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回應建制派質疑 民間記者會發言人:唔好再停留喺靠大台年代


網民召開第二次民間記者會,主題為「警暴濫權」,發言人同樣穿黑衣、戴頭盔和口罩,卻換上了上次沒出現的陳先生和李小姐。記者會邀請了市民、集會義工和急救隊義工,分享在示威現場的見聞。

記者多番追問,示威者在沒有大台之下是如何組織、如何回應有行政會議成員質疑背後必定有大台等。李小姐回應,唯一的「大台」是政府,網民只是因應政府的回覆作出反應,政府應反思「點解好好哋會逼到咁多人上街,希望政府可以理解,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對於網絡的Digital Age都應該有少少認識,甚至有公司都有做緊virtual team,佢哋係咪可以拓寬自己眼界,唔好再固步自封,停留在過往要靠人力、大台先可以聚集民眾的年代呢。」

民間記者會出席者包括:前排左至右為急救隊義工柯先生、黃大仙街坊阿Bi、黃大仙罷工集會義工何小姐、深水埗居民利小姐。
後排左至右為發言人陳先生、李小組。周滿鏗攝

為應對警方和政府每日舉行記者會的「一言堂」,網民自發召開第二次民間記者會,今次借來旺角一幢商住大廈單位,由社工總工會提供的場地。這個數百呎的單位內水洩不通,擠滿了超過三十人,檯上更放了超過二十支米高峰。但記者會流程毫不馬虎,記者進門後,有人邀請記者進行登記。記者會開始先播放了過去兩個月來警方濫暴的片段,再分別由兩位發言人以中英文作開場發言、市民和急救隊義工分享,再由記者提問。期間更有兩名手語傳譯員輪流傳譯。

發言人陳先生表示,因應警方周二晚上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拘捕方仲賢,數百名市民前去深水埗警署聲援,卻被催淚彈清場,多人感到不適。警方在周三的記者會上示範方仲賢所購買的觀星筆(警方稱為鐳射槍),陳先生批評警方的做法影響法庭判決,有妨礙司法公正之嫌,亦質疑警方短距離定點照射在黑色油墨報紙上,與實際情況大不同。他說,大批市民到太空館外以觀星筆照射卻安然無恙,所謂示範只是將鐳射筆誇大為鐳射槍的把戲。陳先生又促請警方在記者會示範5米內用海綿彈、布袋彈及橡膠子彈的射擊測試,讓公眾了解警方所指「有關武器不足以致命」的理據。

陳指,舉行記者會有三個重點:警方肆意施行暴力、情況變本加厲;雙重執法標準;濫捕製造白色恐怖。陳先生重申,在五大訴求沒有回應前,香港市民不會放棄。之後就由他身旁的李小姐以英文發言,其英語和國語相當流利。惟兩人在會後均表示,不願意留下聯絡方式和接受訪問。

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及葉國謙於電台節目表示,相信示威者背後必定有大台,因為他們善用Telegram、連登討論區、AirDrop等方式,組織和發起連串行動。記者在會上多番追問有關「大台」的問題,李小姐回應稱,唯一的「大台」只是政府,網民只是因應政府的回覆作出反應,認為政府應反思:「點解好好地會逼到咁多人上街,希望香港政府可以理解,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對於網絡的Digital Age都應該有少少認識,甚至有公司都有做緊virtual team,佢哋係咪可以拓寬自己眼界,唔好再固步自封,停留在過往要靠人力、大台先可以聚集民眾的年代呢。」

有記者問到對於示威者暴力升級有何看法,李小姐回應指「解鈴還須繫鈴人」,因為100萬、200萬人的和平遊行只換來政府「暫緩」和「壽終正寢」,她反問還有何方法可以令到政府聆聽市民訴求。陳先生強調,無人能夠號召示威者「做」或「唔做」,「政府先係個大台,答應五大訴求,我哋嘅示威者接受回應,先至會停低。」

記者會本來氣氛略為嚴肅,有記者問到示威者叫喊的口號由「五大訴求」變為「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會否擔心騎劫運動的原意,陳先生回應:「每人對於口號解讀都唔同,林鄭月娥女士可以解讀為港獨,所以......我都唔知啊,我答唔到你。」陳先生這時不禁笑了起來,不少在場的記者亦笑了。他強調,所有抗爭者一定會堅定五大訴求原則。

數百呎的單位內水洩不通,擠滿了超過三十名記者,有記者更要坐在地上。周滿鏗攝

四名來分享的市民包括:在示威中擔任急救隊義工的柯先生;深水埗警署附近屋苑居住20多年、懷孕接近30周的利小姐;黃大仙罷工集會義工何小姐;黃大仙街坊阿Bi。

防暴警察於8月5日在深水埗放催淚彈,懷孕的利小姐一整天留在家中沒有出門,她翌日返回深水埗的外家時仍聞到殘餘的催淚彈味道,即時緊閉門窗和開冷氣。當晚有示威者到深水埗警署聲援被捕的方仲賢,她看到有媒體形容示威者為暴徒,出於好奇,她大約11時許便落街觀察,「比起睇報紙,不如我自己了解吓啦」、「作為一個街坊我真係有需要知道到底發生咩事」。她指,當時有大批警察衝前,附近街坊見到她懷孕,提醒在場人士禮讓。她目擊到有數名警察包圍着一名中學生,但她因懷孕未能上前協助,又擔心催淚彈氣味對胎兒會有影響,故馬上離開。之後家人便勸告她這段時間除非到醫院,否則盡量不要外出,她慨嘆:「好無助,好似連出街權利都無,可能我落一落街買啲嘢都會突然俾警察拉。」利小姐又擔憂孩子出世後,不曉得教小朋友,若遇到罪案發生到底應否向警察求助:「我可以做啲咩呢?無嘢可以做到。」

8月5日黃大仙罷工集會,負責派發食物和水的義工何小姐,憶述當天參與者有秩序地進入集會場地,直到大約下午3時,突然警方施放催淚彈,「其實好嚇人,一個和平集會,好多人都無口罩,好多人都係路過嘅街坊,我哋都係為咗同一信念去和平集會,都要中催淚彈放題。」

她憶述,當天入夜後人潮有增無減,沒有因為催淚彈而卻步。集會所申請的不反對通知書是至晚上11時59分,但突然間有防暴警察衝入集會場地驅散人群,「起初不相信會有速龍小隊,沒有任何警告,得番好少時間離開,險些人踩人,有人從高牆跳下,我完全無想像過會咁,因為我相信不反對通知書,就係相信呢個政府......」何小姐這時哽咽起來,「今日諗番仍然好驚,一個和平集會係會受到速龍驅趕,而家屋企有支逗貓的鐳射筆都可以俾人拉。」何小姐續說:「我想同政府講,無論你用咩方法嚇我哋,香港人只會一次比一次堅定,聚番埋一齊,因為五大訴求係缺一不可。」

發言人被問到民間記者會有否固定班底籌劃,李小姐表示每次活動均是自發性,又透露核心成員約100人,其他幫忙的義工約1000人,來自不同界別。「其實主要透過網上招募,亦有現場示威者唔介意上鏡講自己經歷,都係睇番主題,例如講警暴就有受到警察不合理暴力的人上來分享。」陳先生補充指,歡迎任何市民透過網上討論區聯絡他們,「可以下一位上來講嘢嘅,係鏡頭後面的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