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胡平章立凡:「恐怖主義苗頭」定性不符港實際情況 有點像說香港當局自己


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楊光周一在記者會表示,香港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美國之音》的報道指,外界認為,這樣的定性很嚴重,報道提出問題:北京對香港抗爭的最新定性,是否符合香港實際情況?

 

《美國之音》節目「時事大家談」訪問《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以及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胡平表示,「恐怖主義苗頭」定性當然不符合香港實際情況,「事實上,這是當局自己的節目預告。就像當局派人黑衣蒙面冒充抗議者一樣,當局自己先製造恐怖局面,然後再以『反恐』名義收緊港人的自由空間。等後來真相大白,人們發現恐怖分子是假裝已經晚了,當局的目的已經達到」。

他說,以香港目前這種情況的抗爭,完全無組織無領導、參與者蒙面,在這情況下,派人混入做一些事情是非常容易。這時候當局說這種話,那麼今後香港真的發生了恐怖襲擊,人們不該感到意外,因為十之八九就是當局自己的所作所為。所以當局這個時候的講話,應該引起大家的足夠注意。

至於為什麼北京給香港抗爭運動加上如此嚴重的定性、這會如何影響香港局勢、造成何種後果?章立凡表示,他翻查「恐怖主義」的定義,百度百科說:恐怖主義「通過暴力破壞、恐嚇等手段,製造社會恐慌、危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財產或脅迫國家機關國家組織實現其政治意識形態等的行為」。維基百科則說:恐怖主義「指一種會造成其所有者做出,為了達成宗教、政治或其他意識形態上的目的而故意攻擊非戰鬥人員(平民)或將他們的安危置之不理,有意製造恐慌的暴力行為之思想」 。

章立凡續說,如此看來,港澳辦說的「恐怖主義」,有點像說香港當局自己,因為恐怖主義主要的襲擊對象,是非戰鬥人員或平民。現在武裝警員過度使用暴力,使平民受傷,這些都是錄像中記錄的。至於這些都是什麼人幹的,就像上星期討論的污損國旗國徽,這些人都沒有抓到,身份不明,可能是香港人,也有可能是大陸派來的人。

至於中美在香港問題交鋒升級,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稱中國是「流氓政權」,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公署指美國是「強盜邏輯」和霸權思維。胡平說,中國參與締結的《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規定,保護外交官及家人的安全,是文明國家政府起碼責任,兩國在戰爭狀態也是如此。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說不認為「泄露美國外交官的私人信息、她的照片、孩子的名字,不是什麼嚴正交涉,而是一個流氓政權會做的事,這不是一個負責任的國家的行為」。按《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一個政府可以宣布不歡迎某國外交官的某種行為,下令驅逐,但是泄露私人資料實在是流氓行徑,做出這樣事情的政府,就是個流氓政權。

胡平說,一般來說,披露別人隱私本來就是不對的,而這次中國政府的做法是對外交官個人安全的侵犯,是公然違反《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美國的指責是正確的,華春瑩的辯解只是這不是中國政府所為,是媒體幹的。所以,這件事也有爭議:就是《大公報》是否是中國政府的工具?如果不是中國政府的工具,那就另當別論。但是現在美國的確是認定《大公報》就是中國政府的工具。

章立凡表示,這幾天,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官員伊珠麗(Julie Eadeh)會見民主派、建制派、企業界人士和學生領袖,等於把香港各方都見了。不能說見了反對派人士是干涉中國內政,見了建制派人士就不是干涉中國內政?按《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領事官員的職責頭一條是促進派駐國和駐在國關係的發展,增進相互了解。如果伊珠麗不見這些人,能不能增進互相了解?外交官在駐在國見各派人士是各國通例,中國的外交官未必就不和美國的民主黨接觸吧。

胡平表示,香港的抗爭,不是也不可能是外國策劃的大陰謀。一兩百萬人走上街頭,這哪裡是外國人可以策劃得了。一個運動要搞到這麼大的規模,就連自己的政府都做不到,何況外國人?要說來自國外的干涉,那就只有蘇聯共產黨,被控制的也就只有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成立之初,領導人還需要蘇聯第三國際的認可,大政方針也需要第三國際來制定。香港事件最明顯的特徵就是自發性,無組織無核心,外部勢力想操縱都操縱不了。

胡平又說,美國斯坦福大學的戴雅門教授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刊物《民主期刊》的主編。中共當局在指責美國勢力影響的時候常常會提到NED,就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可是NED是個公開的組織,他們的活動都在網站和報道裡公開。中共對此十分清楚,過去也沒有拿NED說事,只是最近在香港抗爭活動中把NED作為攻擊目標。戴雅門教授不久前接受《紐約時報》訪談時,對香港運動的激進化和少數人的暴力傾向表示擔憂。可是看到港人並沒有接受他的建議,由此看出,香港人的運動是自發的,並不是國外干涉。

中國表示要求美國「收回他們在香港伸出的黑手」,章立凡說,這個問題,要看香港「反送中」的遊行是怎麼起來的。自從香港回歸以來,中共對香港的治理出現很多問題,最突出的問題,就是全國人大常委會2007年12月否決香港2012年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體議員的方案。普選本來是寫進《基本法》的,當時否定的理由是實際還不到時候,但是提出一個香港普選時間表,就是2017年底第五任行政長官可以經由普選產生,之後可以由普選產生立法會議員。這是北京自己提出的時間表,後來也是北京自己推翻的。

胡平說,中共給香港抗爭加上「顏色革命」的標籤,根本就是張冠李戴、文不對題。所謂顏色革命,就是發生在中亞和東歐等獨聯體國家大規模的、非暴力方式進行的,旨在推動政權變革和制度變革的運動。香港今天的抗爭和「顏色革命」一點也不沾邊,因為港人就是要保護他們原有的制度,防範原有的制度遭受另一個制度的侵蝕。

他說,港人的抗爭,尤其是這次「反送中」抗爭的五項訴求,都是針對香港的情況,沒有針對大陸。這和紀念「六四」不同,「六四」還有些針對中共政權意味。這就說明,香港的事情和顏色革命毫不相關,並沒有要改變制度的意思。當然也有港人提出口號,比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些口號的意思不明,可以有多種解釋,在這次香港抗爭中不佔主流,抗爭中最主流的還是五大訴求。

章立凡說,看《基本法》中規定「一國兩制」50年不變,高度自治。香港人是否有必要發動一場顏色革命來廢除掉這樣幸福的制度?實際上,22年來,中共一步一步地蠶食掉香港的基本價值觀、香港一國兩制的基礎。現在已經有官員在強調一國、不強調兩制,甚至有些問題上還強調一國一制。實際上,稱之為顏色革命,革命主題是誰?革命對像又是誰?5年前他在《美國之音》發表〈香港需要顏色革命嗎?〉討論過,香港根本不需要顏色革命;而在逐步顛覆一國兩制、自食其言、改變香港現狀的,恰是中共自身。

胡平說,中共鎮壓反抗運動的一貫伎倆,就是安上「境外勢力」的帽子。香港這件事,大家看得很清楚,顯然是北京和港府自己錯誤導致。除了積累性問題,直接的導火線就是送中修例,進了地雷陣,引起連環爆,港人開始持續不斷抗爭。不管是深層原因,還是導火線原因,都是北京自己的失策造成的。

章立凡說,8月6日,港澳辦召集香港500人到深圳開會。最近幾天,中共和港府方面的態度變得非常強硬,和這個會應該有關。現在互聯網上也有說法,說這個會可能開得更強硬,甚至要派軍隊出動,但是香港建制派人士也不願如此。11月立法會就要選舉,按香港目前的選情來說,對建制派非常不利,建制派目前的一點民意也可能會被中共毀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