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人權監察觀察員被警阻拍攝 義務律師等4小時才能見被捕者


香港人權監察代表與幾位律師舉行記者會,要求警方停止暴力,制止人道危機。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形容,警察「從紀律部隊變成無紀律部隊」,認為如今警察的出現會造成危險,批評警員無法被識別將無法被問責,「遲早變魔警」。會上幾位律師指出,香港市民應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但警方行為令他們難以免於恐懼。另外,代表又不滿警方阻撓義務律師向被捕人士提供法律援助,剝削基本人權。 

香港人權監察代表與幾位律師今午於立法會見記者,要求警方停止暴力,制止人道危機。左起:莫乃光、葉寬柔、羅沃啟、莊耀洸、陳惠源、蔡梓蘊。林倩茹攝

香港人權監察發言人葉寬柔表示,共19次派出觀察員在示威現場進行實地觀察,觀察員身穿橙色制服,發現多次衝突中,警方都有濫用權力、使用過份武力,與警方說法不同。她指,8月3日晚,她與另一位觀察員到黃大仙,有位長者倒地,她們欲上前觀察時,卻被警方要求不斷退後,又用身體阻擋他們拍攝。其中一位觀察員被警方推開,身體有輕微損傷,用來拍攝的手機被警方刻意投擲在地。葉寬柔批評警方妨礙拍攝,警阻止觀察員監察或有損人權。

律師蔡梓蘊表示,最近義務律師在協助被捕者時多次受到警方阻撓。她指,在8.11尖沙咀等地的被捕人士被送至羅湖新屋嶺拘留中心,不少義務律師於短時間內到達,要求見被捕人士,但警員要求律師自行尋找當值警官,又拒絕提供聯絡方法,當律師獲得聯絡電話後,又無人接聽電話,因此義務律師平均需要等候3至4小時,才有機會進入拘留中心,即使成功進入,環境亦十分惡劣。她批評,警員行動令被捕人士無法得到及時的法律支援,而被捕者有機會在未見律師前,就被要求錄取警誡供詞,批評警方剝削被捕者的基本權利。

 

羅沃啟表示,警隊於室內使用催淚氣體,導致他人嚴重痛苦是酷刑,被國際禁止,完全違反國際守則。林倩茹攝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說,看見警隊使用武力、不斷侵犯人權,形容警察「從紀律部隊變成無紀律部隊」,又指「執法同犯法冇分別」,批評警隊的出現會造成危險。他不滿警隊經常使用不必要武力,包括向人的面部開槍。他擔心,警隊的新武器愈來愈致命,水炮車將會令全港進入人人自危的新紀元。

警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以「蟑螂」形容示威者,羅沃啟表示,在盧旺達屠殺,被屠殺者被貶為「蟑螂」,殺人者已經不當他們是人類。他擔心,警隊對民眾人格否定,會造成將來的武力升級,有感情況恐怖,但似乎沒法制止,因為警隊由上至下都在協助前線警員保密身份,令他們無法被識別。他說,權力必然使人腐化,警務人員可以用武器做任何事而無須被問責,指警方「遲早變魔警」,呼籲警隊能夠臨崖勒馬。

羅沃啟指,警隊於室內使用催淚氣體,導致他人嚴重痛苦是酷刑,完全違反國際守則。他表示,根據禁止酷刑公約,香港警員在香港犯法,去到其他國家,如美國、英國,都可以被捕。

香港人權監察副主席莊耀洸律師表示,市民可以從民事索償,向警方追討疏忽賠償。他說,如果警方的執法行為不合理,甚至沒有依照警隊守則而導致他人受傷,就有機會要承擔法律責任。他以2018年英國的一宗案件為例,有警員執法時,誤傷了一位老婦,她隨後向法庭成功控告該警員,案件顯示警方在執法時若令人受傷,應負上責任。他又舉例,1985年有警員在追捕疑犯時施放催淚彈,令店舖發生火災,店舖最終成功就財物損失索償,因警員沒有考慮清楚使用武器的風險。不過,莊耀洸指刑事案件的門檻比較高,控告會更困難。 

律師陳惠源表示,香港人應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但近日很多片段都能看到,警員經常以襲警、阻差辦工等罪名威嚇市民,又在搜身時要求市民跪下,或在眾人前面壁。他說:「呢啲唔係法律嚟,法律唔係咁。」他又指,侮辱式的行為並非法律,而且在搜查完成後,警員不作出拘捕的話,任何的扣留都是非法禁錮。侮辱式的行為並非免於恐懼的自由,更非人道主義所接受。

陳惠源指,傳媒拍攝到警員在銅鑼灣清場時,懷疑把竹枝放入被捕人士背包,對於警方稱竹枝可能是證物,他感到不滿:「證物唔係應該擺入證物袋咩?」他強調,證物需要有嚴謹方式處理,質疑警方搜證沒有依足程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