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陳文敏:DQ攸關選舉權 「莊重」乏標準


 

陳文敏在DQ案中代表劉小麗。(蘋果日報圖片)

高等法院今繼續審理特首梁振英及律政司覆核四名議員資格案件,答辯方繼續陳詞。代表議員劉小麗的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指出,劉小麗當時開始時先說「本人劉小麗謹此承諾,本人由街頭進入議會」,只是宣誓前言(pre-statement),並不構成宣誓一部分。

至於劉小麗在社交網站上描述「誓詞變成九十多句毫無連貫性的句子,沒有任何組合、連結及意義」,陳文敏提醒根據上文下理理解,當時帖文是要批判其他虛偽的議員,也一直認為宣誓儀式莊重,故特意諮詢立法會秘書處及翻看社民連梁國雄過去宣誓片段。

陳文敏指出,不應過度狹窄演繹《基本法》中的選舉權,除參選外包括保留議席的權利,故任何限制選舉權必須合理且有必要,撤銷時必須有客觀清晰定義。

陳文敏形容,政府一方有如校長般訂下「嚴格校規」、一違反《宣誓及聲明條例》就撤銷資格,但宣誓是單方面的政治表態,無異與禮節及形式(formality and rituals)。同時,「莊重」與否視乎場合及機構本身歷史,不同人有不同解讀,他提醒,在缺乏明文規定、立法會秘書處從無詳細定義宣誓儀態(manner)時,法庭應給劉小麗疑點利益,及慎重考慮立法會主席或秘書長的意見。

法官區慶祥庭上多次問及,上訴庭已裁決宣誓不只是立法會內部事務,法庭最終裁決宣誓是否有效,為何再考慮立法會意見?陳文敏回應說,並不爭議法庭有權裁決宣誓有效,但判斷莊嚴、偏離常規,立法會有其角色。代表梁國雄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更搬出終審庭案例,表示《基本法》75條訂明立法會制訂本身議事規則,基於三權分立原則下,另一個機構干預時必須容許相當酌情權。

劉小麗庭上聽到陳文敏頻頻點頭,陳讀完整篇陳詞最後一句「選舉應是尊重而非打擊民意」時,劉在庭上用紙巾拭淚,慨嘆陳文敏講出了她的心底話。陳文敏則笑言自己除講稿外,有部分爆肚。

雙方主要交鋒之處,是四名議員宣誓儀式期間言行是否屬於誓詞的一部分,如果是的話,會否構成《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中「拒絕或忽略作出該項誓言」。政府一方指控四人故意偏離誓詞,而四名議員一方則認為只是「宣誓失效」,不等於「拒絕宣誓」,同時亦引入選舉權佐證不能隨意撤銷議席,提高政府一方的舉證門檻。

代表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莫樹聯日前說,四名議員刻意偏離宣言,陳文敏反駁說行為刻意與否,並非本案焦點,關鍵是議員當時行為,是否刻意不想受誓詞約束。

陳文敏表示,劉小麗當時雖然慢速讀出誓詞,但內容、聲調均莊重,頂多只能說成有多重政治含義,外界可能解讀新議員搶鏡、或對建制不滿,「歷史上挑戰建制多的是,肯定不獨劉小麗一人」,不能構成拒絕宣誓。

陳文敏引述劉小麗向法庭提交的誓章,表示去年9月曾經諮詢立法會秘書處宣誓慣例,當時獲得意見是只要完整讀出誓詞,就可以符合《宣誓及聲明條例》要求。此外,劉小麗與助理翻看梁國雄2004年、2008年及2010年就職時的宣誓片段,當時梁國雄不同地方停頓,當時均無裁定拒絕宣誓。

陳文敏透露,事前劉小麗曾經考慮穿紅色鞋,現時踐踏共產黨,或者扔走基本法,但最終並無採納建議,正好顯示她有考慮過宣誓儀式莊重,更突出難以界定何謂莊重或尊重場合。

至於劉小麗事後在社交網站發表帖文說,宣誓只是讀出串連無意義字句,陳文敏表示,當時帖文中心思想是嚴厲批評的其他議員虛偽宣誓,必須考慮背景,而且社交網站不是法律文件,從一般人考慮,難免有誇張。他表示,劉小麗當時提及「誓詞變成九十多句毫無連貫性的句子,沒有任何組合、連結及意義」,只是「吸引注意的修辭」(merely linguistic rhetoric to arouse public discussion)。

陳文敏指出,本案關鍵是究竟議員是否「拒絕或忽略」誓詞,但考慮時涵蓋言辭、衣著、標誌,「不是單單偏離常態構成拒絕(宣誓)」,而是進一步還要問,事態是否嚴重至達到拒絕宣誓?

他指出,偏離常態是難以捉摸(elusive),往往取決於不同機構的傳統、歷史、文化及價值,並以衣著為例,「大學高桌晚宴的尺度,與大律師公會周年聚會不同」。在缺乏清晰標準的時候,法庭應慎重考慮熟悉機構者的意見,在本案而言則是立法會主席及秘書長。

2004年梁國雄向高等法院申請在宣誓中加入字句,時任法官夏正民拒絕申請,案中裁決宣誓需要「形式及內容」與法例一致規定,沿用至今。陳文敏庭上表示,接納案中觀點及上訴庭裁決,但認為2004年裁決中,並無提及宣誓的儀態(manner),在《宣誓及聲明條例》也從來沒有提及。

法官區慶祥詢問,既然普通法定明宣誓必須莊重,及不能改動宣誓的形式(form),為何能夠改動宣誓儀態(manner)呢?陳文敏回應說法例明確要求不增加一字一句,並接納普通法下宣誓必須莊重,但要求過分空泛,但凡影響憲制權利是必須非常小心。

代表羅冠聰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指出,無意冒犯宣誓人士,但法律上宣誓純屬禮儀。他引述案例指出,取得公職一刻已需要效忠主權國,宣誓只是再提醒。

戴啟思又指出,在宣誓前後發表政治宣言相當普遍,本身不會「污染」了誓詞。此外,在去年10月宣誓上,朱凱迪、林卓廷、鄭松泰等多名議員宣誓「加料」但未被檢控,戴啟思指出,羅冠聰是最後一人宣誓,而如果其他議員情況雷同卻未被檢控,政府很可能濫用程序,提出政治檢控。

他指出,議員排除萬難才當選,極不可能拒絕宣誓,「如果真心不認為根據誓詞宣誓,早就不應該參選」。

由於宣誓在普通法多年歷史,本案不時提起西方的宣誓歷史。例如陳文敏提及,英國國王亨利八世脫離羅馬教廷,律政大臣湯瑪斯莫爾(Thomas More)因為拒絕宣誓承認新教遭亨利八世殺害。陳文敏引述,不同宗教因宣誓風波遭壓迫,直到19世紀才改善,可見宣誓是單方面政治承諾,目前淪為禮節及形式,笑言湯瑪斯莫爾不會理由宣誓真正意圖為何。

 陳文敏DQ案庭上五大論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