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六生堅定上前線 猶豫罷課:學校內地生多 父母緊張成績


 

2019年暑假,有些中學生不在沙灘戲水、不在商場逛街、不在主題公園排隊,他們身穿黑衣、戴口罩,大汗淋漓,在烈日下走上抗爭前線,今天聚集在中環愛丁堡廣場,參與中學生反修例集會。有人聆聽嘉賓講話,有人貼連儂牆,也有人不時高叫「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中學生身穿黑衣、戴口罩,在烈日之下,聚集在中環愛丁堡廣場,參與中學生反修例集會。林倩茹攝

18歲的Tommy,今年升中六,今天出席了中學生集會,記者看見他的時候,他正在默默地寫「禾勇」這個合成字,代表「對準政權,不分和勇」。他說,以前每個暑假都會玩、打機、游水,但這兩個月幾乎沒有娛樂活動,近來心情十分沉重:「呢兩個月真係冇咩輕鬆過。講就講放暑假,其實真係冇咩休息過,就算有得出去都唔會盡興。」他說,已經憤怒了兩個多月,但政府始終漠視民意,感到很無力,偶爾也會失眠,即使文憑試將至,想溫書也無法集中,常忍不住上連登看看最新消息。中學生能做到的不多,有感中學生集會當然要參與。

18歲的Tommy寫下「禾勇」這個合成字,代表「對準政權,不分和勇」。林倩茹攝

6月9日,是Tommy人生首次參與遊行。那時候,他沒有想過會愈走愈前,由和理非,變成物資鏈一員,到6月尾已經走在最前線,成為滅火隊,用碟、水幫忙撲熄催淚彈。他說,自己起初走上前線,只是在「行行企企,幫手搬鐵馬」,但後來想起自己沒有裝備的時候,曾經因為催淚彈而感到很痛苦,所以希望挺身保護一班和理非。「勇武唔一定淨係衝,勇武係要保護後面和理非嗰班人。」

如今走到前線的Tommy說:「邊個唔想和平示威?如果真係有用嘅話,冇人想30幾度,戴住個豬嘴、冰袖,成身好重、流晒汗咁出嚟,冇人想咁樣去爭取。和平示威係冇用,即係你逼我哋咁樣去爭取。」他臉上稚氣未脫,記者問他會否害怕,他說:「有邊個唔驚俾人捉咗會冇晒大好前途?每個人都驚。」他語氣更加堅定地接著說:「點解我哋繼續出嚟?因為呢樣嘢係唔公義架嘛。呢樣嘢係唔啱就唔啱,係唔啱我哋就要出嚟對抗,你就算用啲咩罪名擺喺我哋身上,我哋雖然驚,但都要繼續出嚟,如果我哋唔出嚟,最尾受苦只會係我哋下一代。」

多名示威者被控暴動罪,最高刑期是十年,他先說:「預咗。」之後又嘗試代入去想:「如果佢講話要控我暴動罪嗰一刻,我應該會一片空白,咩都諗唔到,會好絕望,我諗咗一陣,我諗咗一陣都唔夠膽繼續去諗。」即使他很害怕,甚至怕得連想也不敢去想,記者問他以後是否還會繼續上前線時,他沒有一刻的猶豫就回答:「會,驚都會。」

開學在即,說起罷課,即將上中六考DSE的Tommy明顯比談起上前線時略顯猶豫,也沒有那麼堅定。他說,如果可以的話,會盡量參與,但自己身份有些尷尬。原來他就讀的中學,內地生比較多,他粗略估計,大概佔整所學校的六成,學校雖沒有表明過立場,但仍然敏感。他坦言,的確會因為學校風氣而不敢罷課,擔心全校只有一、兩個學生罷課成效不彰。他指,會考慮以請假方式罷課,又會考慮直接告訴校方希望罷課。

有人發起9月2日中學生大罷課。林倩茹攝

雖然擔心,但如果真的有人發起長期罷課,Tommy也會盡量參加。必要時,他會直接告訴校方希望罷課,即使被秋後算帳也會繼續:「我都中六啦,佢記我缺點都冇咩用,都係睇DSE成績啫。罷課都算係我哋嘅權利,如果佢因為呢樣嘢而記我缺點,我都冇嘢講,我想表態令香港更好,記一個缺點好小事啦,對比之下。」

除了學校外,他還有另一個障礙:他的家人。他說,父母都支持反送中,但早已感到絕望,不希望兒子成為「炮灰」,也不知道兒子曾經上過前線。他說,父母相當重視他的成績,所以不會告訴父母打算罷課:「睇下到時情況啦,或者會呃一呃佢哋,到時先算。」

中學文憑試,大概是少年最重要的事。問到會否擔心罷課影響成績,他說,一定會。他原定計劃這兩個月的暑假會用來溫書、操卷,但由於反送中運動,幾乎沒有依照計劃溫習,大部份時間都外出遊行示威。他沒有為此感到後悔,但未來會計劃好時間:「可能將去玩嘅時間都攞嚟溫書,其他時間就出嚟集會。」他說,成績或多或少都會受影響,但未來都會盡量參與重要的集會,「最多帶啲書出嚟溫。」

有中學生帶書本、筆記參加集會。林倩茹攝

另外,10間大專院校學生會將於9月2日開學當日,下午3時半聯合在香港中文大學的百萬大道發起罷課集會,開學後將在各自院校發起兩星期的罷課不罷學行動,會邀請不同人士在校園主持公民講堂。大專學界計劃於9月13日在中環遮打花園設立公民講堂集會,同日晚上8時為學界給特首林鄭月娥的死線,若林鄭仍拒絕回應五大訴求,學界會考慮無限期罷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