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杜汶澤:俾班細路知道,你係支持佢就夠


 

7月5日早上9時多,一開facebook就看到杜汶澤流著涙直播:「咁多香港人都無放棄,你唔可以隨便放棄,你覆我WhatsApp好唔好?」看著看著,涙也跟著流。

事源那天凌晨約1時,一名23歲青年在facebook寫道:「對不起。香港人加油」、「好攰,我真係撐唔住」,引來大批網民關注。早上,杜汶澤獲節目導演通知,該名青年是節目Fans Club會員,杜汶澤知他自細在粉嶺出沒,於是立刻駕車趕去,但青年的電話一直打不通:「我一時人急情緒波動,諗住開個fb live 搏佢睇到,叫佢打番俾我。」結果,該名青年真的看到,跟他聯絡上:「佢唔肯放棄自殺,但俾我見最後一面,佢(車内)塞死氣喉,後來知佢係自己推開車門,有人見佢暈咗叫白車。」杜汶澤跟白車同一個燈位到現場:「去到見到佢,一齊上白車,同佢去醫院,又同佢阿媽傾咗陣。」青年最後獲救,即將出院,杜汶澤會約他吃飯。

杜汶澤說,他從來關心的並非政治,而是受迫害的人。

與政治無關

杜汶澤說他的關心,與政治無關,純粹擔心這場運動,為年輕人帶來心靈創傷後遺症。「有記者問,那青年係咪因為『反送中』自殺。我話,個人唔會只因為一個問題,因為每個人情緒承受刺激都有一個點,一定有好多問題,但只要1% 關事,因為覺得社會不公、欺壓,令佢有放棄生命嘅念頭,都係社會責任 。」

早前接連輕生的消息,令人心痛,杜汶澤也在想能做點甚麼。「年輕人需要有人支持,因為成長路好孤獨。」他也自省:「以前我係怒罵,一味鬧,而家我發覺,咁樣係幫唔到件事,只係會多咗怨氣。」他自言讀書不多,只好靠人脈,「我搵咗兩位心理學專家,又搵人搵咗班細路,透過活動,可以同佢哋有個對話,等佢哋有抒發機會。我從來唔覺得幫人嘅數量要好大、唔需要貪心,幾個幾個開始傾。」他還聯絡上黃秋生:「希望佢搞啲戲劇課程,唔係學做戲,而係透過學做戲得到心理治療。佢都話第一份工就係去監獄教戲劇。我覺得我每日發個facebook post, 都係心理治療嘅工作,(網民) 睇完爽啲。」

杜汶澤是其中一位被內地封殺的香港藝人。第一次是因為他參加了2003年七一遊行。「八九六四都有去遊行,但03年反23條那次,第一次被列入黑名單,嗰時我係兩年。」他說當年是獲「通知」封殺年期。

他形容過去自己「唯利是圖、貪慕虛榮、貪威識食」:「一個好typical嘅artist,跟其他成功的藝人一樣。」以前,他從不關心社會、不愛看新聞:「敘利亞新聞十幾年都一樣,細個睇同大個睇都無變過,香港都係咁;恒指跌到咩咁,我就大把錢;恒指升到『巴巴聲』,我就窮到死。關我咩事?外圍因素對我都無影響,我唔關心社會,我比較關心我嘅事業、我嘅名望,夠唔夠威,有無錢。」

直到2012年政府有意開設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掀起反國教運動。「一聽就覺得唔得喎,即係『恰細路』。正常一個人只要有同理心,就會諗到:『洗腦喎,梗係唔得啦。』有時見啲網民留言質素,論點、邏輯,全部因為洗咗腦,洗腦對人係好嚴重嘅事。」杜汶澤記起有年與馮淬帆在北京拍戲:「唔記得見到咩,忍唔住同馮淬帆講:『中國人又話禮儀之邦,點解會咁㗎?』佢 (馮淬帆) 答得好清楚:『嗰啲唔係中國人,係經過蘇聯共產黨洗腦嘅人 。』」他支持「反國教」純粹出於:「覺得學生好值得保護。」

杜汶澤協助救回有意輕生的青年後,有感要多關心年輕人的心靈創傷。(網上截圖)

純粹為保護學生

杜汶澤被大陸全面封殺的導火線是2014年3月,他在社交平台發文撐台灣太陽花學運:「當時睇到『五月天』有個隊員講咗啲嘢,(內地) 網民就鬧佢,我心諗人哋維護自己 (屋企) 都唔得,呢啲咪洗腦洗番嚟囉。」結果,他的言論激起內地網民千重浪。

「我一直唔關心政治,香港係咪有真普選,我唔係咁關心,我言論從無一句係嗌過真普選,我只係比較關心被迫害嘅人。」2014年9月28日,他眼見警察打學生的場面,心傷亦心痛:「好多人會講世界各地有示威嘅地方,差人都係會咁,但唔代表我可以接受。當時情緒衝擊好大,發表咗好多唾罵政府同差佬的言論。 」

雨傘運動期間,他現身金鐘佔領區表示支持:「最好笑係有人話我去搵何韻詩返屋企,點知佢又唔聽我勸,搞咗個咁嘅爛gag。」他笑笑口說:「最記得係當年買咗幾枝好貴嘅香檳,話梁振英落台就開嚟慶祝,但到而家都未開。」不過,他就自2014年起,再度被列「黑名單」。

杜汶澤說,一旦被列入黑名單即「截斷所有米路」:「因為 CEPA開始有中港合拍片,香港大部分電影都係靠大陸市場。唔俾人用你,基本上就無飯食,至少唔可能有以前嘅收入。」他最後一套合拍片本來是《賭城風雲2》,最後卻被飛起:「(導演) 王晶未割席前話片酬加到400萬。嗰時一年平均拍七、八部戲,一年可以搵3000萬,封殺咗5年,咁我無咗一億啦。不過,我一路同自己講唔好咁諗,呢啲係我未搵到嘅錢,不過搵唔到。」

 人人被「送中」

談到《逃犯條例》修訂,杜汶澤一直關注:「因為關我事吖嘛。(上傳) 六四酒樽都坐幾年,如果我哋言論追溯番,仲唔係尋釁滋事 (罪)?坐幾年,出番嚟都痴咗線啦。」、「點解人人去遊行?因為好多老細都無話唔俾伙記去,因為佢哋都驚吖嘛。當你知道你唔熱衷政治,政治都有日搵上門,你就知班細路係度做緊咩。」

他冷笑一下,然後說:「而家仲支持『送中』,一定係好窮嘅人,連大陸市場都無。同埋一定學識水平好低。大陸係點做生意㗎?食飯飲茶灌水、俾煙仔,去夜總會,買塊地,要洗幾多錢呀。邊個唔使坐監?咁樣都仲話支持,你梗係貨真價實嘅本土派,大陸一間廠都無。」反送中掀起的社會運動,至今將近兩個月,市民對林鄭政府失望至極:「大家都太天真,以前我哋50萬人遊行,可以推個特首落台,可以推翻23條,今次200萬人上街都唔得,就覺得好失望,因為用咗常理去判斷形勢,以為佢應該都落台啦。」

《金融時報》報道指,林鄭曾請辭但遭北京拒絕:「如果報道講嘅係事實,你睇到佢 (林鄭) 係發神經嘅,佢唔係搞番好個問題,唔通喺度發緊晦氣?真係解釋唔到佢做緊嘅嘢。 」 他批評沙田衝突,是置前線警務人員於死地:「只能夠話警務處高層陰毒,唔只罔顧學生安全,仲置伙記於死地;紀律部隊無選擇權,點諗都要服從上級。商場又唔拉得人,仲叫伙記入去,喺街就話非法集結,去商場犯咩法?入去周圍打人又唔拉得,唔係博啲細路打差人,博咩?」

「如果前線警務人員都仲咁仆心仆命,係戇鳩。 學生為社會,係自發性,咁你哋為咩呢?都係為嗰兩三萬,咁算啦。我相信有啲警察係有嚴重暴力傾向,知識水平低,控制情緒能力低,又擁有攻擊性武器、認同感低、心理陰暗面好大,唯有叫同學小心,呢啲人好可怕。」

周日(28日)的上環衝突後警方拘捕至少49名示威者,就傳媒直播所見,警員粗暴腳踢已被制服倒地的示威者。杜汶澤表示理解警員執行職務的難處:「啲細路犯法,你當然可以拉佢啦。問題係,佢已經被制服,呢啲係好過份嘅行為。啲細路抗爭會知道自己嘅成本同代價,你拉佢無問題嘅,但佢老豆老母生佢出嚟,唔係俾你打嘅。」

《空手道》(2017年)是杜汶澤最近期的一齣自導自演港產片。 (劇照)

「香港都有錢搵、都搵到錢」

杜汶澤說,慶幸被封殺:「香港人有種迷信,係要公眾人物代佢發聲,我覺得個expectation 實在太大喇。大部份藝人都係學歷低、知識水平低、情緒混亂、社會意識低嘅一班人,你想佢幫你咩?佢淨係識法拉利出咩新款㗎咋。」對於譚詠麟、鍾鎮濤站台撐警:「佢哋係真心膠,阿倫每日淨係關心食啲乜,你睇下佢個肚腩,佢哋係好typical 嘅廢佬。鍾意聽佢唱歌同佢人格有咩關係?點解覺得譚詠麟係變咗呢?你又識佢咩?或者佢一路都係咁。鍾鎮濤咪講咗囉,佢唔明啲後生講咩,你唔識佢,我識佢,佢人好nice、心地好,但係個好蠢嘅人;明星唔使聰明,佢靚仔、佢唱歌㗎嘛,大部分明星都係蠢,聰明都做咗生意啦,你睇古天樂。」

「我覺得自己好好彩,如果我唔係俾中華人民共和國封殺,我都仲係做緊嗰啲人。」

杜汶澤,中學畢業於拔萃男書院:「張宇人夠係囉。」然後又細細聲說:「我一路好慶幸盧偉聰係喇沙嘅,啲英文差到咁。」哈哈一笑後,他認真說:「做番個人,腳踏實地嘅感覺好好。我唔可以代秋生講嘢,但佢而家個人都充實好多。我睇佢《淪落人》做得好好,我好斗膽打俾佢,我話:『秋生,我覺得你做戲進步咗,唔知係咪你無做呢行嘅關係呢?』 佢話,係喎真係喎。」

遭大陸封殺5年,總不能坐食山崩:「一個同事喺一間公司5年都會好熟習,我都封殺咗5年亦好experienced喇。」沒有電影拍,他想起自己的出身:「未被封殺前,自己做咩?同吳君如做電台節目,嗰時都搵十皮一個月,講緊係幾年前,住加多利山,無穿無爛。」絕處逢生,他於2018年3月開設網台「杜汶澤喱騷」,至今Facebook Likes超過74萬,節目有廣告贊助。

「我睇到光頭Bob ( 林盛斌) 嘅新聞,佢拍過咩戲、大陸邊個識佢?佢都住加多利山、戴金勞、揸Benz啦,幾勵志!證明香港都有錢搵、都搵到錢,做咩要妄自菲薄?每個人都有自己崗位,我以前做電台,就係每晚做live show,我又識煮餸,點解唔上網教人煮餸? 佢 (內地) 無嘢可以封殺到你。」

問杜汶澤有甚麼話想跟林鄭說,他只想「車」她一巴。

兄弟爬山   各自努力

杜汶澤認為,一支軍隊各人有不同崗位:「每個人能力都唔同,應該做好分配。我好欣賞何韻詩,佢又生得靚、唱歌好、英文又好,咪去聯合國為香港人爭取人權囉;我就選擇做軍醫,諗啲方法幫大家療傷。」他特別關注年輕示威者心理創傷後遺症,所以近日找來心理專家,與年輕人對話,不讓他們感到孤單。

「我做網台,繼續拍多啲搞笑節目。」他說,剛看過100毛舞台劇《大辭職日》:「唔知點解覺得特別好笑,可能太耐無笑過,我嗰日都好開心,雖然係短暫嘅快樂。我覺得做搞笑都幾好,張飛賣到$580、$680,雖然我係免費,但要俾錢都抵,笑番晚。」他說自己商台903出身,信奉「在晴朗的一天出發」宗旨:「嬉笑怒罵、與時並嘴。」希望透過「杜汶澤喱騷」,為大家帶來歡樂, 疏導情緒。

杜汶澤有感而發:「自己都有反思,以前嘅言論係咪激勵咗人去衝,慫恿咗啲人,令佢哋受傷?我而家言論無以前咁令人產生負面情緒。你俾年輕人知道,你係支持佢就夠。我哋大人要負責任呀。叫人衝,俾班冚家剷打L死咗點算?你叫人唔好衝,個未來係你嘅咩?未來係佢哋㗎嘛!兩樣都唔應該!俾佢哋知道,你係支持佢已經夠好!」

攝影:Lew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