取道德力量,以次等武力與警方交鋒逼使警方失控爭取輿論,和理非集會者納入「不起訴示威者」為訴求,變相鼓勵激進者放膽去做。反而,警方執法時一再出醜,愈來愈少市民同情警察面對巨大壓力下犯錯,現在還要面對警黑合流、誤傷平民、放生「同路人」等指控,公信力一再下降。
 
我在抗爭者的合作中見到團結、信任、體諒。相反,我的共治伙伴盡是窩囊,只以利益聚首。你們的初心比我們管治班子純潔得多。我的確有點嫉妒。
 
事已至此,我身陷其中,身不由己。我不可能公開說被中央擺了一道,辭職難以獲批。我只能用盡一切可行辦法自保,策略上當然選擇倚靠可合法使用武力的警隊。你們說得沒有錯,我是「合法地」躲在警權後,會用盡一切辦法「不出賣警隊」,期望熬過任期結束或者民意翻盤,就可以當無事發生過。
 
我清楚這是不歸路,隨時會被警權反噬,但我別無他法。所以,別妄想我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了!就算萬不得已要成立,我也會安插親政府入士加入,還有很多手段阻礙搜證。對呀,這是大家熟悉的暫緩之計。

我已身不由己

7.1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後,我凌晨4點開記者會,想從國際輿論扳回一城,但從攝影記者拍到我面如死灰就知道,我又失敗了。美聯社

我已鑄成大錯:或許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已被我動搖,社會被我撕裂,警察失去公信力嚴重後果將會陸續浮現,年青人因我而自毁自殺,公務員割席、蘊釀罷工,商會也開始因為連日示威影響他們利益而動搖立場……
 
要預視到這些後果,需要認清身處制度的缺陷與盲點。不過我沒有這樣做,因為我以往並不需要它們也取得成功。我成於制度所扶植,敗於制度所蒙蔽。我現在縱使醒覺,但騎虎難下。
 
我除了警權還有甚麼?我還有殖民地時代港英政府所豢養的、穩定搵食壓倒一切的市民,以及既得利益、在明在暗的集團做籌碼,確保他們支持警察採用任何手段執法。你們每違法一次,我就會像錄音機般於記者會不斷重複「讉責暴力」。
 
我還有DQ絕招,加上選舉工程資金充裕,讓反對派難以在任何選舉獲勝。只要能獲取中央信任,我就可繼續免責。我還會說服中央你們都是通敵賣國、意圖推翻國家政權。我希望中央政府盤算過後,覺得我還有利用價值,那我就可以自保。

我的忠告

如果你們真的想扳倒我,真的不想見到暴力,真的不想年輕人對抗警察而受害的話,以下是我的忠告:鼓勵盡量多人,每人在自己崗位、社區上,向不平不公、有違良知的事情告知大眾、和平抗爭,以至商鋪罷市、打工仔罷工、學生罷課,不要再怯於虛幻的「上位機會」、「保飯碗」、「槍打出頭鳥」、「政治中立」等等枷鎖。正正是這些枷鎖,滋生了我這類只求自保、無視反對意見、有權盡用的官員敗類,逼使年輕人拋棄了社會教導他們的標準答案,憑自己的良知,甘於踩鋼線冒險。
 
年輕人如我一樣好勝,不要妄想可以勸阻我們,也不會輕易罷手言敗。你們只有號召更多反政府的人站出來,警察才不敢妄動,甚至會倒戈反我。當年輕人見到我等當權者火頭處處,一眾市民願意勇敢暴露反制我們的槓桿,判斷不再需要透過武力也有勝利的希望時,他們才會罷手。

還記得香港核心價值嗎?

香港人不會忘記獅子山精神。照片由讀者謝先生提供

午夜夢迴,反覆思量:甚麼是香港核心價值?2004年6月7日,曾有社會人士在報紙刊登聯署《香港核心價值宣言》,列舉以下價值:「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公平公義、和平仁愛、誠信透明、多元包容、尊重個人同恪守專業」。
 
梁振英在2012年香港行政長官選舉的勝利宣言,講過核心價值是「法治、人權、誠信、廉潔、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集會自由」。真像笑話,是嗎?

各位市民,可以趁今次機會,把更多香港的問題解決掉,彰顯本應屬於香港的核心價值嗎?我已無藥可救、泥足深陷,只期望你們日後可以將我的失敗寫成從政者的教材,向後代解釋我的所作所為、以至這樣的政治制度為何會破壞法治、破壞互信、破壞良知。
 
若是如此,倘若我他日壽終正寢,也可瞑目。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