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如果由監警會主席建議成立獨立調查 林鄭是否願意踏上這個下台階?


當初,機場集會由航空人員發起,和平表達訴求,口號是「和你飛」,到群眾自發集會之後,頭四日都相對平靜,為何發展到最後「阻你飛」?希望參與的人細心思考,當初,和平靜坐,以及向抵港旅客解釋風波,大體上都爭取到民意支持,過萬人響應入機場聲援,都因為相信行動是「和平理性非暴力」。而在那個階段,機管局純粹由於人太多,就宣佈取消航班,是凸顯香港機場管理上的不足。

8.13示威者在機場阻止旅客進入禁區。美聯社

不過,當群眾主動阻礙旅客離境的時候,行動的性質已改變。對於原本到場聲援的「和理非」而言,行動會否動搖到他們的支持?對於原本體諒示威者的旅客而言,行動會否將他們由支持推向反對?對於機管局而言,因為人多而取消航班,是其管理問題,但出現主動阻礙旅客之後,機管局取消航班是否變得合理?

過程中,有一名澳洲女士一度被示威者阻礙離境,她事後撰文分享感受,她說十分明白示威者對民主未來的訴求,當她嘗試登機的時候,示威者告訴她航班已取消了,但據她所知,其航班並沒取消,並向示威者表示,她支持他們,她在香港生活了十年,亦是他們的一份子,她希望示威者安全,同時亦希望自己能回家見到家人。這位女士跟示威者商討,但示威者認為,如果讓她放行,豈不是要讓所有人放行?於是,她向示威者說,假如她堅持向前行,你們會傷害我嗎?示威者回應「不會」。這位女士形容,透過示威者的眼神可以看到,他們只是一班年輕人在保衛自己的將來、日後他們子女的將來,以及香港的將來。最後,他們讓路予這位女士。

我們要深思,當我們一直高舉自由的時候,一般旅客是否同樣應該擁有出入境的自由?

另一例子,前往新加坡參加世界盃泳賽的香港泳隊,包括歐鎧淳等人,也曾一度被阻止入閘,談判約1小時後獲放行。我們要深思,「和你飛」的行動何時開始變成「阻你飛」,甚至是群眾擔當了「審批」誰可搭飛機的角色?

社會行動一發不可收拾,但假如在這一刻,如果示威者仍然在乎民意,希望爭取社會輿論支持的話,應該深思運動下一步如何走下去。如今,機管局已取得法庭發出的臨時禁制令,希望示威者仍然在乎民意,調整下一步的行動策略。

當然,我們也要問特區政府,如果林鄭仍然在乎民意,希望市民所謂繼續給予你支持的話,也請林鄭深思下一步可以做甚麼!如果林鄭認為香港已步向「粉身碎骨」的深淵,那麼,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何困難?究竟,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影響警隊士氣的後果嚴重,還是警民衝突無日無之更嚴重?

監警會主席梁定邦。香港電台截圖

若然林鄭肯做,只欠一個「打倒昨日自己」說法的話,筆者提供一個說法給你。今天,已有不願開名的監警會成員表示,原預計調查範圍至7月2日,但目前每周都有新的警民衝突,已是「尾大過頭」。那位成員亦認同需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因為現時每周發生的事都值得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那麼,如果林鄭願意回應現時社會最多人支持的訴求,即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又怕「打倒昨日的我」,大可由監警會主席向特首反映,認為涉事範圍太大,監警會的職能未必適合全盤檢視,反建議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然後林鄭只是接受監警會建議,有何不可?

 辦法總比困難多,縱然現時的困難前所未見,既然面前是一條「不歸路」,但「路是由人行出來的」!林鄭是否願意為香港多行一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