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3千法律界黑衣遊行反政治檢控 有律師表示等3個鐘才見到被捕者


法律界今日(周三)再發起黑衣遊行,是反逃修例風波以來的第二次,今次是反對政治檢控及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大會宣佈超過3000人出席,為回歸以來人數最多的一次,6月第一次反對修例的遊行,參加人數接近3千。參加者在終點律政中心集會,高呼「鄭若驊對話」,但她始終沒有現身。

近日警方就示威活動大規模拘捕示威者,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在集會後見記者時表示,有律師反映,案件在早上9時開庭,但團隊7時才獲通知;另外亦有不少律師到達警署後,要等待2、3小時才可以見到被捕者。他又指,警方作大規模拘捕,又將被捕人士分散在不同警署,攤薄法律界的有限人手。他呼籲有需要的被捕者,聯絡免費法律支援熱線,表示許多律師都願意幫助被捕人士。

參與集會的大律師潘淑瑛亦是義務律師,她表示就處理近日被捕人士案件時,發現警方經常在律師到來前,已著被捕人士簽署一份同意警務人員翻閱電話及電子裝備的文件,有違以往的慣常做法,而被捕人士在未得到法律意見之前簽署的,不能算是自願簽署的文件,往往在到場律師表示反對後,警員才取消該份同意文件。她提醒,被捕人士不要胡亂簽署文件,要待律師到場後向他們解釋。

法律界相隔兩個月後,再度發起黑衣遊行,並以律政中心為終點。鄭靖而攝

遊行由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聯同30位法律界選委共同發起,中午12時45分由終審法院出發,沿花園道走至律政中心,並在律政中心外舉行集會。數位元老級大狀都有出席,包括曾任大律師公會主席的資深大律師張健利、陳景生及李志喜,而上次有出席遊行的部分資深大律師,如何沛謙、駱應淦、黃福鑫等則未有現身。

遊行由公民黨郭榮鏗、余若薇、梁家傑、吳靄儀;民主黨何俊仁、李柱銘;港大法律學者張達明等人帶頭。是日天文台發出酷熱天氣警告,穿起畢挺西裝的律師在正午太陽下,均大汗淋漓,頻頻抹汗。遊行隊伍至下午約1時許在律政中心外停下,並在對開的馬路集會。郭榮鏗帶領在場人士高呼「鄭若驊對話」,要求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出來與集會人士會面,惟至集會2時半完結前,鄭若驊未有現身。

張健利表示,必須要公義,才能保持持久的和平。鄭靖而攝

在資深大律師名冊排第二的張健利在集會尾聲現身,他發言時指,法律不是只是一個控制人民的工具,亦要限制當權者行使的權力;講及法治的人,不應以法律為工具、武器,必須了解法治精神,當中不只包括法律及秩序,而是必須要公義,以保持持久的和平。他在發言後被傳媒追訪時,表示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不欲多談。

陳景生認為,現時政府的檢控,令市民思疑是有政治考慮。鄭靖而攝

資深大律師、大律師公會前主席陳景生對律政署的檢控表示關注,「因為而家睇嚟市民能夠睇到嘅檢控,有些少屬於有政治考慮,譬如有好多人一拉左唔夠50小時,即刻告暴動罪,亦有啲人,捉到仲放咗佢,所以令市民有好多不滿;就算唔係不滿,亦令市民覺得,你應該解釋清楚點解你有啲咁嘅檢控。」

被問到兩日內有44人極速被控暴動罪,是否有政治檢控的意味,陳景生表示,不可以說檢控是錯誤,但至少會令人思疑,「我哋而家睇唔到,佢檢控暴動嗰啲係有乜嘢證據攞出嚟,所以我唔可以喺呢個階段就話檢控一定係錯。但係你畀人睇到對於檢控方面,係冇一個令人滿意嘅答案,畀人印象你真係好唔妥,有政治考慮」、「律政署做嘢,畀人信心係好緊要,所以如果你做嘢係令人有好大思疑,本身係有好大失敗。」

陳景生同樣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因為監警會只是針對警方調查,如要找出事實真相,不單要調查警察有否失當,亦要調查如警隊背後是否有人影響決定、民怨沸騰的原因等,「政府咁耐都冇講出似樣啲嘅原因,點解唔應該有獨立調查。我覺得市民應該知道真相,如果冇真相,呢件事好難得到和解,政府嘅行為令人深感不滿。」 

查錫我認為,政府的檢控決定令市民覺得是選擇性起訴。鄭靖而攝

廉署前總調查主任、大律師查錫我表示,對於政府短時間內以暴動罪起訴示威者,但對於元朗721襲擊的人士卻至今仍未起訴,令市民覺得律政署選擇性地起訴,「呢個係非常危險,好明顯市民覺得不公道。」他認為律政署應該獨立考慮證據作出檢控,不應受任何政治影響,而有份決定強推條例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亦不應參與是否起訴示威者的決定,避免角色衝突,應安排一組律政署人員,獨立處理與反逃犯條例有關的檢控工作。

律師陳先生戴上豬咀遊行。鄭靖而攝

在一眾「西裝骨骨」的遊行人士中,有人戴著「豬咀」,亦有人戴上黃頭盔。30多歲的陳先生任職律師數年,他身穿西裝,卻戴上豬咀、太陽眼鏡及帽子,與律師或抗爭者的形象也不協調。他說,周一在金鐘和平集會期間,突然被警方施放催淚彈驅趕,人生中首嚐催淚煙滋味,今天特地以這身裝束參與遊行,以示抗議,即使是一個普通走在街上的市民,都會「食」催淚彈,認為不能接受。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律師,則戴上黃頭盔、眼罩及黑口罩,以表對前線示威者的支持。他認為近日警察濫捕及使用暴力的問題日趨嚴重,希望政府可以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起碼可以畀返程序公義市民」。

如若不幸被捕,法政匯思李安然有以下提醒:

1.市民沒有責任協助警方調查,因為舉證責任在於控方,市民擁有緘默權。

2.律師未到場前,不要簽署任何文件及回答任何問題。

3.若記不住律師電話,起碼要記住一個家人的電話,在被捕後要求聯絡家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