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紐時》剖析港警使用催淚彈 美前警察首長指「把低度致命武器變潛在致命工具」


《紐約時報》有關香港警方使用催淚彈的互動報道頁面。《紐時》網站截圖

美國《紐約時報》發表有關香港警察使用催淚彈的詳細報道。該篇報道題為〈1800枚催淚彈:香港警察的反應是否恰當?/1,800 Rounds of Tear Gas: Was the Hong Kong Police Response Appropriate?〉,報道引述專家觀看片段後表示,「香港警方重複違反安全驅散人群的標準,令示威者及旁觀者陷於嚴峻危險」(the police had repeatedly violated standards for safely dispersing crowds, putting protesters and bystanders in serious danger)。

報道引述,香港警方為使用催淚彈辯護,指近幾個星期抗議越來越暴力,示威者採用更激進戰術,投擲磚頭、堵塞馬路,甚至放火等。香港警方說,他們的回應克制,在發射催淚彈前,先舉起警告旗幟。

不過,《紐約時報》觀看數以十計涉及催淚彈的片段,指香港警察有時使用專家所形容的「濫用及過度」(indiscriminate and excessive)的手法,「很多錄影顯示,警員向看來非暴力及沒有攻擊警員的人群,發射催淚彈」。

兩名記者署名的報道,列出香港警察不當使用催淚彈的四種類型案例:
1)室內使用催淚彈(Using Tear Gas Indoors)
2)從高處向下發射(Firing From High Above)
3)向人射擊(Firing at People)
4)濫用(Indiscriminate Use)

室內使用催淚彈(Using Tear Gas Indoors)

 

 

 

報道引用了《癲狗日報》8月11日拍攝到警方在葵芳港鐵站施放催淚彈的影片。報道指反政府示威者經過數小時對峙後退入港鐵站,一批示威者站在車站入閘口內,一名警員跑進車站,示威者施放滅火器,令能見度受阻。警員向示威者方向發射一枚催淚彈,之後不久,更多的警員跑入車站,朝示威者方向再發射兩枚。

警察在葵芳港鐵站內發射催淚彈。《紐時》報道截圖

報道說,「專家們指,不管什麼原因,在室內使用催淚彈是危險的」。南非人權律師鮑華(Michael Power)稱,「在室內發射會導致恐慌,可能會引致人踩人。最嚴重的話,可能造成一旦民眾無法逃離這些窒息性氣體,導致嚴重的後遺症甚至死亡。」鮑爾曼說,向着視野有限的區域發射催淚彈是危險的,可能會擊中人,「在這案例,非常明顯,因為催淚彈太濃,他們未能看得很清楚」,「在看不清目標的下,你不可發射任何武器」。報道說,香港警方起初否認在車站上使用催淚彈,但根據香港當地的有線電視說,警方其後承認發射了催淚彈。

從高處向下發射(Firing From High Above) 

澳洲廣播公司(ABC)記者Bill Birtles的Twitter影片截圖

《紐時》報道引用了澳洲廣播公司(ABC)記者Bill Birtles在Twitter上的影片。報道以8月5日金鐘的個案指出,數以千計示威者在政府總部外聚集,這次示威被視為非法集會,警察警告示威者要離去,但在夏愨道的民眾留着不走,並且堵塞交通。影片所見,警方從高處發射多枚催淚彈,落在人群中間。報道說,「警員的具體位置不詳,但從催淚彈的彈道顯示,警員是在高處的大樓內向下發射(編者註:該大樓是政府總部)」。

接受該報訪問的華盛頓警察基金會前會長鮑爾曼(Jim Bueermann)說,從一幢大樓發射催淚彈,「這是荒謬的」。鮑爾曼以前是警察首長,現在向執法部門提供意見。「在美國的標準而言,這是完全不能接受(completely unacceptable under American standards)。你們是把低度致命武器催淚彈,變成一種潛在的致命工具」(you are now taking a less-lethal tool, the tear gas, and making it a potentially lethal object)。

鮑爾曼說,從這些位置開槍是魯莽的(shooting from such a position is reckless),因為催淚彈以高速跌到地上。報道指,示威者檢到的催淚彈彈殼,是六吋的金屬外殼。他說,「我以前從未見過。我覺得這是個大問題。如果擊中人的頭部,是足以殺人的」。醫生人權組織的哈爾醫生(Rohini Haar)表示,在遠距離外,警察不能完全清楚示威者的行動,「在這樣的高度,他們也許不能分清楚示威者是否會具威脅」。

向人射擊(Firing at People)

8月5日,採訪深水埗衝突的記者黎家威,頭部中催淚彈受傷。

該報列舉的案例是8月5日的深水埗事件。當時正在深水埗警署外拍攝影片的黎家威,被由警署內發射的催淚彈擊中頭部。報道引述黎家威說,他被直接擊中前額及左眼角。另一案例是8月10日在尖沙咀,Gijsbert Heikamp用手機在尖沙咀警署外拍攝示威情況。當時他在大型水馬後面,警察開始在警署的欄柵後發射催淚彈。兩枚催淚彈穿越障礙物,分別擊中他的肚子及右臂。5天之後,他仍有燒傷、瘀青及腫起。

警員在警署的欄柵內向外發射催淚彈的瞬間。Gijsbert Heikamp放在Twitter上的影片截圖

「濫用」(Indiscriminate Use)

《紐約時報》說,警察在遠距離的部分隱蔽地方,向人群發射催淚彈。由於人群沒有獲得足夠警告,警察也沒有對周圍環境全面視野,這種戰術被認為不適當。案例是8月6日的深水埗警署衝突,報道引用《癲狗日報》現場直播影片。當天晚上,大批示威者在深水埗警署外集結,警察從大門內向外發射催淚彈。警察此舉,令很多人感到驚訝。影片顯示,一批示威者包圍警署,大部分人衣著隨便,沒有戴上防毒面具及保護裝備。報道指,一批警員在警署內很遠的地方,舉起僅能看到的警告旗幟。鮑爾曼說,如果舉起旗幟是一種告示,在這麼遠來說並無作用。

《紐約時報》網頁截圖

之後,就是從警署內發射催淚彈,民眾在濃煙中四散,不到半分鐘後,發射第二輪催淚彈。之後不久,第三輪發射。報道說,當催淚彈從警署發射出來時,警員看似沒有特別的目標或意圖,但就在亂中擊中民眾。南非人權律師鮑華說:「這些警察,看來安全地在警署內受到保護,為什麼要要驅趕民眾?」專家認為,發射第二輪及第三輪催淚彈,看來有些過籠。鮑爾曼說,「如果民眾正在離開,這就是你想的事,就要停止使用」。

報道指,用得催淚彈越多,民眾就越難離去。鮑爾曼說,「如果你不給他們足夠警告,如果你不給他們撤退的去路,如果你用得太多催淚彈,如果你太快進逼,所有這些事,可能對當初要驅散他們的目標適得其反」。

報道說,在全球來說,催淚彈長時期被視為控制騷動及巿民抗議的方法。如果正確使用,可以驅散民眾,亦會刺激民眾的眼睛、皮膚、肺部。對大部分人來說,不會構成嚴重、長期傷害。催淚彈造成的受傷,大多是因為擊中人體造成。英國般利茅夫大學專研催淚彈的安娜費根邦(Anna Feigenbaum)說,催淚彈「高速發射,發射器基本上就是槍。」

安全使用催淚彈示範:發射到人群的周邊,低於膝蓋的高度,以免打中人。《紐約時報》繪圖

《紐約時報》引述專家表示,警員應在短距離朝群眾的邊緣,以及向示威者膝蓋以下的位置發射催淚彈,以免擊中民眾。不過,在南韓、巴林、土耳其,曾發生執法人員無視指引,帶來蓄意的傷害。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