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當社工復興的時候


【撰文:邵家臻,在囚的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一場運動要成功,一定要好多人一齊配合和出力!見到呢張圖,心裡真心感動,因為見到社工竟然可以佔到一格!呢一個小小的空格,代表了群眾對社工有一點點的肯定!這一份肯定,是很多同工在這幾個星期努力爭取回來的,有些社工在抗爭現場和醫院守護年青人,有些機動地走去不同地方支援情緒不穩的朋友,有些在網上及現實世界不斷盛載負面情緒,大家都疲於奔命,為的就是保護每一個生命!邵家臻,我們做到了!當初「社工復興運動」的成立,就是想重建社會工作的公共性,讓社工的身影不致於社會運動消失!由『社工造反,抗命無罪』到『初心猶在,社工到底』,大家都不斷成長和演化!但願你為我們所做的感到安慰。」

「見到呢張圖,心裡真心感動,因為見到社工竟然可以佔到一格」。

說話的人是社工小白(白艾榮),在逆權風暴中多了個新綽號,叫「白老大」。他所說的「呢張圖」是網路上廣傳的「不撤不散,不離不棄」(Either The Way, We Share The Same Goal)的貼圖,九格之中有物資組、記者、急救員、社工、議員、和理非、文宣組、勇武派。是的,社工佔九格之中的一格,是對社工在逆權風暴中的參與之肯定。

勇武時尊重,人鏈時協助,悲傷時安撫,無助時激勵——社工角色得到肯定,我何止感到安慰,簡直是振奮。因為這「肯定」,是久違的事,是得求不易的事,是社工復興的事。

很久很久以前,應該是七十年代中後期,社會烏煙瘴氣,社會運動方興未艾,甘冒天下之大不諱走在浪尖上的,是教會和社工,甚至因爲「你們為我最小兄弟所做,就是為我做」的緣故,有社工被捕,被起訴,而罪名不是甚麼,就是「公民抗命」。

這是社會工作的崢嶸歲月。社工之所以是北斗星,一是因為他對the least, the last and the lost的個體關懷,以輔導、諮詢、陪伴來協助受困擾的人渡過難關;一是他以倡導模式,以社會行動、社會組織的方法,爭取制度改善和社會改革。可以說,這時候的「輔導」和「倡導」是兩條腿行步,並行不悖的。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是「行政吸納政治」,也是管理主義(managerialism)和專業主義(professionalization)的狂飆影響下,社工不斷被收編、陰乾、馴化,直至社工在社會運動中缺席為止——以前是因爲我是社工,所以我更有責任行在運動的前沿;現在是因為我是社工,所以要保持中立,不宜走在最前線。社工,社工,社工,你的名字是充權,你的名字是消權。

「我們現在所作的,不是社會工作。」(What we are doing is not social work)如此這般的進步社會工作(Progressive Social Work)運動宣言,在世界各地萌芽結果,由巴西到澳洲;由日本到香港,紛紛有社工「站起來,不願作維穩的人們」。反思新自由主義如何侵蝕社會工作的初心。2013年,在「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醞釀之時,也是「社工回歸公共性」之日——由佔領前的商討日、公投、預演佔中,到佔領時的社工支援隊。一來是負起公民社會一份子的角色,齊上齊落,爭取真普選;二來是實踐「希望是本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簡單來說,是暗黑點燈,絶處種花,散播希望。

7月21日,社福界舉辦靜默遊行,大會指有4000人參與。社工復興運動Facebook圖片

 

在逆權風暴中,六月之後有七月,七月之後還有八月九月,甚至十月。社工寓戰於操,很快就找到自己的獨特位置,憑著這張毫不起眼的社工註冊證,游走於彈頭與磚頭之間,紓緩社會創傷。驚魂甫定之後,社工界不妨將經驗總結、整理、發展出一種社會工作的新模式、新範疇。

在服務手法之外,社工其實在展示一種價值觀。林鄭政府一直迴避《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爭議,導致出現多宗反送中自殺以死明志,並觸發多次警民衝突。林鄭特首竟說:「已動員多個非政府機構提供輔導支援服務,希望減低現時社會彌漫的負面情緒」,又說「政府會盡所能,包括多元教育或情緒輔導上,投入更多資源,為青年解決焦慮。」對於政府的口蜜腹劍,推卸責任,轉移視線拒絕回應民間五大訴求,視社福界為政權失誤的補鑊工具,社工界不惜動起來,集體地向政權說不:「沒有良知的專業是奴隸」、「負面情緒源於政府在修例工作上的不足,又如警隊過分使用武力,稱市民為暴徒等行為,發起遊行是想告訴政府不要卸膊,不要拋個波給社工,不要擺社工上枱。」一言以蔽之,社工不甘作威權政府的共謀。

7月21日「無差別恐襲」之後,全城彌漫「白色恐怖」,情緒失控到最低點。不如乾脆承認,情緒裡頭最多的是恐懼。「白色」恐襲的目的無非是挑動社會大眾的恐懼情緒,然而退出公共生活,回歸個人生活的「小確幸」之中。社工都是人,都有恐懼,但不想自由身餵養恐懼——我們要自己認輸才算輸,之前都不算。我們來決定甚麼時候認輸,不是讓他人/白衫人來決定。於是遂在恐襲的翌日,走出來譴責事件,並發起「緊急呼籲同工集體報案」行動。老實說,在行動集合前的幾十分鐘,風聲鶴唳,謠言四起,刀手出沒之聲此起彼落,或去或留,不一而足,最後還是齊上齊落,好壞都一起。在此特別向一眾元朗街坊陪伴保護致謝。

在逆權風暴中的社工,或悲憤,或低徊,或於雜念中被虛妄,但仍然堅持向前行多一步得一步的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