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螢火


螢火

塞滿了遮打道的人群,大部份都聽不到集會台上的發言。我們不知道這樣站著對事情有何幫助,甚至都覺得高高在上的政權只會再一次漠視螻蟻們的掙扎。但我們一起舉起亮著燈的手機,讓整條漆黑的馬路鋪滿一點一點的螢火。我們呼喊那些已重複了千百遍的口號,與其說是向著政權喊,不如說是向著自己的內心喊。把信念高聲地喊出來,已是勇武。

恐懼

集會主題「公僕仝人與民同行」。我不是公僕,到場是為了聲援。政府在集會前發出聲明暗示參與集會會有後果,作為政府體制中的一員,公務要站出來需要很大的勇氣。他們要面對的可能是:在工作場境被敵視、失去晉升的機會,甚至失去高薪的鐵飯碗。以上不是誇大其辭,以今天香港政府的行事作風這種事絕對有可能發生,三個月前便曾爆出過一單立法會保安員被政治審查事件。

在惡世代中僅是發出良心的呼喊,已是勇武。

前天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與學生對談,被同學問及他如何作價值取捨。他的答案是:「以校長的身份,我不會回答。」在體制中,能按良心行事不是必然,須克服重重恐懼。穿著一身抗爭者裝束的同學對校長說:

身上的裝備反映對致命武器的恐懼,臉上的口罩反映對白色恐怖的恐懼。如警察報案中心的回答:怕,便不要上街。但驅使抗爭者克服恐懼的,是愛。

 

 

 

同行

一個人面對恐懼,很難;一群人會比較容易。昨晚我們深知道公務員的恐懼,所以最基本的支援便是與他們同行。我們想以站在街上的人潮、呼喊、手上的燈光,具體地證明給那些正在擔驚受怕、卻深受良心遣責的公僕看:他們並不孤單。

集結和展示,是和理非在抗爭運動中最大的力量。如果每次暴力清場時刻,警察的前後左右都是海量的和理非,前線勇武抗爭者的傷亡便不會那麼慘重。

和理非很愛當軍師,寫文章指指點點,分析戰略,國家大勢等等。然而,這些評論既廉價又離地。在香港當前這一刻,每個抗爭者能顧好眼前路已是困難重重,他們需要的是同理心而不是戰略教授、是尊嚴而不是施捨。

不愧為香港暴徒中文大學同學,他對鄭校長說:「若你愛這個家、愛這個香港,而能夠克服對政權、對輿論的恐懼,跟學生、香港人一起走到現場,你便不負中大校長這一家之主之名。」一語中的。

勇是對恐懼的克服,武是外在的行動。

這晚我看著黑壓厭的人潮,在優雅的會所大樓外發出點點螢火,令我感到溫暖,也生出勇氣。就算卑微如螻蟻,只要我們人多團結,克服恐懼,也能發出震憾的力量。何況人民不是螻蟻,政權不是人民的父母,人民才是社會的主人。企圖以槍炮射擊潮水,最終必反被海浪吞噬。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