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時代革命


【撰文:小鳥】
 
有人講過,做人要有夢想,否則就同一條鹹魚沒有分別。又有人說,有人害怕夢想,但夢想不需分毫。
 
年輕人以發夢來形容他們這一次的抗爭真是十分貼切。香港在過去兩個月都在追夢,由反送中到逆權運動,因為政府的驕橫和對時局的誤判,事情只是一直升溫和惡化,對大部份人來說已經到了這種沒完沒了的膠着狀態,在雞蛋對抗高牆的客觀事實角度去看,這一場夢,好像將要被驚醒。
 
警察在7.28的遊行鎮壓瘋狂抓捕示威者,捉拿了45人,而且在不到兩天的時間就落案控訴及提堂,一律控以暴動罪。你可知這45人有護士,有獲獎無數的學生導演,有只是扶起跌倒少女的未婚夫妻……要知道暴動罪10年起跳,應要有足夠搜証,但這完全被略過,明顯地警察加上了律政司的配合,已經在無人能阻的環境下任意濫權濫捕,很多人已經不斷用軍警政府來形容今日的香港警隊。

黃思銘攝

但這到底是不是一場夢呢?明知不可而為之,我們看到了勇氣、犧牲、堅持、寧死不屈;我們看到頭破血流,子彈橫飛,瘋狂,惡毒。我們看到人的美善和人的邪惡。看到有家庭變得更緊密,也看到有家庭朋友關係崩潰。林鄭政府的決絕,在短短兩個月將香港弄得支離破碎。無論走下去是如何,香港已經不一樣。
 
生有時,死有時。這是說世事萬物都有時序,時機就是一切,勉強不來。林鄭強推惡法,不單錯在惡法,也禍在時機。但在這完全黑暗的日子當中,或許我們都抓緊這個時機各自自省,對將來有了決定。這是一次過看清了所有的假面具,哂冷的時候。
 
三罷,在香港來說是最沒有把握的一種抗爭。香港人的生活,工作是一個必然,即使天降山竹,也無法令香港人不去上班,不去揾食是一種罪。香港人願意犧牲嗎?這是不是適當的時機呢?但若果回首兩個多月前,我們會想到今天嗎?香港年輕人以他們的生命去證明了香港人是會為大眾利益去犧牲的,而事實上當你看見沙田新城市廣場的暴力以及元朗警黑聯手襲擊市民,香港人還有選擇嗎?躱在家也不代表你是安全,看看馬鞍山發生什麼事?看看黃大仙發生什麼事?
 
這已經不是一個夢,這是一場不折不扣的正邪之戰。香港人再功利,也容不下這毫無血性的政府,更容不下香港警察的醜惡。香港人以這班人為恥,單單去看何君堯也足以令香港人吃不下嚥。

黃思銘攝

所以我們不再需要等待時機,兩個月以來的犧牲,造就了這一步,三罷是開啟抗爭新一頁。要知道只要三罷成事,基本上就廢了黑警的武功,他們的警棍、催淚彈、布袋彈、水炮車就會完全無用武之地。黑警坐在用水馬牢牢封着的警署內如同坐牢。也把壓力重新對準林鄭政府!
 
這是一場不能輸的仗,不要以為有龐大市民的支持便一定成功,極權暴政是沒有一刻停下來的。
 
一個人去發的是夢,但眾人發的夢就會是現實。香港人,改變自己的命運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