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夫婦移居英國小鎮 享受慢活


 

「細個」和「阿妹」人到中年,夫婦2014年初希望找尋慢活的樂趣,考慮移民英國小鎮,現於當地過著恬淡悠閒的生活。最近香港爆發反送中風波,他們嘗試向當地傾向保守親中的華人講述香港的實況,並以較客觀的態度理解各方立場。

「英國華人團體的確有關注事件,然而以親中立場為主。大部分華僑已離開中港很久,未必能掌握兩地真實的近況;時有討論,卻沒有積極行動。我們這一輩唯有一人一把口向其他華人陳述事實與片段,這是我們可以做的,」細個表示。

阿妹則稱:「英國傳媒有報道《逃犯條例》連串事件,但若有香港人以為是『高度關注』,那我想應該不算了。」

在倫敦的港人早前參與反送中集會。

兩人5年前離港是為了嘗試過新生活,政治因素不算主因,因此修例風波對他們繼續留英的決定沒有影響。雖然他們慶幸有機會離開,但仍對香港情況感到無奈和更悲觀,由於回歸是既定事實,只望港人能以和平理性的遊行表達訴求。

留港港人需要包容

阿妹不願見到香港分化批鬥:「我最大感受是港人在政治立場上沒有包容度,社會分化不再限於政治場合,而是引伸到個人攻擊、非友即敵。我站在年輕人一方,卻不明白為何要杯葛譚詠麟;何以說何韻詩是因為高尚情操而站在國際台上表達立場,而譚則必定因為威迫利誘而站台、或是過於愚蠢?為甚麼一個人的政治立場會全然取代他其餘的價值?即使同立場的人士也缺乏包容,譬如我欣賞一位教徒對民主的付出,但她在臉書質疑別人只在聖殿內祈禱,卻造成不必要的壓力。失去包容度,容易變成批鬥。」

「由於對手是共產黨,我不太相信雞蛋能推倒高牆。即使今次政府讓步,但十年後、廿年後呢?回歸50年後,結果不也是一樣?鐵般的事實是:香港是屬於中國的。」

「港人若能離開,便著緊安排;若不能離開,就要有更包容的心。或許不能包容政府,但要包容其他人的政治取態,否則社會更分化,自己也不開心,」阿妹說。

細個相信一人一票:「從前有人以為不理政治便不會受到影響,現在應該否定那種想法。港人可透過一人一票將支持惡法的議員踢走,另未來年輕人的政治敏感度將加強、多討論政治,如可令中央改善對港政策、或令台灣反省其政策是否過於親中,那麼台港兩地也有得著。」

英國小鎮是慢活的理想地。網上圖片

破斧沉舟   嘗試慢活

細個和阿妹2014年上旬開始考慮移民英國,年中決定申請,當時佔領中環還未開始。細個因為有歐盟成員國護照的身分,不用填寫表格已可以到英國居留;太太以配偶身分申請,僅僅兩個月已經申請成功。之後兩人賣掉房子、辭掉工作,於2015年中旬離開香港,直奔英國。在此以前,阿妹根本未曾去過英國,細個則曾到當地遊玩,不過已經是20多年前的事了。

為甚麼要與故地一刀割斷、破斧沉舟?

阿妹春天時說:「香港的紛爭越來越多,社會空間愈見狹窄。我們的生活不斷被內地人同化,彼此文化有異,我不想磨合。早知香港會變,只是變化比想像中更快;而變化的原因,都是我無法控制的。公平公義的社會一去不返,以前對民主還有遐想,以為示威遊行可以帶來改變。可惜佔中的結果,顯示提出意見不但不能帶來改變,反而催化我不想見到的變遷,空間進一步收窄,令人失望。」

細個亦表示,近年香港的言論與思想空間均不斷收窄,勇於提出意見的人士面對刑責後果,社會進入秋後算帳的時代。熟悉內地情況的他稱,眼看香港從一個國際金融中心,慢慢走向近似內地講求關係與人治的社會。他反問:「如果香港漸漸失去自己的特色,最終變成深圳一個附屬區,你認為如何?」

香港令人擔憂的情況,正是細個要離開的主因。其次,他亦希望見識外面的世界,於香港營營役役工作20多年後,嘗試慢活。

阿妹則稱,香港情況佔她離開原因約三成左右,最主要的七成是經歷長輩離世後,體會到人生苦短,要多作嘗試:「以前老華僑不懂英語也能在外國生存,我們去外國沒有甚麼大不了。賣掉香港的房子,就是希望沒有退路。我們兩人同作離開的決定、一同出發,對生活要求的底線也很低,總不會餓死的!」他們並表示,英國當地的香港家庭十之有八是為了逃避香港教育而來。

由於兩人不需要照顧長輩或小朋友,而且在香港屬有樓階級,於過去十年香港樓市升勢中受惠,因此經濟負擔也算比較輕。他們的性格不特別愛熱鬧,也就不用擔心在彼邦會覺得悶。

經過一輪資料搜集後,兩人毅然放棄穩定的工作。賣掉香港的房子,將之清理得乾乾淨淨、空空如也,那一刻的感受特別深刻。畢竟,那是兩人曾經苦心經營的、香港的家。

英國投票脫歐,對細個和阿妹來說卻是晴天霹靂。美聯社圖片

租出房子利潤達七厘

別過香江、落戶英國小鎮。可是,在英國如何維持生計?

他們先找房子自住,安頓過後,再多買另一間房子作出租。在小鎮投資房產、再將之租給數名留學生,利潤竟高達五厘甚至七厘,足以維持兩人的一般開支、做好入息保障。他們間中亦受港人委託幫忙買賣及管理房子事宜,從而收取少許費用。兩人經營網購,同時希望能按個人興趣以小本形式經營熟食生意。過往擔任文職的夫婦現已經成功考取當地食物衞生牌照,只是未解決其他較為複雜的牌照問題。

兩人在小鎮的生活也羨煞旁人,除了做好租務管理外,平日就是上健身室、料理家中花園及飼養寵物。他們形容,這就是簡單慢活、悠閒、愜意。

移民不會贏盡  必定有妥協

數年來,他們已經在鎮內認識了超過100個朋友,大部分為華人教會的教友,其中約40多人更為經常見面的相熟朋友。「在家中與朋友聚會,每家各帶來一碟菜式共享,一談就是一個晚上,可以深入交流。也會掛念香港的朋友,不過其實大家在香港的時候太忙碌,也甚少有見面機會。」

說到底,生活、交友也不成問題,總算落地生根。收入的確比以前少,從前的工作經驗亦未必用得著,於是減少消費與外遊。「不會贏盡,一定有妥協。」兩人異口同聲道。

細個說:「以前在香港,不少人每幾個月便要買新的『包包』、爭相購買最新相機鏡頭等潮流物品,總之人有我有。現在心態不同了,在這裡不用與人比較;家居空間大了,也就不用常常嚷著要外遊。」

「離開香港後,自己的世界觀有了變化:以前以香港為本位,覺得香港人很優越、有競爭力,並且認為要出人頭地。現在發覺世界上許多人也有其長處,我在英國遇到的人,無論是印度人、馬來西亞人還是內地人,在不少方面都比香港人更有競爭力,譬如能操多種語言、少時離家獨自生活、適應力強等;香港人的世界觀卻較為狹窄。」阿妹表示。

兩人對英國有讚有彈,他們欣賞英國人有紳士風度、對人信任,而且教育重視創意、環保意識高。與此同時,當地人做事效率較低、「騎呢」情況無奇不有,部分更敷衍了事,而銀行職員在一次見面中不會處理超過一宗交易。在講求效率與表現的香港,這些情況是不會出現的,但兩人現已習以為常、見慣不怪。

香港,無法回到過去。周滿鏗攝

仍是香港人

離港數年,他們對香港的情況瞭如指掌,一直留意香港新聞,反而自覺對英國新聞的關注度不足。對於香港現況,他們仍然有切膚之痛:「感到氣憤、唏噓和可惜。」

那麼,他們覺得自己是英國人、中國人、還是香港人?「是英國的華人,來自香港。我是香港人。」

「當日英國投票脫離歐盟,對我們來說真是晴天霹靂。本來在英國住滿五年就可以申請入籍,現在則是未知之數。我們不會操其他歐洲語言,是否會轉往其他歐洲國家居住,尚未知道。幸好我們有信仰支持,相信一定有辦法,現在先繼續享受生活。」

「我們不會選擇回流香港,香港對我們來說已經不是回頭路。」為何?

細個答道:「習慣了更大的空間和自由,不能倒退。」

倒退,這就是港人面對的現實。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