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被捕女示威者遭全裸搜身 警署房間有窗 律師:控罪不涉毒品,做法不合邏輯


一名在反送中運動被捕的女示威者表示,在警署被女警要求脫去內衣褲,全身赤裸接受搜身,過程中更被搜身的女警以筆拍打大腿內側,搜身的房間有窗。協助事主的律師陳惠源表示,事主的控罪不涉及毒品及可藏在身上的違禁品,在這個基礎下被要求全裸搜身,是絕對不能接受,批評有關搜身是不需要及不合邏輯的安排,如警方沒有合理解釋,只能推論搜身是為了凌辱事主,而非調查。陳惠源表示,團隊考慮向警察投訴課投訴,希望涉事警員可遭刑事檢控。

警方回應指,對於有關個案暫時沒有資料,呼籲被捕人士如在羈留期間,遇到不合理的情況,可向警察投訴課作出投訴。

事主呂小姐(中)在陳淑莊(左)及律師陪同下見記者。香港電台片段截圖

女事主呂小姐(化名)身穿黑衣,用連衣帽、太陽眼鏡及口罩包著頭部,在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及律師陪同下召開記者會。協助呂小姐的蔡梓蘊律師先講述呂小姐被捕後的情況,指她因受傷被送進醫院,期間一直被看守她的警員用言語諷刺她「扮痛」、「根本冇事」。被捕後兩天,呂小姐即被通知其控罪(未有透露),並獲安排上庭提堂,但當時因呂小姐尚未康復出院,故未能出庭。數天後,呂小姐獲批出院,按照法庭指引,警方即日安排提堂。呂小姐出院前在醫院換上家人帶給她的衣物,所有衣物都已被當值警員徹底及仔細檢查過,而且在她換衣服期間亦一直有女警監視。在呂小姐離開醫院後,卻未有即時上庭,而是被送到附近的警署。

呂小姐憶述,在警署時有女警大聲喝令她進入一個房間,兩名女警跟隨她進入房間後,其中一人命令她要脫下所有衣物,包括內衣褲,呂小姐詢問原因,卻被女警大聲呼喝:「你係犯,你犯咗法,就要除晒搜身。」她在受驚之下照著做,期間她嘗試用雙手保護重要部位,卻被女警以筆拍打她的手,指令她放下雙手;及後一名女警蹲下,用筆拍打她雙腿之間的位置,著她張大雙腿,其後又再叫她蹲下起身三次,惟呂小姐以有傷在身為由拒絕。她指,搜身期間見到其中一名女警,用享受的眼光看著她被羞辱。

呂小姐被女警用筆拍打大腿內側,圖為相關位置。香港電台片段截圖

呂小姐指,女警對她搜身後,在沒有戴手套的情況下,再檢查她的衣物。整個搜身過程長約15至30分鐘。女警在完成搜身後打開房門,已穿回衣服的呂小姐發現,原本只有一名男警的走廊,此時站滿了10多名男警,當下她覺得十分尷尬,「嗰刻好想喊,但係我握實拳頭忍住。」她回想,起初進房後女警呼喝她的態度令她好驚,故未有仔細留意房間環境,包括是否有閉路電視、對著走廊的窗外是否有人、是否有間縫可讓外面看進房內。她表示,事後陷入抑鬱,不敢外出,怕會見到警察。她質問:「係咪被捕之後,就等如冇基本應有嘅人權?」她說,如今公開此事,有機會被警察或「藍絲」算帳的風險,但她聽聞有多名被捕人士被打受傷,決定做第一個站出來發聲的人。

按呂小姐的描述所繪畫的房間平面圖,三角形為呂小姐所站位置,藍色正方形為兩名女警,長方形為桌子,右下角扇形為門,旁邊劃了虛線的扁平長方形為一扇窗。蘋果日報截圖

協助呂小姐的陳惠源律師表示,呂小姐所涉控罪並不涉及毒品及可藏在身上的違禁品,在這個基礎下被要求全裸搜身,是絕不能接受。陳惠源說,呂小姐在被捕後,已在醫院留院數天,期間換上醫院衣服;出院前,她在警員監視下,換上被仔細徹底檢驗過的衣物,質疑是否還有可能把違禁品或毒品藏在身上。陳惠源又指,呂小姐在留院初期,已被告知以哪條控罪提堂,即是控方當時已鎖定控罪,「如果呢個罪,係要搜身嘅話,唔係之前就已經搜咗喇咩?」另外,呂小姐表示在搜身過程中,警員在沒有戴手套的情況下觸碰她的衣物,並不合理:「如果警方真誠地相信,有機會可能會搜到違禁品或毒品,所搜查嘅警員冇戴手套之下,徒手觸碰當事人嘅衣物,唔係毀壞咗證物咩?」陳惠源指,如果上述問題沒有合理答案,這個裸身搜查的唯一推論,就是希望凌辱及侮辱女事主。

陳惠源補充,呂小姐在完成搜身程序後,被要求簽署一份表示願意接受脫衣調查的表格,她拒絕簽署。陳惠源質疑如果搜身是有必要,為何警員要求呂小姐在表格上簽名,「如果呢個係一個選擇,呂小姐係可以選擇不同意,點解唔係搜查前叫佢簽,而係完成裸搜之後再要求呢?」至於呂小姐在離院後,沒有立即上庭,而是先到警署接受搜身,陳惠源形容做法是不需要及不合邏輯,有關裸體搜身安排只為了凌辱事主,而非為了調查。

陳惠源表示,律師團隊正在研究,很大機會向警察投訴課作出投訴。被問到是否知悉兩名搜身女警的身分時,呂小姐主動表示,要公開兩名警員的編號為55827及26522。除了作出投訴外,陳惠源亦希望事件可得到刑事檢控。他指,基於涉事警員的笑容、環境證據,以及事件的不必要、不合理性,涉事兩女警可能干犯非禮或襲擊罪。

協助呂小姐的陳惠源律師質疑,要求事主裸身搜查是不需要及不合邏輯,如警方沒有合理解釋,只能推論搜身是為了凌辱事主。香港電台片段截圖

根據《警察通例》第44章44-05第5段,如在搜查時需要疑犯脫下,或向內查看、搜查疑犯用以遮蔽其私處的衣物,這類搜查只可在可保障疑犯私隱的地方進行,亦須事先獲得一名警長或以上職級人員的批准方能進行,而授權的人員須確保搜查人員有充份理由作出搜查。另外第49章列明,羈留搜查的範圍有數個分類,包括無需脫去衣服、脫去內衣,又列明「羈留搜查絕不應用作懲罰措施,尤其不應例行地進行涉及脫去內衣的羈留搜查,該等搜查只可在有充分理據的情況下方可進行。」

東九龍總區高級警司(行動)傅逸婷在今日的警方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對於有關個案,警方暫時沒有相關資料,會非常重視事件並嚴正跟進,呼籲如果被捕人士在羈留期間,有任何不合理的對待,可向警察投訴課作出投訴。

傅逸婷指,警方一直按照嚴格指引進行搜身,任何涉及身體接觸的搜查都只能由同性別的人員進行,如果需要脫去被搜查人事的衣服,或令內衣褲外露,都只能有被搜查人士同性別的人員在場;在一般情況下,會安排被搜身人士到一個具私隱的環境進行搜身,強調所有被搜身者均會被尊重。

至於搜身目的,傅逸婷稱是要查看身體上有沒有任何傷害到人的物品、協助被捕人士逃走的工具、與其被拘捕罪行的重要證據,或可用作干犯其他罪行的物品等。她指,一般情況下,警員搜身前會向被搜身者講解原因,然後著被搜身者簽署同意書,而警員考慮使用不同程度的搜身時,會視乎被捕人士所干犯的罪行、其刑事記錄、被捕時展示的武力程度等,如需作出即時脫衣搜身,就不一定要先簽署同意書。

機場警區副指揮官劉榮基補充,警方在進行搜身工作時的準則,並沒有因為近兩個月的社會活動而有任何改變,又提及到被捕人士牽涉什麼案件,都不是決定是否要脫內衣的考慮因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