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照妖鏡


兩年前,他是特區政府問責班子中民望最高的,兩年後他成為了建制派其中一名打手。為了向特區政府獻媚,一位醫生竟然可以泯滅自己的良知,選擇助紂為虐。原來除了盧寵茂以外,高永文也一樣可以。

在7月20日,高永文出席守護香港集會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因為有關訴求是由使用暴力手段人士提出,更認為獨立調查委員會有機會威脅執法人員,令他們不夠膽執法。但原來當年高永文擔任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時,是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伊利沙伯醫院一宗醫療事故。在高永文的眼中,警察地位高高在上,就算犯錯也不能夠調查。但自己的同袍卑微得不值得高永文擔心究竟有關醫生會否在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後不夠膽為病人施手術。事實亦證明, 在隨後的一個月,在毫無監管的情況下,警隊可以不斷濫用暴力,甚至可以在無人的深水埗街道上施放催淚彈、葵芳站室內環境施放催淚彈、在太古港鐵站近距離向市民開槍,還有更多未能盡錄的濫權事件。作為醫生的高永文可以隻眼開隻眼閉,眼見大量市民因為警隊過份使用武力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卻只是不斷譴責示威者而不去譴責警隊的過份武力,有關行為已經抵觸了作為醫者應有的同理心。

更過份的是,高永文在守護香港大聯盟的記者會中竟然可以聲稱大家最關心的那名女示威者,眼球的嚴重創傷是由彈珠造成。從當日直播片段及隨後的相片,有關示威者眼部創傷成因證據確鑿。作為一位醫生,你可以不喜歡這位女示威者,但絕對不應該在別人傷口上灑鹽。那名年輕的女子因為眼部創傷可能永久喪失視力,作為一位醫生,高永文有一刻感到傷心嗎?我相信他絕對沒有,因為高永文可以在記者會中,希望藉著自己等於的權威,為殘暴不仁的警察開脱。無恥的警方聲稱當日在現場發現鋼珠,更一直表示未能夠確定該名少女受傷原因。配合了高永文這段偏頗的言論,基本上就是希望挑起社會各界的分化,繼續包庇用暴力的警隊。正所謂「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高永文選擇當藍絲是個人選擇,大家必須尊重,但作為一位醫生,卻不應該泯滅良知,選擇說出冷血的言論,去為殘暴不仁的政權塗脂抹粉。

這兩個月來的反送中事件就是一塊最好的照妖鏡,所有香港人看清楚那個是人那個是鬼。當天的所謂高民望,不過是騙人的手段。一塊照妖鏡就可以將某些人黑透了的心場赤裸裸地展示在所有人的面前。今天的那位所謂「民望高」已經壽終正寢,現在只剩下「無恥程度唯我最高」。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