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你和藍絲及韓粉的距離沒有這樣遠


最近香港和台灣都有大事發生。在香港,當然是反逃犯條例的運動。在台灣,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流氓韓國瑜竟然背棄高雄,不知廉恥地去參選總統選舉。提及這兩件事件,不得不提在背後的民眾是如何看。

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正式獲得國民黨提名參選明年的台灣總統大選。美聯社

在香港,通常反建制、親民主的,都被稱為黃絲;相反,擁護政府和共產黨的,就稱為藍絲。

而在台灣,通常比較價值開放的,都會支持蔡英文或其他政黨;相反貧窮、年老、學歷低、收入低的人,就比較追捧韓國瑜。

無論是香港的黃絲,還是台灣的開明派,都好難理解為甚麼會有藍絲和韓粉的存在。不論是藍絲,還是韓粉,都有一個特徵,就是不可以理性討論問題,當討論的議題稍一批評中共、特區政府,或者韓國瑜,這些人就會氣急敗壞地發瘋。

而且他們很喜歡相信那些對中共、特區政府,或者韓國瑜持正面態度的假新聞,對於批評香港泛民和民進黨的偏頗新聞更是照單全收。對於批評中共、特區政府,或者韓國瑜的新聞,他們就會瘋狂地反對。

回到今日的主題,無論是像我們香港這些黃絲,或者在台灣明知韓國瑜是騙子的年輕人,自然是很慶幸自己能明辦是非,不被人瞞騙。但是,最近我靜下來想,這些藍絲和韓粉,其實他們的先天基因,智商情商差異和我們應該不是很大,他們偏執地相信中共和韓國瑜,真是用腦殘和自私自利就可以概括?

我們,和藍絲及韓粉的距離,真是有這樣遠嗎?還是在人生不自覺、一剎間的抉擇,就決定了我們的分歧?「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就以我為例,若果人生的抉擇稍一不慎,現在我可能就會日日看《東方日報》、《大公》《文匯》(香港的親中共報紙)、日日支持特區政府和中共,變成了愚蠢的藍絲。

若果,我在中學沒有遇到開明的老師,或者我在中學會考失敗了,或者在高考失敗後沒有去讀大專,其後升讀大學;我就可能要出來工作,在高工時、老闆壓迫、低人工資的情況下,我可能就染上酗酒吸煙的習慣,日日都只是看TVB或親建制的媒體。

在缺乏吸收人文知識的機遇下,政治智慧貧乏的我,就會聽信TVB和親建制的媒體的洗腦下,擁護起中共,聽信假新聞,甚至會說出令人髮指的荒謬言論。

但幸運的是,我遇到開明的老師,又能順利讀到大學,在讀書的空閒時間,我有機會吸收不同的人文學科和社會科學的知識,讓我能夠辦識甚麼人在胡說八道,因此,我才沒有變成藍絲或韓粉。

但是其他人,包括我們的父母或長輩,就未必有這樣多運氣。他們也許很早就失學,或者不適應填鴨式教育而讀不了大學,很早就要出來面對弱肉強食的社會。他們沒有甚麼同理心,也不太懂甚麼政治哲學,只能相信保護自己,叢林法則。

然後,他們在上班因為工時過長,也沒有甚麼機會去吸收知識增進自己的智慧,只是被動地接受大眾媒體的餵食,媒體教他們相信甚麼,他們就相信甚麼,自然,他們也缺乏一個公民的素養去判斷是非。

因此,當中共、韓國瑜等打扮成救世主的姿態出來欺世盜名,他們就沒有抵抗力地去追隨擁護。因為,韓國瑜或中共成功欺騙了他們理性虛弱的大腦,攫取了他們的感性思考。

我們和藍絲及韓粉的距離,真的有這樣大嗎?若果,我們沒有充足的時間了吸收知識,了解真實和是非,甚至連接觸的機會也沒有,我們真的不會惡墮成韓粉或藍絲?

正如馬克思所說,人一出身並不是意志自由,是我們的社會關係決定了我們的價值觀和思考,但是,這也可以樂觀說,只是扭轉社會關係,我們就能長遠減少藍絲和韓粉這些人的出現。至於,如何在長遠減少民眾相信教主和假新聞,捍衛民主政制,我打算在下一篇文章分享自己的看法。

緊記:若果你覺得文章好,舉手之勞,請到我的網站,在文章最下面的likecoin點like(按5次like是免費的),我就能賺取微薄收入,繼續寫更多文章給大家,也請分享這篇文章給其他朋友,謝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