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陳文敏DQ案庭上五大論點


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今日代表議員劉小麗出庭,在覆核議員資格案答辯。陳文敏在庭上質疑,缺乏何謂「莊重」的原則下,法庭應該非常審慎地考慮是否撤銷議員資格,一直旁聽的劉小麗更感動落淚。整理陳文敏庭上五大法律觀點及金句如下:

一、選舉權包括保有議席權利

政府一方指出《宣誓及聲明條例》定明撤銷議員資格,認為案件不涉及《基本法》下的選舉權。陳文敏反駁說,政府一方過分狹窄演繹選舉權,因為選舉權應該包括就職做滿四年任期的權利,任何撤銷議席的條文必然牽涉選舉權,要以較高門檻審視本案。

陳文敏提醒,本案不是符合法律資格問題,而是牽涉基本人權,法庭必須有強烈理由證明議員的確拒絕宣誓,「因為選舉制度是要尊重民意,而非悖逆民意」。


二、宣誓失效不等於拒絕宣誓,「莊重」缺乏定義

陳文敏與代表另一名議員梁國雄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兩人均先後指出,宣誓失效不等於拒絕宣誓。陳文敏指出,拒絕宣誓涵蓋多個因素,包括語調、表達方式、衣著、標語等,不是每次偏離都等於宣誓失效,而是要考慮嚴重程度。他表示,每個人或機構有不同標準,故應該讓最熟悉某個機構的人來判斷,在本案而言,則是立法會主席及秘書處。

「偏離常態是一個很難捉摸的概念,也很難清楚定義。什麼屬可以接受隨時會變,並取決於傳統、歷史、文化、價值、價值觀、機構。例如在大學高桌晚宴上可以接受的(衣著),與在大律師公會周年晚宴的不同。莊嚴與否、穿不穿外套、打不打領帶,這些都牽涉價值觀。」

三、宣誓只是形式,並非排除異見

陳文敏回顧宣誓歷史,指出宣誓只是單方面(unilateral)的政治宣言,之所以有重要性,只是因為場合所致,不是要用來打壓異見。

「宣誓是一個政治舉動,在1985年前,立法局議員須向英女皇或繼任人宣誓效忠,1985年條例修改,可向英女皇或按照目前方式(註:向港人宣誓),1997年後,規則又再改變。改變宣誓對象並不罕見,政治人物一生而言可能改變幾次,幾乎按政治環境而作改動,甚至可以放棄或取代。」

陳文敏引用英王亨利八世因為拒絕宣誓殺害大臣的歷史,指出以往不同宗教曾因宣誓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壓,因時代進步才放鬆,可容許其他宗教形式或無神論宣誓聲明。他提醒,宣誓及聲明條例確保效忠,但不是排除其他政治信念或影響他人思想,尤其民主的真諦,是多元兼容。

「誓詞仍有政治目的及強制性,但時代不似亨利八世,如今在現代民主中仍派上用場。法官大人你定必知道,民主不是制度,而是多元多樣。」

四、《宣誓及聲明條例》並無規限儀態(manner)

陳文敏指出,目前《宣誓及聲明條例》及立法會引用2004年判例,均沒有規限宣誓的儀態(manner)。在秘書處宣誓前發給議員的便條中,只是提及宣誓的位置,及大致跟從案例規定,提醒「形式及內容」與法例一致,「只要讀完所有字句,便符合宣誓形式」。

至於政府一方質疑為何議員要冒風險、不先釐清宣誓儀態,陳文敏反駁說,「有很多方法可以釐清,例如發通告通知議員,或者在宣誓時發警告,責任不應在尋求法律幫助的人」,而且訴諸法院更應是最後一著。他指出,立法會事前全無警告,而宣誓並無準則判斷情況下,疑點利益應歸於議員一方,容許保留議席。

五、人大釋法說明「只是外地一份政治宣言」

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104條後,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在解釋說明中,解釋香港《基本法》第104條規定的「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的含義。陳文敏在庭上,不接納代表姚松炎的資深大律師余若薇討論解釋說明的含義,狠批解釋說明只是「外地法制的一份政治宣言」,明確不適用與香港法制。

陳文敏指出,上訴庭長張舉能在「梁、游」案中表示,在沒有熟悉內地法律的專家證人下,單純討論內地法律非常危險。陳文敏更形容,這可能打開本港法律制度後門,再三促請法庭必須審慎考慮。

陳文敏:DQ攸關選舉權 「莊重」乏標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