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如果毛澤東目睹天水圍少女被警察脫衫褲的那一幕...


【筆者按:此文含讓人不安的內容,心理承受能力薄弱的人請慎入】

在海外流亡多年的著名中國經濟學家何清漣女士曾回憶,文革時期在她老家湖南邵陽市的大屠殺浪潮中,女人比男人更悲慘,因她們被殺前還可能被凌辱一番。何女士提到這麽一個女中學生:「抓進裡屋去的時候人還水靈靈的。兩個多小時後拖出去處死時,渾身赤裸,全身血污,半死不活,只剩下一口氣了。」

當我看到香港警察居然在記者前粗暴地對待一個在天水圍示威的少女,導致她被拖走時是裸着下身,我就想到何清漣提到的那個女中學生。你或許會問,天水圍少女應該安然無恙,一個聲稱是她的人在連登表示自己沒被姦和已獲保釋,你怎能比較兩個女孩的遭遇呢?

穿長裙的女示威者被防暴警察強行抬走時,長裙被掀起,露出內褲。照片來源:香港時事台討論區

把她們在我腦海中聯繫起來的,是幾天前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把示威人士形容為「與蟑螂無異」的言論,這種上世紀90年代盧旺達種族仇殺中所用的語言,怎會出自香港警察的口?天水圍少女給我提供一個線索:當年毛澤東就是先給一些人群貼上「地主惡霸」的標簽,這樣他煽動地痞流氓帶頭去殺地主,煽動他們到地主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滾一滾」(毛稱此舉是「好得很」)就容易了,因毛等於為民兵滿足獸欲找了借口。同樣,我懷疑香港警察可能被滲入警隊的中共代表洗了腦,警察被引導把示威人士視為蟑螂,他們對「蟑螂」做了過分的事也不會感到愧疚。

那個在連登自稱是天水圍少女的人士,說被警察拖走時「聽到無限句『臭雞』、『八婆』、『啱啱屌得好撚開心啦』」——如果這屬實,實在太惡劣,因代表那些警察從捉拿她的過程得到快感;毛澤東聽到這些粗言穢語,一定會覺得「好得很」。

文革爆發的那一年,何清漣才10歲,她長大後活出了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真諦,成為世界級的有良知的學者,也因此受到中共的威脅,最後不得不流亡海外。她說她的人生軌跡受了「波士頓傾茶案」的影響

在波士頓傾茶案發生之時,移民們就要不要與英國這一宗主國開戰發生了爭論。最後的結論是;戰爭也許不是近期內必須的,但在未來也不可避免。既然只是遲與早的問題,那麽就讓我們來解決這個問題,不要將它留給我們的後代。

同樣,現在的香港人,已跟中共撕破臉撕破到這一步,如果退縮,或許香港能像佔中後的那幾年,表面上勉強運作一陣子,但實際上我們只是把中共頻頻越界的問題推給更年輕的一輩。天水圍少女被辱事件給我們的啟示是,捍衛一國兩制裏的兩制,不單是道德責任,而且是自保措施,因我們永遠不知更出格的事何時會落在我們的頭上。

吳若琦的聯繫方式:[email protected]
吳若琦的博客:https://michellengwritings.com/
吳若琦的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michelle_ng_cheongsam/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