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京都、奈良的地緣故事


要了解一個國家的歷史除了朝史書、碑記看人留下的紀錄外,地的故事,城市的盛衰同樣不可或缺。有的歷史謎團只有從地貌、地緣找答案。日本學者竹村公太郎的《藏在地形裏的日本史》就發揮了東野圭吾筆下名探「加賀恭一郎」的作用,透過翻查古今地圖,親身踏勘現場,檢視水文地質遺跡,讓讀者從地的角度看日本歷史的流向,揭破一個個錯誤的歷史常識,其中有關幾個歷代首都的故事最有趣味。

首先是京都。它是千年古都,天皇御所長期在這個地方,直到明治後才遷到東京(但京都仍留有御苑)。京都的獨特地位其實不是因為它是天皇居住的地方或某個個人的原因,而是地理位置與交通路線使然。日本列島西部接近東西文明中心的中國大陸,是日本接觸大陸文化及與大陸經商的門戶;可前臨日本海的日本地區天氣寒冷,冬天時雪量驚人;不易發展成大規模聚居點(即使到今天日本西部海岸也沒有甚麼大城市)。

東部太平洋岸邊在溫暖洋流調節下氣候和暖得多,風浪較少,瀨戶內海一帶更成為非常方便海運的航路。要作為日本的政治樞紐城市,地理上需要能統攝日本東西岸(即連結對外門戶與對內腹地)。京都在位置上既處於列島的中心,再加上西有琵琶湖及附近河流連繫,船運非常方便發達,貨物可以從福井、滋賀送到京都,然後經大阪及瀨戶內海流向全國。在這樣的地利下,物流、人流固然踴躍,情報資訊同樣滙聚京都,這才是促成京都地位歷久不衰的基礎。

博客來試閱版面

根據竹村公太郎的研究,京都附近古都奈良本來發展得更早,一度是日本文化之都,不但保存了飛鳥時代大量歷史遺跡,還有最古老的木製建築群如法隆寺和大佛。但相比貫通東西日本的京都,奈良就像一個死胡同或單程路,水道有進無出,不能擔起人貨串連全國的任務; 結果各地人貨文化流入逐漸乾涸,失卻發展機遇。不過,這困境也帶來想不到的好處,讓它避過戰爭與動亂,像個歷史標本般保存大量世界文明遺產。

不得不提的還有東京或江戶。作為關原之戰勝利者的德川家康戰後幾乎立即回到當時仍是窮鄉荒地的江戶城,沒有在京都多作戀棧,也沒有另找較接近首都的地方如尾張(名古屋)、駿河作根據地。原因不是政治或軍事上,而是基建。

德川家康經過多年踏勘確認江戶附近的關東平原是肥沃農地,只要改善水利把原本的濕地變成乾地農地,這片未開發的大平原就成為德川家的重要資本(當年米才是最重要的經濟資源及本錢,諸候也是以多少石的米分高下,德川以外最大的諸候加賀潘是120萬石)。

博客來試閱版面

果然,在歷代德川家當主不斷改善水利下,關東濕地變成富饒平原,讓德川家維持200多年的統治,直到黑船來航打破政經格局才導至變天。今天的東京超越大阪,成為日本政經文化中心,德川家努力經營改變水利地貌至為重要。

竹村公太郎的書還有很多其他地的故事甚為有趣,包括蒙古軍為何征日失敗,源賴朝為何定都鐮倉這海邊小城……。對日本歷史有興趣又或想在遊日時有多一點興緻的話,竹村公太郎的書是個好的「旅伴」。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