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社工實務「是但噏」 遇上常常說謊的案主怎樣辦?


網絡照片

實習同學問工作中遇到喜歡或慣性說謊的案主,怎麼辦?

工作多年,見證不少同行,特别係一些處理福利資源較多的服務setting,都會受到這問題影響。因為被騙的經驗多,久而久之,便會產生一種懷疑或對立思維,傾向先懷疑服務對象說話的真偽,甚至在言談間流露自己的想法,出現「黑狗偷食、白狗當災」情況。而這種思維,也可能影響到一些年輕或新入行的同行,甚至成為中心文化,對服務對象存在既定成見或看法。

可以想像,持有這種思維,較難與案主建立互信。沒有互信的關係,個案工作也就停留在提供資源的層次,沒法達致心靈的互動交流、促成更深層次的改變。

要回答這問題,筆者相信同行首先要調節好自己的心理。事實上,社工也不過是凡人,當懷疑或發現案主說慌時,難免會感到不高興;那份被欺騙的感覺,會令我們覺得不被尊重,甚至出現憤怒情緒。尤其,當一些大話太不合情理的時候,我們心裡面可能會說:「你唔係當我儍仔呀!?」

想一想,帶著這種情緒,我們很難妥善處理與案主關係,做好個案與輔導工作。遇到這些情況,筆者相信同行們毋須太 take it personal:認定案主是衝擊自己的核心價值,又或者侵犯自己的尊嚴。

反之,我們不妨設身處地,待入案主的內心世界,想一想為何他要講大話?是純粹想取得相關的福利資源?爭取別人的同情?抑或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正如筆者之前的文章也說過,有時候案主說謊,可能是源於自我保護機制(註):透過一個又一個的大話,建構自我價值或效能感;或避免讓其他人知道自己的背景與故事,以免情感受到傷害。

當然,若屬於爭取資源,我們也可以從一個宏觀角度去思考,是否現存的福利制度有太多不合理的關卡,資源不充足,未能應對服務對象的需要,於是乎他們要用自己方法取得所需。

我這樣說,並不是要社工同行任由個別案主,繞過現行機制取得資源。只是,大家也不要只著眼於「資源把關者」的角色,只看到個別案主的不是,對制度不足卻置若罔聞。更重要的是,要有宏觀角度的視野,看得見案主們在一個資源匱乏的社會大環境中,如何掙扎求存。

另一樣更重要的是,除非已建立了穩固的關係;否則,筆者不同意同行貿然confront或「篤爆」案主;因為這樣做,只會令案主更難信任社工,令日後的工作更加困難。有時候,有些事情不用說得太白,總之大家心照,給案主留下幾分的尊嚴,也方便日後繼續溝通聯絡。

最後,筆者想套用一位心理學家朋友的說話:只要大家帶著一份 compassion 「慈悲心」看世上的事物,感受眾生的痛苦。那案主是否真誠?有沒有說謊?恐怕也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吧!

註:延伸閱讀〈謊言背後:建構個人價值〉(5/6/2019)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