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憤怒的孩子


究竟有沒有人認真硏究過為何十多二十歲的年青人會成為楊光口中的「憤怒的孩子」?

在七八月的夏天,他們應該在去書展、去動漫展、去電腦展、甚至是去旅行。2019年的夏天,他們放棄了以上的活動。在過去半年儲下來的錢,本來是用作買書買figure;今天他們卻動用了來買gear。他們不可能天生就是一個「憤怒的孩子」,否則他們早就已經成為少年犯。年輕人成為大人口中的「憤怒的孩子」,全因為大人沒法給他們安全感。

今時今日的年輕人活在恐懼和迷惘之中,對未來,他們沒有憧憬卻是有擔憂。當他們一踏入十八歲便開始排隊抽公屋就是一個最大的警號。就算學業有成,能夠進入大學甚至修讀神科,也不代表前途會一片光明。部分行業更面對來自內地的富二代官二代使橫手式的競爭,即使能夠進入哪些行業,前途也絕不明朗更別說大部分的年青人即使大學畢業,薪酬也停留在十年前的水平,但各式各樣的消費及生活開支水平已經在過去十年大幅攀升,部分民生需要更被趕盡殺絕,領展霸權的出現就是最佳例子。為何屯門屋邨商場會換上了名店,為何元朗公屋街市要售賣和牛鵝肝?這些年青人在過去幾年也算曾經努力過,但掌管香港的大人卻從來沒有為年青人的未來作打算。成立了一個所謂青年發展委員會,但成立之初已經變成一個政治酬庸,安插大量富二代和建制政黨接班人加入。想不到方法讓年青人有出路,就索性呼籲年青人離鄉別井,到大灣區作開荒牛。這是大人應有的做法嗎?

7.27元朗。楊軍牧師攝

有人說今次的衝突源於外國勢力挑動年青人的仇共情緒。究竟外國勢力是否存在不打算在此討論。但肯定的是這批年青人在今年六月之前其實並非如此仇共或恐共,他們都會排隊喝喜茶,都會吃重慶麻辣火鍋,都會到深圳文青cafe打卡,都會看內地電視劇,都會在淘寶購物。只要有一道安全網,他們並不介意與內地保持友好關係。但當逃犯條例修訂以後,唯一分隔中港兩地的安全網一夜間消失,年輕人看到的就是恐懼。面對恐懼,年輕人首先用和平理性方式反對,但卻得不到任何回應,政府更表示6月12日繼續二讀。社會各界用盡各種和平理性方法去勸籲政府懸崖勒馬,卻從來沒有得到過正面回應。林鄭月娥政府只有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運用語言偽術聲稱暫緩逃犯條例修訂,到目前為止仍然堅拒說出「撤回」兩個字。在事情繼續發酵的情況下所有的抗爭行動由和平轉為暴力,轉捩點就是七月二十一日的元朗暴動。原來,和理非的後果是無差別襲擊和鄉黑警勾結。經此一役,不少和理非的年青人被逼上前線。而這個多月來發生的暴力事件,其實全部都可以避免。只要特區政府願意虛心聆聽市民的訴求,並正面回應就可。但林鄭月娥以不屑的嘴臉回應市民,只會增加年輕人的恐懼和不安;警黑合作的北角、荃灣事件就火上加油,等同催化下一次更暴力事件的發生。

香港的年輕人並非天生的「暴徒」。 他們之所以由莘莘學子演變成有人口中的「暴徒」、「憤怒的孩子」,源於掌管政權的成年人沒辦法令他們擁有安全感,要令香港和內地之間最後一道安全網消失。在2047年時才剛剛到達收成期的年青人,在未來二三十年都要活在惶恐之中,承受由掌管政權的大人製造出來揮之不去的恐懼和不安。 敷衍塞責的特區政府領導人就是讓年青人走向暴力的源頭。

世上沒有人天生就是暴徒,即使是黑社會成員,也必然是受後天因素影響而學壞。在譴責暴力的同時,更重要是找出暴力的根源。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