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學生會代表反送中收恐嚇 方仲賢買觀星筆遭叉頸拘捕 批政權製造白色恐怖圖令市民噤聲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於上周二(6日)傍晚,在深水埗鴨寮街購買「觀星筆」後,被便衣警員截查搜身,並以「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將他拘捕扣留達48小時,他因身體不適留院,事後未有被落案起訴。方仲賢周五下午聯同三位大專學界成員召開記者會交代事件。方表示,他與三名大專學界成員,近日分別收到不同程度的恐嚇,包括明確提到他們家人的名字及地址,甚至恐嚇要「殺全家」。方仲賢重申,雖然政權試圖製造白色恐怖令全港市民噤聲,但各大專院校仍然會毫不畏懼,繼續與抗爭者同行。

方仲賢憶述當日被捕經過,他指當時有一名黑衣人突然向他衝前,聲稱自己是便衣探員,並以極短的時間出示警員委任證,再上前用手箍着他的肩膀及頸部位置。由於事出突然,方仲賢稱當時並未能肯定該黑衣人的身份,只以為自己是遭人襲擊及搶劫,故嘗試掙脫,但隨即被另外三名黑衣人制服,把他整個身軀壓在牆邊。他指其中一名警員對他雙手叉頸並言語威脅稱「最好唔好搞大件事,而家搞到咁,係你造成,搞到咁,大家都冇好處」。方仲賢又指在整個扣捕過程當中,只有一位警員向他清晰展示委任證,其他警員都未有出示。

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認為政權試圖製造白色恐怖令全港市民噤聲。曾港深攝

而對當日在深水埗區聲援他的人被捕,方仲賢表示非常難過,稱浸大學生會必定會援助當日被捕的義士,並再次衷心感謝聲援他的市民。他又表示在被捕期間,得悉有市民聲援對他來說是十分重要的安慰。

方仲賢重申他只是持有鐳射筆,絕非警方所聲稱的「鐳射槍」。他說,當時購買10枝觀星筆,主要是幫朋友購買,準備只留有一枝給自己使用,又指他居住在西貢,利用觀星筆觀星是非常合理。他亦解釋,觀星筆有多種用途,包括教學用途、觀星、與貓玩耍等。他批評警方對攻擊性武器的定義由2014年的雨傘擴展至今時今日的鐳射筆,但元朗發生的無差別襲擊,白衣人持棍及荃灣持刀砍傷市民的事件,至今卻仍未被警方正式起訴,他對警方的濫捕行為表示強烈譴責。

方仲賢又認為警方目前的做法明顯是選擇性檢控、赤裸裸的政治打壓,他會向無理拘捕他的警員保留法律追究的權利,並促請涉事警員親身出席警方例行記者會交代。他亦譴責警隊的做法,以休班名義在鬧市埋伏的警員,搜刮異見人士,鎖定目標後就對目標進行威逼恐嚇,以莫須有之罪名意圖強行無理扣留異見者,與德國納粹時期惡貫滿盈的秘密警察無異。方仲賢亦指是次事件正正反映出反送中運動入面最邪惡之處──政權可以透過誣告被告其他罪名而清除政敵,他又質疑香港警察是否已淪為國家機器、政治工具、與中國黨衛軍及解放軍無分別。

被恐嚇的學生會代表,展示收到的恐嚇內容。

另外,出席記者會的數名大學學生會成員表示,收到不明人士對他們及家人的恐嚇。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梁兆玉在社交媒體facebook中收到不明人士的威嚇訊息,並附上她的住址及其家人姓名,認為是針對學生會的威嚇,而那位不明人士的 facebook 上更寫上「禍必及家人」。她認為學生會的角色在反送中運動中只是提供支援,她直言:「為公義發聲竟然成為一種罪名」。梁兆玉又指,她家人近日在住家附近的街上發現單張,上有她姓名及相片,指責她為「亂港暴徒」。她提及事件時一度哽咽,表示自己感到很害怕,但認為自己正在做正確的事,並不會自我滅聲。 

香港教育大學臨時行政委員會會長梁耀霆,住所附近同樣被貼上類似的街招,,更在記者會舉行的數小時前,發現有數名陌生人在住所門口徘徊,更詢問其家人,梁耀霆在不在家。梁耀霆則強調,相信自己在做對的事情,並且符合公義,他稱:「慶幸我屋企人支持我,即使有依啲事情發生,我都唔會向依啲威嚇同白色恐怖低頭。」

而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時事委員會署理主席彭家浩亦表示,自己近日在通訊軟件Telegram 收到恐嚇訊息,分別指責他的行為已經「超出香港人的容忍度」,又稱「維持香港核心價值幾時輪到你?」並呼籲他前去警署自首。而其中在 8 月 14 日收到的訊息,更寫着「出得嚟行,預咗要還,下次再出嚟搞事,唔單單是收你皮,還禍及妻兒,殺你老母全家!」

彭家浩認為自己家人不應受到威脅,這並非政見問題,而是涉及對與錯的道德判斷,他指就訊息內容可見,估計他們想透過恐嚇途徑去打壓學生及學界相關的行動。他重申,學界學生會所做的事是為了香港的未來,他們是不忍心看到香港的核心價值被人蠶食才走出來,他又問:「如果我哋做緊一啲符合香港嘅法例,但佢哋用犯法嘅手段去打壓我哋學生,那麼到底是誰破壞法治呢?大家心中有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