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朱凱廸:收威嚇暗殺訊息 人身安全受威脅報警求助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表示,他及團隊過去一星期收到連串威嚇、暗殺訊息,將向警方報案求助。朱凱廸表示,感到人身安全受威脅,他及團隊已採取措施防備,如他已暫時搬離原有住所。他提到,在7.21元朗襲擊發生後翌日,他與團隊在元朗明顯感覺到被人監視行蹤。在收到威嚇訊息後,他已不敢獨自在元朗街頭出沒,他及團隊亦很難獨自到元朗或天水圍等地區工作。

朱凱廸(中)表示,他及團隊過去一星期連接收到威嚇信息。左為黎國泳,右為陳樹暉,兩人均是朱凱廸團隊的社區幹事。鄭靖而攝

元朗7月21日發生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的已故父母山墳,7月23日遭人毀壞,何君堯於24日凌晨在Facebook直播,指控事件是朱凱廸的支持者所為,更直言要朱凱廸選擇「生路」還是「不生路」。朱凱廸在24日回應事件時,形容何君堯有如電視劇《大時代》中的丁蟹,指何的指控反映了北京想在香港發展的暴力政治文化,故他無法逐一回應指控。他當時表示暫不會報警,除非他或家人收到確實人身安全受威脅的訊息。

朱凱廸今日表示,在24日後接連收到多個威嚇信息,先是在25日,一位他認識的「元朗區有身份的鄉村人士」傳來WhatsApp訊息,稱收到「江湖朋友」通知,元朗某字頭的黑社會已在江湖上發出呼籲,準備以若干萬港元,找一位身患絕症的人暗殺他。朱凱廸表示,該人士叮囑他不要獨自上街,也不要和陌生人接觸,尤其聲稱是支持者的人。

及後在上月30日凌晨,朱凱廸的Facebook專頁「八鄉朱凱廸」收到訊息,發文者聲稱收到圍村的黑道朋友消息,「(元朗)XX鄉出咗暗花捉朱凱廸助手」、「因為『何妖』山墳」。當天中午,上述曾提醒朱凱廸小心的鄉村人士,給朱凱廸傳來一段在「藍絲」及親建制群組廣泛流傳的錄音,講話者身分不明。錄音內容稱,朱凱廸與何君堯是世仇,朱凱廸的助手破壞何父母之墳墓,及後朱凱廸將助手供出,未知生死。朱凱廸收到錄音後,向一名政府消息人士查詢有關江湖傳聞,該消息人士引述「屯門消息」表示:「好似X生父母墳墓被破壞之後第二日,屯門那邊有人吹雞400人,但被XXX(朱凱廸未有透露是誰)制止咗。」

朱凱廸表示,感到人身安全受威脅,他及團隊已採取措施防備,如他已暫時搬離原有住所。他提到,在7.21元朗襲擊發生後翌日,他與團隊在元朗明顯感覺到被人監視行蹤。在收到威嚇訊息後,他已不敢獨自在元朗街頭出沒,他及團隊亦很難獨自到元朗或天水圍等地區工作。朱凱廸表示已預約報案,希望警察傳召相關人士問話,並徹查事件。他指,在港澳辦記者會舉行後,7.21警察涉嫌勾結黑社會一事仍沒進展,及後又發生天水圍警署外疑似有勢力人士向示威群眾放煙花、傳言有勢力人士破壞8.4將軍澳集會,他認為黑社會作為運動中的政治打手,不會在7.21後有所收斂,甚至會進一步發展。

另外,朱凱廸指,在7.21襲擊發生前至今,在鄉事群組或建制群組,不斷流傳與他有關的假消息,包括指他與黃之鋒、鄺俊宇等人在7月16日或 7月21日會帶隊去元朗。他其後得悉7.21動員襲擊的群組中,有提及此假消息,認為有機會是刻意操作,透過發佈假消息予村民或黑社會,建立襲擊的合理性,動員他們參與襲擊。朱凱廸續指,另外亦有流傳假消息,指在沙田新城市廣場扶手電梯踢倒警察的示威者,是朱凱廸的助手。他說,假消息會變成進一步煽動政治暴力的條件,呼籲市民不要轉發未經證實的消息,避免發生包括政治暴力的嚴重後果。

至於針對他個人的威嚇訊息,他認為如果是假消息,目的就是想轉移視線,但亦無法排除確實有人想對付他,而早前流傳他與毀壞何君堯山墳有關的指控,則會成了背後操控的人找人下手時的掩飾。

2016年朱凱廸參選立法會期間,曾接獲死亡恐嚇,當時警方為他安排人身保護。朱凱廸指,今次情況較複雜,如他接受警方人身保護後,很難參與示威活動,他會先諮詢警方建議再作決定。他表示,雖然感到擔心,但亦有責任要克服,他會減少風險,同時繼續做要做的事,「如果我或者其他市民,因為或明或暗嘅威脅唔再講嘢,就係恐怖管治最想得到嘅效果。」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