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5多區衝突】單日用800催淚彈、140橡膠彈、20海綿彈 民權觀察譴責造成無差別的攻擊


8月5日大批市民響應反送中「三罷」行動,惟七區集會最終變成多區警民衝突,警方強硬武力鎮壓。 警方在周二(6日)公布,在8.5清場行動,共使用約800發催淚彈、約140發橡膠彈、約20發海綿彈;拘捕148人,包括95男、53女,年齡介乎13至63歲,涉及罪行包括非法集結、襲警、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藏有攻擊性武器等。民權觀察對催淚彈使用量表示震驚,譴責警方使用過量及不合比例武力,造成無差別攻擊。

8.5在大埔,示威者與警方在十字路口對峙,另一個路口的行人路上站滿街坊。警方向示威者防線位置發射多枚催淚彈。莊曉彤攝

 

周二的記者會全長不足1小時。警方先播放由警方剪輯的影片,再由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和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以中文及英文作開場發言,已佔約20分鐘;隨後的答問環節僅得半小時左右。

警方的影片,主要批評反送中運動示威者的破壞行動,包括堵路、「濫用私刑」、攻擊警察建築物及警車、襲擊警察等。然而,在「濫用私刑」部分,片中提到「屯門暴徒濫用私刑」、「禁錮電單車司機進行私刑」、「荃灣市中心暴徒打人」等例子,惟未有說明屯門的電單車司機此前曾經衝向路障,並持木棍打向示威者,才被示威者以索帶綁起;亦沒有提到荃灣有白衣人追打記者,持刀斬黑衣人士的手、腳,及後才被警方所說的「暴徒」制服。而片中描述黃大仙紀律部隊宿舍 、屯門警署、沙田警署等被攻擊時,也未曾觸及黃大仙紀律部隊宿舍高空擲物、屯門及沙田警區警員被質疑濫捕等問題。

謝振中:一小拙人騎劫整個運動,令示威行動變質

謝振中在影片結束後發言,不斷以「暴徒」形容示威者,「有一小拙人騎劫咗整個運動,由原來和平嘅示威,演變成一個有組織咁摧毀香港嘅行動,令整個示威行動變質。呢啲暴徒不單上街破壞社會,更加喺居民同居民附近製造有殺傷力嘅武器、儲存爆炸品,危害市民日常生活。」口吻與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周一(5日)的「變質」言論相當一致。

相關報道:林鄭:有人要將香港推倒 玉石俱焚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左)和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右)開場發言前,先播放一段影片。吳婉英攝

謝振中續指,在8月5日,全港多區出現暴力衝擊及破壞的事情,由早上的不合作運動,差不多所有港鐵線及不少巴士線,甚至乎海底隧道的出入口亦被堵塞,亦有交通燈被破壞。多區有不同集會,但很快演變成暴力事件。「暴徒衝擊警隊同原來平靜嘅社區。佢哋做嘅嘢,唔單止襲擊警務人員,亦都傷害咗普通市民。警方先後採取多次驅散行動,並作出拘捕。」

謝振中繼而提到兩點觀察:一,「暴徒」將示威活動,包裝成不合作運動,但令社會癱瘓,對市民生活造成極大惶恐。在不合作運動中持不同意見的人,有人被圍毆。二,「暴徒」騎劫公眾集會、遊行,演變成極異暴力行為,他們肆意襲擊警員,攻擊警署、警車及相關設施,企圖癱瘓警隊服務。他舉例指,8月5日有117組交通燈的訊號電線被剪斷,直至周二早上仍未能回復正常。在港鐵不合作運動期間,港鐵站內有一名孕婦不適,其家人非常著急。他質疑,不合作運動不僅為大眾帶來不方便,而是嚴重威脅香港市民的人身安全。「喺短短兩個幾月嘅時間,暴徒將社會秩序通通推翻,法治蕩然無存,亦令一般市民對社區治安感到擔憂,甚至惶恐,擔心唔知幾時有暴力事件會發生喺自己身上。」

謝振中提到,在8月5日的行動中,有警員被「暴徒」用丫叉發射的鋼珠、波子射中,亦懷疑被淋潑腐蝕性液體,另有「暴徒」包圍警車,打爛車窗等。「暴徒」襲擊多間警署,以汽油彈及一些著火的雜物投入警署,有警署內的警車因而著火,也差點掟中一架路過的的士。

8.5共148人被捕  年齡介乎13至63歲

江永祥表示,警方在8月5日的行動中,共使用約800發催淚彈、約140發橡膠彈、約20發海綿彈;有7名警員受傷,包括被鋼珠射爆咀唇、被磚頭擲中等。警方共拘捕148人,包括95男、53女,年齡介乎13至63歲,涉及罪行包括非法集結、襲警、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藏有攻擊性武器等。翌日、6日暫控4人,包括兩名涉嫌破壞交通燈的男子,他們被控以刑事毀壞的罪名,周二於沙田裁判法院提堂;另有一男、一女參與8月3號晚於旺角一帶的非法集結,周二於九龍城裁判法院提堂。

在大埔,有示威者收集大馬路上的催淚彈藥,未計跌落林村河旁的已有3袋,估算警方在大埔射出至少400枚催淚彈。莊曉彤攝

有記者問到,警方在8月5日一日內已發800發催淚彈,相比過去兩個月共發出1000發而言,是個很大的數字,警方為何、是否有必要用到那麼多催淚彈?而在不同區份均可見,防暴警員在沒有示威者的地方,仍會向清空的街道發催淚彈,警方有否考慮到會影響到民居?這是否他早前所講「逼不得已」的做法?

江永祥回應指,警方會視乎實際需要而使用武力,使用催淚彈亦有嚴格指引。「呢個正正見到暴力事件升溫,暴力事件嘅頻密程度,同埋個暴力事件嘅擴散程度,淨係噚日一日,有一啲暴力示威者包圍警署、堵路、破壞公物、掉汽油彈嘅地方數目,個數目係唔細嘅。所以容我喺度講,可能噚日一日嘅暴力事件,已經比得起成個6月㗎喇,因為我哋見到6月嘅遊行示威,普遍都係和平咁進行嘅。」

民權觀察:催淚彈屬化武,被禁止作戰爭手段

民權觀察對警方所使用的催淚彈數目表示震驚,譴責警方使用過量及不合比例的武力驅散示威者,更多次在沒有警告或示威者沒有衝擊和暴力行為的情況下使用催淚彈,做法極不恰當。警方雖然有維持公共秩序的職責,但警方在作出任何行動前必須顧及人權,同時以符合人道、不侮辱人格的方式執行職務。

民權觀察認為,警方於8月5日的行動中,過量、不克制地使用催淚彈,該做法造成無差別的攻擊,罔顧示威者、市民的人身安全。警方使用催淚彈的規模及違規射擊的手法猶如對平民作出「戰爭行為」。民權觀察指出,根據《化學武器公約》,催淚彈屬於化學武器的一種,並被禁止作為戰爭手段。

民權觀察重申,警方在使用武力時必須使用最低武力原則,並須符合必要性及相稱性的原則。而警方於近日驅散示威者的手段是明顯與上述原則不符,並造成激化示威者的效果。

江永祥:區分係暴力示威者揀,我哋逼不得已喺民居用催淚彈

至於警方在民居發射催淚彈,江永祥解釋:「由於呢啲暴力事件擴散到唔到區份,本身有啲區份根本就係住戶區,而去到嗰啲區分,佢哋用肆意去破壞,咁而我哋嘅同事係逼不得已地要介入去做驅散,先至會用一啲適當武力,去清場同驅散。有關民居方面,我噚日都講得好清楚,的而且確,我哋唔係好希望喺民居附近使用催淚煙,但個問題就係,當一啲暴力示威者主動選擇去到嗰個區分去搞事、做一啲暴力嘅行為,去到嗰個位置,其實我哋警察係別無他選。唔係我哋想揀嗰區,我諗嗰個區份係暴力示威者揀嘅,所以我哋逼不得已就喺民居用催淚彈。」

警方早前在上環民居旁邊發射多枚催淚彈。

江永祥未有回應警方為何向無示威的街道上放催淚彈。有記者隨即追問:「條街冇人㗎喎?」另一名記者接著問:「可唔可以答有冇用過期催淚煙?」江永祥均未有回答。

有記者問到,警方會否為警員傷及無辜市民及記者而道歉,謝振中回應指,就個別同事如有不適當的行為,他不在此討論,「但如果有需要嘅話,我哋有一個現有機制,就係警察投訴課,就必定會跟進呢啲個案,並作出適當嘅跟進。」有記者質疑:「其實要個誠意咋阿Sir。」另一名記者詰問:「冇編號點投訴呀,阿Sir?」謝振中未有再作回應。

拒披露裝甲車有否備配武器

江永祥在開場發言時主動解釋,警方在8月5日出動了「銳武裝甲車」,銳武裝甲車是警隊在大型、嚴重事故中使用的運輸工具,主要是防禦性,提供一個更好的保護予警務人員,主要用於運送警務人員、裝備、傷者,亦會用於掃除障礙物及路障等。

記者問到裝甲車是否備配武器,為什麼要在鬧市出現?江永祥指:「裝甲車上有咩裝備,我諗我就唔方便去…因為一啲行動上嘅細節,我又唔太方便去講。」他續指,裝甲車以防禦為主,近期特別是道路上,常有堵路或大型障礙物,「我哋希望用一個比較有效嘅方法,去清排一啲路障。而近期示威者嘅暴力層次都係升級得好快,我哋好多時調配一般警車喺街度都被襲擊,車身或車窗都被嚴重毀壞,都係有發生過,咁所以我哋用一啲比較堅固嘅運輸工具或者警車,都係考慮番實際上面對嘅情況,希望大家會明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