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大生戴頭盔迎新友 政政系Ocamp講社運


昨天是香港中文大學的本科入學資訊日,是新生正式展開大學生涯的大日子。坐港鐵步入中大校園,民主女神像就在眼前,附近有戴頭盔、護目鏡、口罩的學生,在派發反送中運動傳單,向新生講解社會近日發生的事,又有人張貼海報,將原來擺放書院資訊的地方貼滿反送中資訊,又有人拿著便利貼,四處建立連儂牆。不少新生初來報到,捧著一疊疊校園資料,當中都夾著一份反送中單張。看見師兄師姐戴頭盔迎新,他們不感意外也非常理解。聽到中大學生會要罷搞迎新營(Ocamp)也沒有不滿,認為反送中比Ocamp更重要。

中大校園四處都是連儂牆。林倩茹攝

中大校園不少學生代表都頭戴安全帽,原來是在響應政治與行政學系(政政系)迎新營籌委發起的「ODay 全民頭盔」。政政系迎新營營主Edwin表示,活動在周日開始籌備,有兩間書院、二十多個學系響應。他說,會在Ocamp裡加插回應社會訴求的環節,所以戴頭盔,希望讓新生知道中大的迎新營並非只顧吃喝玩樂或與社會脫節,鼓勵新生關心社會。此外,他們亦希望用頭盔提醒中大新生,面對不公義的事情要發聲:「呢個頭盔唔只係用嚟保護頭部咁簡單,係用嚟保護我哋最重要嘅屋企,我哋嘅香港。」

中大政政系迎新營籌委與新生見面時,都戴上頭盔。林倩茹攝

副營主Cynthia相信,有不少新生都曾經參與遊行了解社會現狀,認為他們對頭盔日的反應都很好。Edwin補充,他觀察到有不少新生會對戴頭盔的人感到好奇,進而開始討論近日社會發生的事,認為這次活動能夠成功引起新生關注,令他們願意主動討論社會議題。

Facebook專頁CUHK Secrets有人發起罷搞/轉型Ocamp的討論,惹來熱烈爭議,有贊成也有反對,中大學生會已於日前表明會取消學生會迎新營。然而,中大的迎新營共有三種,分別為:學生會迎新營(巨O)、書院迎新營(大O)、學系迎新營(細O),雖然中大學生會決定取消「巨O」,仍有不少書院、學系決定繼續舉辦「大O」和「細O」,政政系就是其中一個。

Edwin說,比起罷Ocamp,他更傾向轉型:「(對比罷工、罷課)罷Ocamp對社會迴響、實際作用都未必有咁大。」他認為,罷Ocamp未必可以對政府施壓,反而希望讓政政系的新生,可以透過迎新營認識志同道合的朋友,將來遊行示威也可以有同伴,減少孤身一人參與的風險。他續指,以往的Ocamp會有比較輕鬆、純玩樂的活動,例如跳Campfire等,卻未必適合在這個時候舉辦,他們或會用其他活動代替。Cynthia續指,政政系Ocamp與坊間吃喝玩樂的Ocamp不同,籌委會會在活動加入公民教育的元素,相信Ocamp會對新生有啟發,能夠引起他們反思。

政政系Ocamp營主Edwin(右)與副營主Cynthia(左)。林倩茹攝

除了政政系外,社會科學(大類收生)迎新營籌委同樣決定繼續舉辦Ocamp,但與以往較為著重玩樂的性質不同。迎新營籌委陳展熙表示,今年將會加入更多社會元素,例如以往在玩City Hunt的時候,新生需要到香港不同地方做各種的任務,如在大街唱歌,偶爾會被批評反智、阻街,但今年將會在活動加入政治元素,例如到金鐘連儂牆等地進行活動,又會有遊戲模擬近日社會上衝突的情景,嘗試在遊戲中加入社運元素。另外,今年亦會增加一個「反送中分享會」,在會上播放短片,向新生還原抗爭運動真相:「可能有人覺得Ocamp係玩,係Fun,就算涉獵政治都係少少就得,但我哋覺得要傳達正確訊息、價值觀俾新生先係最主要嘅。」他希望能夠引起新生的關注、討論。他又表示,如果活動期間有新生或籌委希望離營,參與遊行、集會等活動,不會反對。

另外,有幾間大專院校的學生會先後於Facebook專頁表示,暫停舉辦今年的新生迎生營,或將營期縮短變為迎新日,包括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浸會大學、香港科技大學。浸大學生會早於8月2日發表公告,為首個公佈暫停舉辦迎新營的學生會,公告表示,香港現正處於生死存亡之秋,作為社會未來之棟樑,他們有著「無可迴避嘅時代使命」,學生會將與港人一同作戰到底,又指他們無法再如常地籌辦迎新營,因為他們現在有更重要的責任。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亦表示,由於現正值反送中運動期間,迎新營日期難以遷就多於周末舉行的集會示威,加上人手安排之問題,將會取消迎新營。

除了一眾迎新營籌委外,校園亦有不少人向新生派傳單。中大反送中關注組成員、法律系的羅同學表示,他們派發的傳單主要集中回顧中大人在社運的定位、政府多個制度問題,希望鼓勵同學知行合一,為社會出一分力。他們從早上十時許開始派發單張,有的新生會主動為他們加油打氣,但也有內地生比較抗拒。

有同學在校內派發中大反送中關注組單張。林倩茹攝

記者訪問了幾位中大新生,發現他們不少都對反送中運動有一定了解,對於有學生組織決定取消Ocamp或將其轉型,不少人都表示支持並尊重決定,也有人認為轉型比罷搞更可行。有想過玩Ocamp的理學院新生泳琪表示,學生會選擇罷搞Ocamp,將資源投放在抗爭運動裡,她認為可以接受,縱使以新生身份參與Ocamp是「一世人一次」的機會:「我反而覺得真係可以將啲資源投放去支持啲義士,我會覺得更加好,都算係一種回憶嚟嘅,好似自己盡咗一分力咁。」她又認為,支持反送中運動比玩Ocamp更重要,覺得將Ocamp活動增加政治成份沒有問題,相信可以鼓勵新生更主動關心時事。 

工程學新生盧同學認為,年輕人一直努力爭取、維護應有的權益,但有不少上一輩的人不理解他們的做法。他又指,警方執法手段不合理,警察對待示威者與黑社會的態度令人髮指。他認為,年輕人生於亂世,希望迎新營籌委能夠透過Ocamp將重要訊息傳給新生,假如他們不舉辦Ocamp,或會損害部份新生利益,認為始終有同學會希望參加Ocamp:「如果因為呢屆喺暑假發生事情,就影響到佢哋大學嘅生活,對佢哋有少少唔公平。」他又說:「佢哋喺Ocamp裡面可以討論,但係唔好將Ocamp被反送中事件籠罩住,我覺得少少關注係可以。」但他指,會尊重學生會的決定。

中大校園處處見頭盔。林倩茹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