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口號的真義:政府輕率為運動定性


【撰文:陳韜文、邱誠武】

為什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愈喊愈響?這兩句口號代表什麼意義?這些問題的提出,是因為特首在8月5日的記者會上把上述口號,結合其他個別現象,斥為挑戰國家主權、危害一國兩制的行為,把反修例運動定性為「鬧革命,搞分裂」,為嚴厲鎮壓的措施鳴鑼開道。

以上的定性不能等閒視之,因為它有嚴重的社會效果,會把香港推入深淵。目前處理香港當前局勢的關鍵,很多人在在擔心繫於在北京領導人的一念:一念之差。一念,香港可在天堂;另一念,香港可墮地獄。而這一念,很可能就是定性的判斷。我們要問的是:特首憑什麼來定性?是否符合定性邏輯?有否足夠的事實基礎?

定性要講邏輯和證據

定性一個社會運動,首要考慮是它的主要目的。經過兩個月的抗爭,民眾的訴求有所演變,但是仍然離不開撤回修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銷暴動定性、特赦被捕人士、實行雙普選5項要求,而當中沒有任何一項是跟分離、獨立有關的。相反,它們是以一國兩制作為框架而提出的。固然示威、抗爭運動至今實在出現較嚴重暴力的手段,我們也不認同的,並擔心其效果適得其反。

運動的起因有些情况也可以是定性的一個根據。反修例運動源於較大多數市民對中國大陸司法制度的不信任,害怕修例會拆除中港之間的法律防火牆,危及港人的人身自由及安全。如果從運動的起因及貫穿整個過程的主因來界定性質,反修例運動籠統可說是自由之戰,是香港人為了免卻恐懼的自由而奮起的運動。這跟港獨有什麼關係?

其次是看運動領導權由誰擁有。這場運動特點是無大台,可謂各展其謀,各群組間沒有上下領導與被領導的關係,和理非和勇武示威者雖可彼此承托,有時可產生合力,但那是「各自爬山」的結果,當中沒有誰指揮誰的問題。若指控運動背後是由美國、英國、台灣等外部勢力所發動和控制,那政府要拿出切實證據,否則只是蒼白無力的指控。相反,運動參與者所看到都是運動的自發性和在地性。運動的規模空前龐大,所需經費大多都是眾籌和民眾捐助所得,背後何來什麼神通,什麼金主?若政府認為有,也要拿出可信的事實來給大眾說明。現代社會運動的形態已經改變,香港的社會覺悟也空前高漲,當政者若不仔細研究學習,是無法理解的。

定性也看運動的主體成分。運動的發起者是民陣所代表的民間組織,首先響應的也是數以十萬計支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的市民(所謂「和理非」)。從數字上和活躍程度看,這個和理非力量仍然是是運動的基本構成。運動中應有人贊成港獨,但是他們為數甚少,不足以代表示威群眾的汪洋大海。其實特首也只敢說別有用心的激進示威者只是「一小撮」。果真如是,就不要一竹篙打一船人,還這次全民運動一個公道。

讓我們回到口號問題。運動的口號是會演變的,隨着事態的發展而有所更替的。流行的口號也不一定出於抗爭的組織,也可能是群眾的創造。運動早期最多人叫喊的自然是要求「撤回送中條例」,甚至叫「林鄭下台」。隨着警方被指過分使用暴力和涉嫌縱容黑幫,「香港警察,知法犯法」的口號不脛而走,至今未衰。近期則多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叫法。由始至今,我們還未聽到要打倒什麼中央領導人口號,而最持續、喊得最響亮的口號則是「香港人加油」。如以口號定性,我們必須兼聽,不能以偏概全。

恢復香港的光輝

我們出席了8間大學學生會代表8月2日在「一代人的話」3個多小時研討會,聽他們講述很多的心聲和想法,當中包括他們那一代,對「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理解。他們明言,不一定知道當年梁天琦原意所指,重要的是他們現在容許一句口號各自演繹,眾人有不盡相同的理解。其中的意思可以指要真正實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可以是要保有香港的核心價值;也可以指獨立……出席的學生代表當中,只有一個不諱言包涵香港獨立這個選項。但也知道獨立是敏感、甚或危險的主張,也不是大多數人目前所認同或認為可行的。

相對比之下,值得注意的是其他學生代表差不多異口同聲說,更多的香港人此刻都發現、此刻都在問:為什麼自己過去熟悉的香港,今天變了形、走了樣,如此陌生了?「光復香港」的意思就是要恢復香港的「光輝」,就有如屋企亂糟糟,「要改革屋企、改善屋企」,要還原「屬於香港人的香港」。

「時代革命」的意思,乃代表着他們不再是「食、玩、瞓」的一代,追求的乃非物質的精神價值;在政治領域,即是指民主、自由和人權的追求。那是時代呼召他們一代,而要回應的。這個思想醒覺的改變是巨大的,而恢復舊觀也牽涉到頗大幅度的變革,所以對他們這一代有其「革命性」。面對香港目前的困局,同時展望2047前路的來臨,這是時代賦予的使命,不得不面對。

社會上愈來愈多人對這兩句有高度可塑性的口號有共感,正如學生所說,大家發現自己的政府、自己的社會、自己的「家」,包括原來文明執法的警察都在變。連上周中環金融界人士集會上也喊這兩句口號。我們不相信金融人要的是獨立革命。喊這兩句口號,是人們就一種心底期盼還原的寄語、對香港這個家的愛的呼號,和奮起保護的宣言。固然,什麼才是回復香港的原貌,仍值得很多討論,包括回到鄧小平設計一國兩制的初衷。但香港獨立這個主張,就我們現場所得的印象,絕非多數學生代表所認同的,更不會是大多數香港人的立場。如何在一國兩制內達至真正的高度自治似乎更是他們所重視的框架。

結語

總體而言,對會場大多數學生領袖而言,兩句口號所代表的是要恢復香港心中的理想狀態,要實行很大的改革才能達至,是願景及意志的表達。我們解讀口號時,不能取其表徵,在沒有研究的情况下想當然,以為所有叫口號的人皆主張武力革命,實行改朝換代。事實上,現在五大訴求中,後來連要特首下台也改掉,何來「革命」?當然,就算是要求行政長官下台也不代表什麼革命,也只是一國兩制下的問責表現而已。話得說回來,當口號已成為執政者的敏感語,而口號本身也容易產生歧義,示威者也實在沒有真個革命的意思,那改用一些語意更為具體清晰的口號,對減少政府的誤判和促進示威者的溝通,應有所幫助,誰都沒有堅持的必要。

特首把焦點放在少數極端言論或行動者,放大後召喚愛國民族情緒與之對立,並以武力震懾。其挑起的仇恨反根植大多數年輕人和同情他們的民眾,後果或適得其反,不單激起更多的反政府情緒,真的把香港推向「不歸路」。武力造成的社會撕裂和嫌隙,不單令人痛心,其不癒的傷口亦容易讓外邊細菌隨時入侵。管治者必須明白依賴警察武力和族群鬥爭,既非治本之道,也帶來沉重代價。政府應該回到正路,正式撤回草案,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好讓危機緩解,給香港一個重新出發的機會。

(陳韜文: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榮休教授;邱誠武:前新聞工作者、運輸及房屋局前副局長)
 
本文原刊《明報》2019年8月8日觀點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