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孖葉」真心覺得大台有隱形大佬!


據梁愛詩引述,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座談會最主要的信息,表示香港當前已到危急時候,現時最重要的任務是「止暴制亂,恢復社會秩序」。

我們很累、警隊很累、示威者很累、街坊很累,我相信整個社會都在努力尋找出路,希望現時的衝突局面可以「暫緩」下來,但問題是,有何方法「止暴制亂」?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葉國謙在《晴朗》如是說:

「要止暴制亂,真係要將背後指揮、策劃的人捉到!」

又說背後大台?於是,筆者追問「是甚麼人在策動?」葉國謙說,相信今次的組織者不是窩囊的人,他從未見過這麼有組織性。向東向西、屯門就屯門、天水圍就天水圍、黃大仙就黃大仙,還很有策劃地何時進攻、何時調配,這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得到!筆者再追問「他們是甚麼人?」葉國謙續說,外國勢力不遠矣!他說看到網上傳言,有地方訓練在搏鬥中如何保護自己。筆者充滿好奇心想知道「在哪裡訓練?」葉國謙稱:「看上去是社區會堂!」

看似越講越荒謬,但我告訴你,現場判斷,我相信葉國謙是真心相信的!所以,筆者繼續追問「如何捉外國勢力?」葉國謙「娓娓道來」:「首先,資源源源不絕,他們的保護衣物可以媲美防暴警的裝備。在《有線電視》看到,全副黑衣、有眼罩的帽,更誇張到有類似打仗時用的發佈機的通訊器材,三十幾人一齊行的!」

溝通是重要的,因為透過訪問,你才知道看同一件事,但角度可以有幾大差別。一方面,葉國謙質疑,物資怎可以如此充裕?但另方面,我們又聽到有前線的年輕抗爭者連「開飯」都有困難,又怎能說是物資充裕?

葉國謙「逐一拆解」。

葉:「在地鐵站派地鐵飛。」

問:「地鐵飛咋喎… ….」

葉:「你估派地鐵飛少錢呀?我覺得過程中,部分宣傳,或者門面功夫做得好好。」

問:「這些是擾亂視線、掩眼法?」

葉:「去到那麼大規模的提供,我不會認為是人人拿幾蚊出來,就可以有咁好的物資供應。不合作運動也是,我最記得經典就是入境處電梯,阻止不能升降,然後第二天,後生仔出來道歉。這是好高手法的人,好高招!絕對不是年青人可以想得到、做得到的事。」

問:「以你們的解讀,到現時仍然不相信『無大台』?」

葉:「對!」

回歸後,政府當局講外國勢力已講了廿年,從未成功抽出來。如果我們只是在捉一個「不存在的敵人」,如何「止暴制亂」?誠然,香港作為國際社會,外國勢力一定存在,外國勢力亦意圖介入發揮其影響力,不過,大家客觀分析,外國勢力是在指揮這場運動嗎?

葉國謙最後說,他沒有具體資料,不過種種跡象顯示,現時造成這樣的暴亂局勢,一定有大台!

可惜的是、可怕的是,有這種想法的不只葉國謙,還有葉劉淑儀。

葉劉淑儀在《晴朗》如是說:

「大台是一個非常犀利的大佬!這些宣傳攻勢、線上線下、拍短片,政府日日開記招,他們即時帶口罩開民間招待會。招數層出不窮!」

問:「你說大佬?」

葉:「大台其實是一個隱形、非常精密的大佬。」

問:「是甚麼人?」

葉:「我無證據呀,我只是一個議員… …純粹民間觀察,有一個好犀利、好精密的大佬在背後指揮,又識得用Telegram、又識得用連登、又識得用AirDrop,令到警方疲於奔命。」

問:「現時個個年輕人都識用喎!」

葉:「用得好犀利囉。」

究竟,建制派是否因為解釋不了新世代的組織行動,所以就將其歸咎於「隱形大佬」?但這現象就如「捉鬼」,我們將世間上未能解釋的事就當作「有鬼」,於是一心「捉鬼」,但假如「鬼」並不存在,我們如何「消災解難」?

更可惜的是、更可怕的是,如果建制派只是為了「維穩費」而將問題歸咎於外國勢力,這還好,但當我們起碼有兩位行政會議成員「真心」認為背後有一個「隱形大佬」的話,他們會如何向特首提供意見?一想到這裡,才是最令人心寒的地方。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