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何韻詩:藝人從政,將是個新角色


8月12日,「反送中」示威者在機場發起「警察還眼」集會,當日謠傳警方於傍晚6點清場,何韻詩卻親到機場作Facebook直播,吸引超過39萬人次觀看。

7月8日,她獲邀出席瑞士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例會 (United Nation Human Rights Council),發表90秒的演說,遭中國代表兩次打斷,得到國際傳媒廣泛報道。

歌手出身的何韻詩,自2014年起支持雨傘運動,成為遭內地封殺的香港藝人:「由雨傘到這次 (反送中),我嘅參與,都唔係因為喺政治上有咩野心,從來都係因為我想同班學生一齊去對抗不公義。」

何韻詩近日接受眾新聞訪問,被問到在當下的時勢,可有準備參選。她說:「經歷這四、五年,個人定咗啲,比起以前,這是個優勢。我唔敢講好ready,但一定係進步緊。」她認為,前提是能平衡歌手和從政者的身份:「大家要明白歌手嘅身份,係對多方面有利。去到外交部分,點解有個歌手講啲咁嘅嘢,嗰個係新嘅角色,喺香港本身呢個歷程,但點樣去好好用呢樣嘢,包括我、包括身邊人,包括香港市民,都要一齊去諗吓。」

何韻詩於2014年支持雨傘運動,遭內地封殺。

特別身份引外媒關注

2014年雨傘運動展開時,何韻詩與黃耀明、何式凝等人發起成立「文化界監察暴力行動組」(文化監暴),又與少數支持傘運的歌手錄製歌曲《撐起雨傘》,還親到佔領區靜坐。她不但曾被拘捕,亦與杜汶澤、黃秋生、王宗堯等支持傘運的藝人,遭內地封殺,並不獲所屬的寰亞唱片續約。其後,她成立音樂製作公司 Goo Music,成為獨立歌手。

傘運後,2016年5月,法國護膚品牌Lancôme 原本邀請何韻詩參與宣傳活動,卻因內地施壓而取消。同年10月,她在紅館舉行兩場演唱會,還一改「獨家贊助」的遊戲規則,把贊助金額拆細,並獲得230個中小企贊助商支持。

「我真係唔覺得犠牲咗太多演藝事業,當然時間上有犠牲,無得話閉關三個月寫歌,而家要諗點樣同步進行;以前嗰種好舒適去做 (創作),而家唔適用,係辛苦啲,但係必須。」何韻詩續說:「今天在個人利益上,已經不再是最主要考量,當然我唔可以餓死,所以過往幾年,點解我花好大心機在我的歌唱事業上,因為如果沒有這個,我就沒有自由度去做另一邊的事。」

何韻詩認為,其藝人的身份對所參與社會運動有利:「去到呢刻我都覺得,我歌手的身份很重要,如果無呢個身份,外國傳媒唔會有嗰個關注度,呢個係好現實嘅;你有個咁嘅身份,佢哋有多角度去追訪,追訪唔係講我個人,都係講緊香港,係對成個運動有利。呢個歌手身份滋養我,令我有能力行出嚟做其他嘢,始終我最擅長係用我嘅歌曲,或者用舞台上嘅我,傳播一啲訊息,來到呢刻,我覺得要保護呢個身份。」

何韻詩曾於雨傘運動清場時被拘捕。蘋果日報圖片

一步一步走來

除了接受國際傳媒訪問,何韻詩今年5月獲邀到挪威出席「奧斯陸人權論壇」(Oslo Freedom Forum),以英語發表12分鐘演講,親述參與傘運的經歷。7月8日,她出席瑞士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例會 (United Nation Human Rights Council),發表90秒的演說。

「我覺得我係俾香港政府推出嚟,佢哋一步一步將我推到而家較前線嘅位置。我個人比較......尤其這四、五年,順住個flow去,我唔會刻意嘗試令一啲嘢發生,我會睇自己身位最擅長、最適合,大家最需要我做邊一樣嘢。無論雨傘,定係去UN講嘢,都係好自然發生。」她憶述,大概6月中收到非牟利組織UN Watch的邀請:「都有啲淆底 ,因為我唔係有太多經驗,突然間收到邀請要去聯合國,仲要咁緊張一定要90秒講完;你知道對抗緊嗰個已經唔係香港政府,而係背後中國大陸成個體系,個壓力係點樣可以盡用呢90秒。」

何韻詩發言期間,兩次遭中國代表打斷:「坦白講,我預咗佢哋會打斷我嘅,因為睇過以往中國維權人士發言,佢哋(中國官方代表)係有打斷人呢鋪癮,我其實無問題。只不過你用好實在嘅方法,就係透過唔俾我講嘢,話俾人聽你係唔俾人講嘢㗎,呢個政府就係咁打壓聲音,打壓人權,用各種無理嘅方法,令到你唔可以發聲。我好歡迎佢截我㗎,因為正正就展現咗醜陋嘅一面。」

何韻詩說,透過90秒的發言,盼望為香港人打氣:「當時正係我哋失去幾位抗爭者性命時,香港瀰漫好絕望、好沉鬱嘅氣氛,我覺得喺咁短嘅時間,好想俾啲希望大家。當然我哋即使講完或者做完,佢哋 (中國政府)未必會改變,但我好相信,我哋做嘅每一個行動,講嘅每句説話,都係影響緊其他人,包括香港人,或者其他面對同樣問題嘅國家;都係歸究同一個問題,就係有太多極權國家政府漠視緊人民嘅聲音。」

何韻詩今年5月獲邀到挪威出席「奧斯陸人權論壇」發表演講,演說後自彈自唱廣東歌《極夜後》。美聯社圖片

誰更暴力?

7月14日,何韻詩看著沙田遊行後的直播:「成班警察將路人逼入商場,件事係好唔合理。」她匆匆趕去沙田:「去到現場,最混亂嘅狀況已經過咗,純粹有班便衣同軍裝、有班示威者,各自喺度鬧嚟鬧去,呢樣都係我唔能夠理解。作為一個紀律部隊,有晒槍械、保護工具,權力喺你手,點解佢哋完全無管理情緒能力?人哋話一句,佢又會話番轉頭。紀律部隊有rule of conduct,佢哋必須要遵守;佢哋唔只行動,情緒都要識得管理,至可以做紀律部隊。好明顯而家唔係啦,好多係出嚟發洩打人報仇咁嘅姿態。」

8月5日全港三罷、8月13日機場大混亂之後,都有聲音指示威者引發暴力抗爭。何韻詩說:「暴力呢個議題,大家進化緊,雨傘係一滴暴力都唔可以有,但嗰時面對嘅狀況同而家唔能夠相提並論。嗰時一粒催涙彈已經瓜瓜叫,而家出埋橡膠子彈,我哋已經開始睇清楚,呢個政府最嗱渣嘅手段,都可以用喺我哋身上,你能唔能夠相信佢會公平公正,去面對去處理每一件事?」

「香港政府慢慢失去誠信,加上警察無理咁拉人、打人、掟催涙彈,我都係其中一個(食彈)。無啦啦,點解我會喺催涙彈嘅煙霧入面,明明我企喺好側邊。當你經歷咗咁多嘢後,你發現有啲嘢你唔可以坐喺度等佢處決你。當然有啲底線要堅守,我哋唔可以發動無理傷人,但去defense (自衛) 係絕對合理,政府逼到大家有咁樣變化,有呢啲畫面出現,我哋要記得點解有呢個畫面出現。」

7月27日,何韻詩現身元朗,歡迎粉絲參與《有緣千里能相會見到就見流動簽名會》。何韻詩 Facebook圖片

感謝年輕人勇敢

反送中運動已超過兩個月,政府對市民五大訴求置若罔聞:「係咪無爭取到任何嘢呢?我覺得唔係,起碼喺全世界無人敢站起來,用一個咁嘅scale,去對抗中共咁大嘅極權之下,香港人可以,香港人企起身,仲唔只係一日,係俾佢哋打走又再返嚟,打完又再返嚟,係個意識形態上,已經係個好大嘅進程。」她認為,雖然特首林鄭月娥沒有說「撤回」條例,但某程度作出的退讓,已屬史無前例,代表運動並非亳無成果。

「我好相信而家喺街每一個嘅畫面,每一個人行出嚟,每一個人去堅持,已經唔淨係喺香港發生緊,佢嘅力量係蔓延緊。」何韻詩說,收到亞美尼亞 (Armenia) 維權人士的短訊,盛讚香港人向世界各地抗爭者展示了和平非暴力的示威模式:「其實有唔同嘅做法,可以好有創意,可以無領袖但好團結,我哋要記得呢樣嘢。」

一路走來,何韻詩特別感激參與傘運及反送中運動的年輕人:「冇佢哋嘅勇敢,亦唔會激發我一步一步向前行,我相信呢番說話,都可以代表好多人嘅聲音,佢哋真係完全唔理自己嘅安全,唔理自己嘅未來,都行到呢一步,無得返轉頭。」

「尤其喺過去兩個月,本身係喺絕望失望嘅狀態,一手一腳去將我哋嘅希望搵番嚟,係全靠呢班年輕人,佢哋喚醒我哋所有人嘅熱誠同希望,係佢哋每一次嘅堅持、係佢哋一路堅持落去,喺每一次抗爭都企喺最前面,竟然係呢班小朋友去遮風擋雨。」

「我諗去到呢刻,有負擔有考慮嘅大人,唔能夠再諗自己利益,選擇自我滅聲,或者去企後啲,我哋必需要盡最後嘅努力,要團結一致,去用我哋所有方法,令到呢班小朋友唔會感到孤獨。」

相比5年前,何韻詩坦言,對於參選立法會與否,較有準備。

攝影:Lew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