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北區醫院內虐打涉案人 3警被捕;事主家人投訴近2個月無進展 警方:以為無CCTV


民主黨接獲上水街坊鍾先生投訴,指警員濫用私刑,在北區醫院病房內虐打手腳被綁病床的62歲鍾父。事主兒子向警方投訴近2個月都沒有進展,昨日早上由立法會議員林卓廷陪同召開記者會,播出他們向醫管局取得的閉路電視畫面,清楚看到2名警員虐打事主的舉動。警方下午即以涉嫌「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拘捕兩名男警;晚上再以涉嫌「串謀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多拘捕一人。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在每日記者會上表示,警方「一貫理解病房無CCTV」,昨早首次看到CCTV影片這「非常重要的證據」,所以下午即拘捕涉案警員。傳真社記者昨天到北區醫院Fact check,發覺「二十四小時由閉路電視錄影監察」的告示,就大剌剌的貼在病房門外。

林卓廷與事主兩個兒子在記者會上播放一段長近9分鐘的片段,其中以快鏡播放部分內容,原片取自醫管局的28分鐘監視錄影,虐打過程約20分鐘。事主兒子鍾先生(長子)根據《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於上周取得醫管局提供的閉路電視片段。醫管局影片將兩名軍裝警員的模樣「打格」,林卓廷指醫管局可以確認兩名涉虐打者是軍裝警員,而且事主也記得其中一名警員的編號,惟6月27日前往投訴警察課提供資料後,未有回音,僅獲得個案編號。

(左起)民主黨社區主任郭㙟豐、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事主的兩個兒子今早召開記者會。莊曉彤攝

據事主兩個兒子稱,事主於6月25日晚上在上水飲醉酒並與人發生爭執,其後有人報警,警員到場後,以襲警為由拘捕事主。11時許,警員去到事主家中,向事主太太取得他的身份證。鍾太其後告訴幼子,父親被捕並身處醫院。凌晨12時許,鍾先生到達醫院急症室探望父親。事主因為醉酒後在醫院吵鬧,四肢被綁在床上,送到急症室獨立病房(7A 紊亂獨立病房)。警員向他表示其父涉嫌襲警,受傷警員在唇上貼有一塊膠布。鍾先生說到這裡,將口罩除下,說:「我無做錯嘢,我唔遮喇」,然後指出警員所貼膠布的位置。

事主幼子鍾先生,在記者會中途揭開口罩,表示:「我無做錯嘢,我唔遮喇」。莊曉彤攝

凌晨近1時,事主長子亦來到醫院,兄弟二人見父親想睡覺,就決定先離開醫院。虐打事件發生在凌晨2時30分左右。事主幼子鍾先生轉述其父表示,曾在病房內罵:「死黑警」,而警員則說:「呢啲咪黑警囉」,隨即開始虐打其父,其中一名警員戴上了白手套,他們先是大力拍打事主面部、用衣物掩蓋口鼻,又揮拳重擊腹部以及下體,以電筒近距離射眼等。錄影片段亦都見到,事主曾經用雙手阻止警員將其白色上衣扯開。這一輪襲當中,早段還有個便衣警員在,目睹軍裝警員拍打事主面部、按壓眼睛、扯頭髮。

2名警員施襲一輪後離開病房,另一名軍裝警員進入,事主嘗試用頭撞床邊鐵欄,被這名警員阻止。過了一段時間,2名施襲警員戴上白手套,再回到病房,繼續掌摑事主、甚至脫了事主的褲、用警棍戳事主下體、塞警棍進事主的口。警員施襲後離開。事主長子因為放心不下父親在醫院,於凌晨約3時半曾回到病房,事主當時沒有透露自己被打,反叫兒子離開。直到事主出院、於26日晚上約10時獲准保釋,回家後才道出被打經過,並指警員曾出言威嚇,指「我會搞你老婆」、「搞你兩個仔」,警員又講出3個家人的全名。

(左)事主右手無名指指筋斷裂,需戴固定器3星期;(右)事主上半身被虐打後的瘀傷。受訪者提供

香港人權監察下午發新聞稿,指警員虐打事主的行為,足以構成酷刑罪,「這些行為可屬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所定義的酷刑及有辱人格的處遇,並構成香港法例第427章 《刑事罪行(酷刑)條例》的酷刑,一經定罪可處終身監禁。」人權監察又指出:「遁《刑事罪行(酷刑)條例》作檢控須由律政司同意。律政司應從速調查並起訴涉事警員;如調查顯示襲撃行為已達酷刑程度,即蓄意使該名男子受到劇烈疼痛或痛苦,即應以酷刑罪起訴,而不得只控以其他較輕罪行,例如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

警方下午舉行例行記者會,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主動交代北區醫院虐打案,表示兩名涉案警員已被拘捕,回應記者提問時又說,將於刑事調查結束後才將2人停職。晚上大約9時半,警方再發稿表示兩名涉案男警已被停職,另再以涉嫌「串謀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拘捕一名男子,新聞稿沒有透露其身份,料是在病房內的另一名警員,3人正被扣留調查。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莊曉彤攝

虐打案發生於6月底、事主兒子於6月27日已經向投訴警察課投訴,至今事隔近兩個月,仍未有進展,直至事主兒子開記者會,播出所取得的醫管局閉路電視影片後,警方才拘捕涉案警員。謝振中解釋,警方昨日才首次見到醫管局閉路電視錄影,認為事態嚴重,遂作出拘捕。

警:4次聯絡投訴人不果,只留電話、電郵無地址

謝振中稱,「其實佢個仔留俾投訴課嘅報案中心呢,只係留咗佢手提電話同埋email,係無留任何聯絡地址,所以7月頭到8月頭我哋係分開4次聯絡投訴人,希望投訴人能夠親自或者安排俾我哋聯絡到當事人了解情況。」然而,事主幼子在記者會上表示,警方在6月25日拘捕其父後,曾到家中取其身份證。林卓廷在警方記者會後見傳媒時亦指出,警方在拘捕事主及處理投訴時,都應該知道事主地址。

警:一貫理解病房無CCTV,所以無攞片

謝振中又說,「喺醫院病房裡面,我哋一貫理解係無CCTV,所以當刻同事認為無呢,就無進行相關嘅調查。」事主長子在記者會上提到,其父被虐打後,護士推他去做檢查時,其父曾詢問護士病房內可有CCTV,護士答有,所以,鍾先生相信當時在場的警察都知道有CCTV。林卓廷回應謝振中的說法時,轉述事主幼子稱,曾向投訴課警員表示,其父知道病房內有CCTV,希望警方會向醫管局索取錄影。

傳真社昨晚報道,該社記者下午到北區醫院觀察,發現兩間「紊亂病人休息室」門外都有張貼由北區醫院行政部發出的錄影告示,以中英文說明「此範圍二十四小時由閉路電視錄影監察,以保障閣下在本院的安全。」記者獲北區醫院職員確認,該告示一向張貼在病房外。該社向醫管局查詢,也獲回應指:「閉路電視所在的位置附近會貼上清晰告示。」

傳真社照片

警:接獲投訴後有取警員當值紀錄,沒錄口供

記者追問警方在接獲投訴後做過甚麼,謝振中稱,警方做過初步調查,了解事主所涉刑事案件的進度、取得有關時段的警員當值紀錄、嘗試聯絡投訴人。記者再追問有否向涉案警員錄口供,謝振中僅一再表示,取得事主口供非常重要、投訴課要取得相關資料後,才會錄口供,「我諗最基本呢,個指控都係未清晰嘅,最主要係確認佢(當值警員)嗰刻,咩時間、喺咩地方出現,就好難喺未有正式投訴內容嘅時候同佢落口供,咁就算落口供個內容都唔會係完整。」事主幼子在今早記者會承認上周才取得醫管局錄影,未有交予警方,但有清晰指出爸爸在北區醫院病房裡面被人虐打。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