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警員截查鐳射筆 為何在元朗、北角、荃灣卻對攻擊性武器視若無睹?


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昨晚在深水埗購買十支觀星筆,被警方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拘捕。

市民不禁要問,「觀星筆」或「鐳射筆」是攻擊性武器?

先談背景。在示威活動之初,的確有示威者以鐳射筆射向警員,目的是試圖干擾警員的攝錄機,及後,亦有人不敢近距離與警方硬碰,於是以鐳射筆射向警員,當作「還擊」。可能,被射的警員或有不適,但據警方所稱,有警員因而受傷,那麼,我們會問:

如果鐳射筆是攻擊性武器,警方能否披露過往因鐳射筆而受傷的警員數字?以及傷勢程度如何?

如果鐳射筆是攻擊性武器,在過往衝突當中,當示威者使用鐳射筆的時候,警方有沒有作出拘捕行動?曾經搜獲多少支鐳射筆?

如果鐳射筆是攻擊性武器,在過往衝突當中,我們同時見到有警員用電筒近距離照向示威者,甚至是記者,更甚是街坊,請問警方是否會界定當時警員是正在使用武力?

如果鐳射筆是攻擊性武器,根據警隊指引,警員電筒是否可使用武力的一部分?如果是,使用指引為何?如果不是,為何警員要近距離照向市民?

警方深夜回應,稱「如果物件本身不是攻擊性武器,但使用者用作攻擊,亦將被視為攻擊性武器」。

我們不禁反問,鐳射筆本身不是攻擊性武器,要待使用者用作攻擊,才會被視為攻擊性武器,那麼,方仲賢是否已使用鐳射筆作為攻擊警員的武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只是購買已觸犯法例?假設,方仲賢在示威現場使用鐳射筆射傷警員,然後警員即場拘捕,我相信市民的反彈未必那麼大。

另一方面,從基礎原則上,我們也要問,為何警方聲稱那是鐳射槍?而非「觀星筆」或「鐳射筆」?警方有否刻意誇大其「攻擊性」?

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公道。

如果鐳射筆是攻擊性武器,為何當市民在元朗處隨可見白衣人手持藤條、鐵通的時候,警員卻視而不見?為何當市民在北角處隨可見白衣幫手持木棍的時候,警員卻視而見?為何當市民在荃灣眼見刀手襲擊市民的時候,卻不見警員?

如果鐳射筆是攻擊性武器,多名警員連休班的時候也提高警惕作出截查的時候,為何在元朗、北角、荃灣… …卻無一警員有警覺性要保護市民?

究竟,現時香港警隊是為國務院服務,還是為香港市民服務?

究竟,現時香港警隊是要保護權貴黑勢力,還是要保護700萬市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