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18,維園路上你我他


 

民間人權陣線昨天8月18日發起「流水式」集會,主題為「煞停警黑亂港    落實五大訴求」整天人潮在大雨中進出維園未停,群眾被雨淋得濕透,有人衣服在滴水,有人眼鏡滿是水珠,幾乎看不見前路。然而,風雨淋濕了香港人的身軀,卻沒有吹散香港人的意志和決心。

香港人再次出來,因為對政權憤怒。黃思銘攝

73歲的關婆婆,拿著自製的巨型紙牌前來參與集會。她花了十多個小時製作紙牌,上面寫著「差人受傷即譴責,市民傷亡不關心」等不同字句,她每次遊行集會,都會拿著這個紙牌出來,昨天下大雨令紙牌濕透,她有點難過。關婆婆有三個親人是警察,她每次出來集會都會被他們罵,甚至連自己製作了紙牌也不敢讓家人知道。「我覺得好慘呀,我啲仔女阻止我出嚟架,搞到要同我脫離母女關係!佢要我撐政府,我反問,呢個政府點撐得落?」她又批評,林鄭月娥挑起民憤,又不肯撤回方案,實在無法支持。她說,由於年事已高又有病纏身,需要子女供養,故不敢與子女爭論。但,她仍為自己、為社會行出來。

關婆婆的家人是警察,她在家中難以分享個人看法。林倩茹攝

83歲的毛伯伯說,自政府提出《逃犯條例》修訂,他已密切關注修例,多次參與遊行,因為他「絕對不信任中國」。昨天,他將「抗議警隊濫暴,回應五大訴求」的標語,用橡筋繫在頭上,站在維園附近。他說,這一切都是政府的錯:「政府佢開句聲,回應五大訴求,咪乜事都冇囉!」他說得激動,手舞足蹈,有感兩個月以來,有不少年輕人受傷、被捕,十分痛心,又認為青年十分勇敢,他作為長者,只能支持後生一輩,向身邊的朋友多講解。毛伯伯說罷突然下起大雨,他早已將傘交給有需要的年輕人,雨未停,他突然離開有蓋地方,說要去看看其他地方的情況。

這些日子,香港人不怕催淚彈,又怎會怕雨水?黃思銘攝

50多歲的陳太,與丈夫一同去到維園參加集會,雖然橫風橫雨,她仍看見在場人士守望相助,她說:「香港人真係風雨同路,無畏無懼,對付暴政!」離開維園後,夫婦冒著大雨,在路上迫了兩個多小時,才能到達港鐵站。她對警方反對遊行的安排感到十分不滿。過去兩個多月,不少人受傷、被捕,她感到十分痛心:「香港係東方之珠,大家一齊努力咗咁多年,一個林鄭、一個政府嘅暴政,搞到而家咁,所以我哋一定要出嚟!」

眼睛汽球,是為右眼受傷少女發聲。林倩茹攝

25歲的李小姐,在銅鑼灣崇光百貨外撐著傘,傘上掛著「眼睛氣球」,身軀已濕了一大半。「我喺度塞咗兩個鐘啦!最衰都係啲警察,唔識安排,搞到同時有人出有人入,先塞到而家咁!」、「啲警察成日對年輕人咁暴力,前幾日先用布袋彈打傷年輕人隻眼!」李小姐說,這兩個月來再沒有心情吃喝玩樂,上班也沒心機,晚上睡得不熟。她感嘆:「唔知林鄭有冇一晚失過眠?」

青年楊先生,腦裏有這八個字。林倩茹攝

21歲的楊先生,穿黑衣、戴帽、黑色口罩,三時許到達銅鑼灣,不過由於太擠迫,遲遲未能進入維園,他決定乘港鐵到其他車站,再徒步走到維園。對於警方不批遊行,他認為是「警方做過最錯誤嘅決定」。他又說:「每次遊行、集會,政府都冇理過我哋全部人,甚至有烈士犧牲,佢都冇理過我哋,我覺得呢個社會同政府已經冇得挽救。」被問到這兩個月來的感受,他停頓了一段時間,眼眶泛紅說:「有義士被捕、犧牲,我覺得好遺憾,好想救佢哋,但又救唔到,嗰種無力感,我完全係......好難講到出嚟。」這,也是不少香港人的感受。

抗議警察,是不少集會人士的訴求。黃思銘攝

 

長者冒雨為社會發聲。黃思銘攝

 

沒良心的人,是誰?黃思銘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