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申辦多個遊行集會 劉頴匡家遭淋紅油 細說無大台組織方式


反送中運動無大台,但葉劉淑儀、葉國謙話未見過咁有組織性,背後必有大佬指揮。劉頴匡有份籌組G20前往各國領事館請願、九龍大遊行、7月28日中上環遊行(後只獲准在遮打花園集會)、8月5日三罷兼七區集會,負責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及擔任傳媒聯絡人。他接受眾新聞訪問,分享過去兩個多月沒有大佬大台,只靠連登、Telegram群組是如何運作。

劉頴匡25歲,曾入讀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中途退學。曾加入新民主同盟,後來退黨並創立政治組織沙田社區網絡,他曾在 2018年以獨立本土派身分參加新界東立法會補選,被指支持港獨遭選舉主任DQ參選資格,目前不屬任何政治組織。周日(11日),他在Facebook收到一則恐嚇短訊,有人揚言要到他家「做場法事」。晚上,他的住所大門被淋紅油。劉頴匡估計是有人不想他再籌辦遊行集會,但他指,會繼續維持參與度。

劉頴匡早前助多個遊行集會,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以及聯絡傳媒。

 

劉頴匡的公屋寓所周日遭人淋紅油,其父已報警。 劉頴匡Facebook圖片

九龍區遊行:一盤散沙變23萬人

7月1日前夕,網民集中討論七一當天行動, 劉頴匡當時感覺到,大家認為七一就是反《逃犯條例》 修訂風波的了結,「但搞開社運的人都知,唔會有一個完結。」於是他 6月26日在Telegram 「公海」群組詢問,七一後是否仍有行動,延續社運潮。 當時群組鬧哄哄討論七一早上在金紫荊廣場的行動,只有數人支持他的建議,見網民有反應,他提議於7月7日組織九龍區遊行,又有數人響應,於是他在6月28日在Telegram開了一個集中討論九龍區遊行的新群組。

以往遊行多在港島,劉頴匡建議在九龍上街:「因為旨在要有gimmick(噱頭),冇gimmick就冇人出來,如在維園再行多次,我驚冇人理我,同埋作為參與過雨傘運動的人,都對九龍有情意結。」傘運時,旺角佔領區發生的事,令人印象深刻。

起初,約有90人加入群組,劉頴匡拋出九龍區遊行的想法,之後眾人討論遊行路線。大家很快同意行彌敦道,覺得是九龍的象徵, 於是他們參考以往法輪功的遊行路線,經彌敦道、廣東道, 再到尖沙咀鐘樓。初步擬定路線後,劉頴匡做代表,在6月30日正式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7月2日,警方通知劉頴匡,7月7日當日已有一個宗教團體申請同樣路線,建議他們改期,或改至港島區,但劉頴匡一口拒絕。 他馬上把消息告知群組成員, 大家之前有提過,九龍遊行期間要跟旅客宣傳, 於是他們討論彌敦道以外遊客多的地方,想到廣東道及高鐵站,決定由梳士巴利公園出發,進入廣東道,再去高鐵站, 成員提醒劉頴匡:「今次呢條路線唔可以再同警方讓步喇。」

Telegram群組的討論氣氛起初冷淡,因當時剛發生七一佔領立法會, 大家的焦點都放在這件大事上。直至7月3日, 成員拋開沉重心情,重整旗鼓投入九龍遊行的籌備工作。 當時雖然未獲不反對通知書,但大家覺得時間緊迫, 宣傳工作應盡快開始,於是劉頴匡在連登討論區發文宣傳,並加上參與Telegram群組的連結, 連登仔反應熱烈,紛紛留言:「我等後續行動等咗好耐啦」、「自己香港自己救、兄弟加油」等,結果吸引傳媒報道九龍區遊行,群組成員數目,更在7月3至4日急速倍增。

7月7日的九龍遊行,人山人海。美聯社圖片

群組成員列舉一系列工作,然後各自在Telegram創立工作小組負責不同範疇,邀請有興趣的網民加入不同群組,負責處理物資、急救隊、糾察隊、文宣、車隊等。 劉頴匡記得,首次有網民自發創立「嘴炮」群組,數十名成員商討遊行遇上內地遊客時應如何應對,群組中有自稱來自中國的網友,向他們講解大陸不同地區的人如何稱呼對方。劉說,每個群組的成員人數不一,如文宣組、 糾察隊、急救隊有過百人,但車隊只有數人。

雖然是劉頴匡提出九龍大遊行的想法,但及後不同工作小組的討論內容、進度,他沒有一一緊貼, 只顧埋頭苦幹跟警方在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上周旋,以及跟傳媒聯絡。 以他所知,糾察隊負責召募糾察員、安排不同糾察員的崗位、如有人臨時缺席的後備人手安排、製作糾察證件等;物資組安排物資站,向各政黨、 團體及學生會借還物資,買水並安排運輸時間等; 文宣組要構思及設計宣傳品,例如派發給遊行人士的標語。

群組成員互不相識,只知道Telegram上對方的網名, 是靠一份無形的信任互相合作。劉頴匡認為:「因為匿名,反而信任更多, 因為對對方的固有印象冇咗,只會看對方做的事,在group內好易有信任,你只要做嘢就可以。」 會否擔心有「鬼」、有人特意加入搞破壞或收集情報?劉頴匡認為, 警方或反對人士混入群組,是意料中事,唯有多留意,踢走不發聲又沒有貢獻的可疑人。

網上討論你一言我一語,如何在群組內達成共識?劉頴匡指,有些群組會投票決定,有些則會辯論至得出結論為止。他舉例, 急救群組內招募了約幾十個急救員後,突然有一位成員表示, 已聯絡聖約翰救傷隊協助,於是有成員鼓譟,罵他痴線, 指聖約翰救傷隊對物資的要求嚴格,要有帳篷等難以收集的配套, 反問:「我邊度揾啲物資畀佢哋?」;但有人又覺得,若有聖約翰救傷隊,原本招募的急救員可以擔任其他工作,或是好事; 之後又有人表示:「其實請聖約翰救傷隊都無所謂。」; 有人又會說:「其實有沒有聖約翰救傷隊都要帳篷, 我可以借出帳篷。」你一言我一語,最後有人覺得疲倦而妥協, 決定邀請聖約翰救傷隊。

劉頴匡負責應對傳媒, 群組內成員又會紛紛向他提議對外解說內容, 例如要強調是和平遊行等。沒有大台,人人都有權發言,意見多是自然的事,大家的共識是尊重多數人決定。

遊行將至時,成員除了在群組討論,也會自發約見面開會商討。劉頴匡參與其中3至4次,曾跟一位成員討論音響設備;跟糾察隊10多名成員視察場地;又跟各個群組管理員、10多人沿整條路線走一次。他提到,每次參與都有新鮮的臉孔,年紀最少的只有十多歲。

資金方面,劉頴匡有辦眾籌,初衷是用作支付音響費用,已跟成員預先說清楚,支付音響費用後,餘下的才以實報實銷方式補貼成員開支,因此,成員都有心理準備要自資。他初時預計籌3萬元, 但後來有成員把眾籌連結放上連登討論區,在短短兩、三日內籌得4萬多元。

7月7日當天,劉頴匡宣布有23萬人參與遊行(警方統計人數為5.6萬), 比預期的數萬人多出幾倍,未到出發時間, 起點尖沙咀梳士巴利公園已人頭湧湧,Facebook多人留言:「見過九龍咁壯觀未?」、「九龍人威番次!」

G20峰會前往各國領事館:翻譯多國語言請願信 

民陣6月26日晚、G20峰會前在愛丁堡廣場舉行「Free Hong Kong」集會,劉頴匡此前在Telegram「公海」群組問成員,除此之外, 大家有沒有其他行動,有人回應說,最理想是能跟各個駐港總領事館傳達聲音,於是有人提出向領事館請願,劉頴匡在6月24日另外開一個Telegram群組,邀請網民加入討論。

起初約10多人加入群組,他們構思到各國領事館的請願路線、撰寫不同語言的請願信、打電話邀請領事到門前接信、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聯絡傳媒、文宣等。成員各自開展工作,「翻譯同寫信都好快,單日就已經譯咗3個國家語言的請願信。」負責翻譯的成員另外開一個群組, 吸納10多個成員,他們會把譯好的請願信放上雲端, 由其他成員再修飾用字,最後信件翻譯成日文、德文、韓文、法文等版本。

6月25日下午, 數名成員陪同劉頴匡到灣仔警察總部,跟警方討論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晚上再有數名成員加入,在咖啡店開會討論翌日請願詳細流程,例如誰負責讀出請願信等。劉頴匡指,出席的成員大部分20多歲,而且多在外國留學、懂得外語,不過對香港政治不太熟悉。

6月26日馬拉松請願當天,有約1500名人參與, 比劉頴匡預計的數百人多,是香港首次有這個形式的抗爭行動。

G20馬拉松式往領事館請願,劉頴匡站在隊頭 (前排中間黑衣戴眼鏡者)。區倩怡攝

8.5三罷七區集會:未成年學生發起 集組織、政黨、立法會議員之力

7月28日,警方在西環至上環清場時,密集式施放催淚彈,拘捕49名示威者,其中44名被控暴動罪。劉頴匡當天晚上,見到連登討論區已有人提議8月5日舉行三罷並在七區集會抗議,已為此建立Telegram群組, 邀請網民加入集思廣益,劉頴匡於是點擊連結,加入群組, 並報名成為籌組旺角區集會的義工。

「Book場、物資、人手咩都冇。」 劉頴匡加入旺角區集會群組後發現,群組成立人是一個未成年的學生,他只建議罷工及集會, 其餘一概沒有頭緒。於是,群組內的數十名成員, 馬上列舉一系列工作,包括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向康文署申請場地、 組織糾察隊、急救、物資等。

劉頴匡提到,群組成員一度不滿發起人只拋出意見, 但能力不足以籌組大規模的罷工及集會, 令他們投放比預期更多的時間及辛勞,「但大家覺得反正都決定咗,咁就繼續做。」最後,要集合網民、政黨及團體的力量,包括職工盟幹事、前學聯成員、香港眾志周庭、立法會議員區諾軒、民陣等的協助,整個罷工集會行動才能成事,估計當日有35萬人參加。

劉頴匡去年參選時,拍了這張西裝照,樣子老成但其實他只有25歲。劉頴匡Facebook圖片

劉頴匡去年參選被DQ後,淡出政界,未有計劃從政,他現時在學校教辯論技巧。劉頴匡說,今次反送中運動,他籌組和理非活動時,要跟警方、傳媒和其他組織者溝通協調,確保在不反對通知書範圍內,參與的人士安全;活動完結後又要執拾物資、安排參加者離場、開會檢討等,所以絕大部分時間他都不可能親身走上勇武前線,只能把剩餘的物資送予示威者。他沒有參與籌組的遊行示威,部分他也有到現場,有需要時會上前線協調。

反送中運動把他跟政治再度拉近,劉頴匡覺得現時他只以一個網民的身分, 跟其他各有專長的網民一同出謀獻策, 而他的特點是不介意拋頭露面,能夠以真實身分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應對警方及傳媒較有經驗,「今次最大的感覺,係感受到群眾的力量,以前自居是政界中人,自問幾貼地都好,都好易跟群眾之間有少少分野。」

早前申請「光復元朗」遊行的鍾建平被捕, 其他欲搞集會遊行者,近日向劉頴匡更仔細詢問請教,怕被警方留難或拘捕。劉頴匡說,他不害怕被捕, 當初投身政界,就已有被捕的心理準備。 當舉辦和理非活動都要擔驚受怕,他覺得一切都是政府迫成:「 相信到了今日,已經不單是搞活動的要驚,而是任何市民出街都要驚,一見到警察就更驚。這不禁令人懷疑, 香港是否仍是一個可以安全居住的地方。政府堅持不回應訴求,又是否代表政府樂於見到局勢繼續亂下去、市民繼續惶恐下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